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天命灵主 第一百二十章:斩元婴 下
    一声低喝过后,只见半空中太虚真人的虚影身形一个模糊的飞快一斩,顿时一道金环向四面八方无声的一斩而出。

    同一时间杜兴平与云墨月二人惊恐的望着眼前那道金环,不过虽说心中没有把握接下太虚真人这一击,但肯定也不会坐以待毙,只见杜兴平急忙一张口从口中砰出一根长枪,而云墨月则一拍储物袋从中取出一件小塔状的法宝出来,紧接着朝着那金环一扬手,朝着那金环压了上去。

    一时之间金环剑气破空声大起!

    而杜兴平从口中射而出的长枪红光缭绕,枪尖处更是黑芒闪动,给人一种锋利无比的阴沉感觉。

    下一刻,那长枪与小塔便一头扎在疯狂变大的金环之上。

    顿时传出一声震耳欲聋的轰鸣声,红光与金光交织在一起,不过可惜那红光仅仅抵挡了几息的功夫,便直接化作粉末!

    太虚真人斩出这一剑之后,便悬空而立,再也没有其他的动作,这一剑威力奇大,别说杜兴平不过元婴初期而已,即便是九幽宫的李白来此,也不见得能够安然无恙的接下这一剑。

    杜兴平与云墨月二人扔出的法宝,不过支撑的片刻间工夫便化作灰烬,接下来剑气所化的金环无声无息继续往前行。

    剑气尚未真的袭来,杜兴平只觉得四周空间忽然一紧,别说移动身体了,就连动一下手指都变成了一种奢望,甚至杜兴平感觉即便没有这恐怖的剑气,单凭这空间带来的强烈压力,也能活生生的将自己压的爆体而亡。

    轰的一声巨响!站在杜兴平身旁不远处的云墨月,似乎因为承受不住这恐怖的压力,直接爆体而亡。

    眼睁睁看着云墨月爆体而亡之后的杜兴平面色苍白的望着那即将到来的恐怖剑气,此时此刻杜兴平心中万分着急,但却又没有丝毫办法脱身,而就在这个时候,正好看到了人群中那身穿灰袍的老者,急忙开口喊道:“道友救我!”

    老者闻言急忙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暗骂一声作死不要连累我好不好,从太虚真人出现的一瞬间,他就已经赶到这里了,自然也看到了着一剑的威力,就连身为玄天宗长老的云墨月惨死在剑气之下,他能够做到视若无睹,更别说是杜兴平这种外人了。

    所以那灰袍老者干脆装作什么都没有听到,甚至还往后退了几步,一副生怕太虚真人会误以为自己跟杜兴平也是一伙的样子。

    看到这一幕杜兴平绝望地望着那渐渐激射而来的剑气,而就在那金色的剑气即将接触到杜兴平的身体时,忽然无声的一闪之后,就一下诡异的化为了无形。

    “不!”

    诡异的一幕出现了,纵然那剑气并未接触到杜兴平的身体,却只见随着那剑气消失之后,杜兴平的身躯忽然涨大起来,紧接着传来轰的一声巨响,整个人直接爆体而亡。

    “爹!”从地火殿刚刚赶到这里的杜静正好看到父亲爆体而亡的这一幕,一双眼睛瞬间红润了起来,撕心裂肺地呐喊道。

    然而杜静这声撕心裂肺的呐喊并没有什么用处,毕竟人已身故,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将其复生了,杜静转过头紧咬着牙关,同时紧紧的攥着拳头,甚至指甲已经将手掌刺破都尚未觉察到一丝痛楚,就这么看着秦渊,看着太虚真人。

    如果眼神可以杀人的话,那么现在秦渊已经死了无数次。

    一剑落下之后,太虚真人那原本近乎实体一般的身体,忽然变得有些模糊了起来,同时手中的大衍天玄剑也是灵光一闪过后,一黄一蓝两道极光从中飞射而出,重新回归到地面之中,随着着两道极光的离去,太虚真人手中的大衍天玄剑,已经变成了先前龙渊剑的模样,但又有些不太一样,可以看出来此剑明显的要比之前变得窄了一些。

    此时人群中的梁苍海目瞪口呆的望着秦渊,显然是没有想到秦思祖就是秦渊,更没有想到太虚真人居然这么强,单凭一件传承之宝所散发出来的威能,便足以秒杀元婴期修士,如果太虚真人本尊在此的话,又将是怎样的一副场面。

    最令梁沧海感觉到不可思议的是刚刚出现的大衍天玄剑,一声痴迷与炼器之道梁沧海自然一眼就可以看出来此剑并非凡物,尤其是后来看到大衍天玄剑再次变化成为龙渊剑的时候,梁沧海意识到此剑似乎还可以进阶,这种可以进阶的法宝梁沧海以前根本就没有在任何典籍中看到过有关记载,也从来就没有见到过这种类型的法宝。

    完全可以说颠覆了梁苍海这个炼器宗师级别的人物对于法宝的认知,同时心中对于太虚真人这么一个传奇性的人物也有了一个新的认知,剑神不愧是剑神,即便人已经不再人界,但留下的传承之宝也是非同凡响,可笑自己一直还打算将秦渊收入门下,现在看来真是一个天大的笑话,恐怕就算自己张口跟秦渊提起这件事,也是自讨没趣罢了。

    片刻之后太虚真人的身影越来越模糊,最终化作点点灵光消散在空中,与此同时龙渊剑身上忽然浮现出一个崭新的剑鞘,随后在空中略一盘旋之后重新回到秦渊的手中。

    拔出龙渊剑的那一刻,秦渊就一直呆呆地望着这一切的发生,直到龙渊剑再次回到自己手中,秦渊这才意识到危机已经过去了,其实当秦渊看到太虚真人虚影现身的一瞬间,秦渊心中便已经再也没有任何顾虑。

    从当初身在玉皇山时,家族中遭到那群黑衣修士屠杀,那个从人群中将自己救出的仙人,到后来在凤鸣镇将自己养育成人的那个爷爷,再到后来传授给自己太一真武诀的师傅,以及最后自己离开剑宗是那个对自己说下次再见亦不是师徒的太虚真人。

    直到现在秦渊都没有弄明白这段话的背后的含义是什么,他只知道无论如何太虚真人永远都是自己的师傅,同时也是那个将自己养育成人的爷爷。

    此时此刻的秦渊怎么也不会想到将来有一天会与太虚真人以性相搏,身旁的好友也一个个相继惨死在太虚真人的手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