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天命灵主 第一百二十一章:货船
    还未等秦渊从刚刚发生的一切中反应过来时,秦渊手中紧握的龙渊剑忽然爆发出阵阵耀眼的金光,同时嗡嗡作响,片刻之后只见那金光一卷之下带着秦渊身形瞬间犹如一道金色的闪电一般,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消失在众人的眼前,速度之快肉眼几乎难以捕捉到秦渊的身影,只有在场几位修为高深的老怪物勉强能够通过神识感应到秦渊离去的方向。

    玄天宗那灰袍老者一言不发,眯着眼睛面色阴沉的望着秦渊离去的方向,反观梁沧海倒是一脸无所谓的样子,望着秦渊离去的方向嘴角微微上扬,也不知道他心里在想些什么。

    同一时间杜静紧紧攥着拳头,两只眼睛通红通红两道晶莹的泪珠从眼角滑落,眼神迷茫地望着四周,似乎在极力寻找秦渊的踪影。

    被金光包裹住的秦渊眼前景色疯狂变化,同时耳边传来阵阵尖锐的破空之声,等到一切恢复平静下来之后,秦渊只觉得一阵头晕目眩,眼前的景物也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自己竟然出现在一座荒岛之上,四周全是天蓝色的海水,以及天空中飞着的几只海鸟,颇有几分当初秦渊刚到无涯海的架势。

    如今秦渊的确身在无涯海某处荒岛之上,只不过此地距离玄天宗以及澜天城不知道有多遥远的距离,不过现在这个地方却距离夏紫嫣家族非常近,而且距离九幽宫的位置也不是很远。

    望着手中那金光褪去恢复到正常模样的龙渊剑,秦渊有些迷茫的望着四周的大海,知道现在他都不明白这些为什么要对付自己,虽然自己手中拥有师傅太虚真人留给自己的保命用的龙渊剑,可它终究只能救自己一次而已,以后的路只能依靠自己。

    看着手中那已经变得与正常灵器一般无二的龙渊剑,秦渊轻叹了一口气,现在自己手中唯一的保命手段已经用掉了,以后每一步路都必须要小心谨慎才行,像这种改名拜入玄天宗的时候,以后万万不可再做了。

    不过好在秦渊现在也拥有筑基初期修为,而且手中还拥有几件威力颇大的灵器,只要不是遇到高阶修士的话,一般与修为与自己差不多的修士,秦渊还是有把握应对自如的。

    就在秦渊心中思索着该如何离开这荒岛的时候,忽然看到远处的海面上出现了一艘巨大的货船。

    望着那正逐渐靠近荒岛的货船,秦渊心念一动将手中的龙渊剑给收进了储物袋之中,紧接着随后一催体内元气,顿时体表灵光一闪之后,所有的灵气波动统统被吸纳到秦渊体内,此时此刻的秦渊看起来竟与正常的凡人一般无二,身体四周根本就看不出丝毫的灵气波动。

    做完这一切之后秦渊又找了一个隐蔽的地方躲藏了起来,虽然秦渊心中现在也想尽快离开这荒岛,但在没有弄清楚那货船之上的人是敌是友之前,秦渊绝不会轻举妄动,所以这才选择了躲藏起来静静观望,同时心中祈祷着这艘货船只是路过而已。

    然而不幸的是那艘货船逐渐的靠近荒岛之后停了下来,看样子是打算在这里休整一番。

    这么近的距离秦渊神识完全可以覆盖住这几十丈大小的货船,不过为了小心起见,秦渊却没有散出一丝一毫的神念之力,反而继续躲在暗处隐匿,同时脑海中开始飞速的运转起来。

    此时此刻秦渊距离那货船的距离不过百余丈远,这么近的距离秦渊都没有觉察到有神识扫过,那么就只有两种可能,要么就是那货船之上有人修为远远高出自己倍许,要么就干脆呢根本就没有修士的存在。

    又等了片刻之后,秦渊还是没有觉察到丝毫的神念之力扫过,反而看到那货船靠岸之后,陆陆续续的从上面走下来几十个身材魁梧的壮汉。

    最后在秦渊的注视之下一名身穿粉红色衣裳的年轻女子,在一名丫鬟模样打扮的女子陪同下走下了货船,在她们两人走下货船之后,又有一名身穿青色道袍的中年男子走了下来。

    虽然秦渊并未散出神识观察,但从那身穿青色道袍的中年男子腰间挂着的储物袋,不难看出此人正是修仙者,而且似乎修为并不是很高的模样。

    想到这里秦渊悄悄地散出神识扫了过去,果然印证了秦渊中心的想法,那身穿青色道袍的男子不过练气中期修为而已,出乎秦渊意料的是那身穿粉红色衣裳的年轻女子,竟然也是修仙者,而且还拥有练气初期巅峰修为。

    以他们两个人的修为,自然难以觉察到秦渊的存在,浑然不知此时此刻已经被秦渊用神识给扫了一边,自顾自的安排着那些身材魁梧的壮汉行动起来。

    看到这里秦渊基本上已经可以确定这艘货船对于自己并没有什么威胁,于是也就不再继续隐匿身形,大摇大摆的从巨石后面走了出来,同时散出部分灵压,让其修为看起来与那身穿青色道袍的男子一般无二。

    那身穿青色道袍的中年男子,原本正惬意的站在岸边观察道上的风景,忽然见到一个人从巨石后面走了出来,当即神识一扫而下,发现此人修为竟然与自己一样,拥有练气中期修为,顿时警惕的望着秦渊,同时转过头望向那身穿粉色衣裳的年轻女子,眼神似在询问此人是敌是友。

    那身穿粉色衣裳的年轻女子再见到秦渊忽然出现之后也是一怔,虽然她修为并没有那身穿青色道袍的中年男子高深,但反应速度却比那中年男子快上很多,只见她脸上露出一丝妩媚的笑容,迎着秦渊走了上去,在距离秦渊不到一丈的地方停下了脚步,试探性地开口问道:“道友年纪轻轻就有如此修为,着实让妾身佩服,莫非道友是夏家之人?”。

    闻言秦渊停下脚步,脸上表情没有丝毫变化,让人根本看不出是究竟喜是怒,张口反问道:“以二位道友的修为,也敢在这大海中航行,难道就不怕遇到妖兽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