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萨诺亚舰娘领域 第四百七十章 狂思乱想李华牧
    ,精彩无弹窗免费!

    菱心湖岛

    李华牧听着列克星敦她们报告的战况,眉宇之间满是愁然。

    看来巡视组这队伍怕是要至少被灭掉一半了。

    单是一位低阶的深海领主不算可怕,七八位战姬级舰娘联手起码拖个二十分钟应该没有问题。

    但是如果说,那位深海领主手底下的深海战姬比巡视组的战姬级舰娘还要多……简直就是噩梦。

    双方之间的高端战力比完完全全的失衡了,会造成碾压的局面是意料之中的事。

    “巡视组开始分散逃离了,估计是想保存最大有生力量……”列克星敦根据天上的战机回报的断断续续的内容,自己整合出一个比较符合实际的战况。

    李华牧双手环抱胸前,静静看着立体海图,不作任何表达。

    此时赤城淡然说道:“提督,战机马上回到港区,我们先下去回收。”

    “嗯。”

    李华牧的声音很是死寂。

    诸位航母舰娘下楼去回收战机,列克星敦走在最后,却在门外停顿,回头顾望了数下,才走下楼去。

    等待她们都离去十多秒,此时李华牧才开口说道:“两位对这场战斗有什么看法?”

    话中之人,自然是指现在还留在战术指挥室中的腓特烈大帝与金刚。

    两位最高战力的人员一直没有出手,这是让李华牧最为疑惑的事。要知道他一开始还曾希望两位中的其中一位能够出手,与罗德尼她们一同前去救援友军。

    金刚默不出声,只是淡然喝着茶。

    李华牧转身看到这情景也未免有些生怒,但这股怒气也被理智按压下来。

    不去救提督,也不去拯救同为舰娘的她们,到底是有什么原因。

    是预料到救援的难度,还是出于最大的警备心……李华牧不知道,他有好多事情都不知道。

    所以他开口问了一个非常蠢的问题。

    金刚不回答,他又把目光投向同样在观看海图的腓特烈。

    感受到李华牧那不解的目光,又或者是出于一种对后辈的关怀,腓特烈轻启嘴唇:“这场战斗有罗德尼出手就足够了。”

    腓特烈此时的回答让李华牧错愕地一愣。

    之前的腓特烈完全不是这种会漠视友军生命的人……李华牧张了张嘴唇,却发现自己理不出一个字眼。

    半顿,他说出了一句理智中的自己绝对不会说的话:“为什么腓特烈小姐你会变成这样……”

    而对应李华牧的这句话,腓特烈闭上了眼睛:“可能是你以前对我有什么误会了,我不是一个纯粹的……好人。”

    我也曾看着别的舰娘死去而无所作为啊……李华牧,这一步你只要跨过去,让自己变得狠心一点就好了,这就是现实……

    腓特烈的眼帘波动数下,可以看出眼球其实在里面转动了数下,但是她最后也没有为自己再补充一句话。

    而李华牧似乎是猜测到腓特烈说的话中实情,不免心中发凉,同时脸上却是浮现出嘲弄之笑。

    “果然……”

    果然自己也是一直依仗着别人呢……根本没有资格说这些话。

    不过!这不是早就知道的事情了吗!所以我才要出海!才要变得更——强!

    李华牧的目光突然变得凌厉起来,转而是更加专心地看向立体海图。

    深海领主会选择在那种位置袭击巡视组,想必不是一时的头脑发热,那么在攻击过后,想必然会进行撤退。

    现在没有时间为他们的牺牲而浪费时间!

    要报仇就要宰掉伤害他们的敌人!

    找出深海她们最有可能的撤退路线,这是李华牧现在唯一可以去做到的事情。

    取整数计算,战斗初始发生的位置距离区府四十五公里,方位是正南方。

    距离菱心湖岛五十五公里,方位北偏东约十度。

    区府在菱心湖岛的北方。

    战斗范围姑且算是一公里到两公里内,并且巡视组正不断往区府方向全速分散逃离。

    战斗至今已过二十分钟,理论上,就算区府派出的舰娘速度不怎么快,也会在黑夜中看到战斗的火光才对。

    深海最多还有五分钟左右的攻击时间……不然很有可能会被区府那些夜间巡逻队包围。

    就算包围不住深海领主,一直跟踪战斗过后,浑身散发能量的深海也是相当容易的事。

    但,李华牧想留住深海领主。

    所以,必须,尽快找出最有可能的逃脱方向……

    凝望着海图,李华牧突然生出几分明悟。

    莫非深海在之前几天的战斗中是为了……为了收集我的队伍数据!?

    要知道李华牧派出的罗德尼她们,正是朝深海领主后方全速赶去。有着罗德尼在,那位深海领主逃是有可能的,但她的部队一定会被罗德尼一众留下来。

    那么我是那位深海领主的话,该怎么预防从后方袭来的强力队伍?

    以战斗核心为中点,菱心湖岛与区府为两顶点。

    三点依次连成两线段,恰好可以把一个三百六十度的圆形分割成两块扇形。

    一个是角度比较小的一百七十度不到的小扇形,一个是角度为两百九十多度的大扇形。

    小扇形可以提供给深海逃离的路径相当狭隘,更有利于人类与舰娘拦截她们。

    大扇形角度大,可供逃离的路线简直难以计算,在那边的夜间巡逻队伍很难在数万乃至十多万平方公里的海域中寻找一支数百人的深海队伍。

    逃,是绝对会逃的!

    单一位低阶深海领主不可能在人类内海中作威作福,能够取得目前这种成功,多是依靠奇袭与数量差而已,真要硬碰硬,她绝对会被海军击败。

    但,她会怎么逃……

    大扇形区域明显是极为容易逃跑的区域,但是李华牧纠结了——一位拥有这种战术素养的深海领主,会这么把自己的逃跑路线放到几乎人人都可以猜到的大扇形区域吗……

    不知彼而知己,一胜一负。

    念此,李华牧决定最后再问一次。

    他向一直监控敌军的列克星敦通讯问道:

    列克星敦的回报,让李华牧心中大概有了一个断定。

    深海现在的攻势,绝对是作戏!

    除非巡视组的船上有什么东西值得……不对,按照她们现在不惜冒着被区府调集大军围歼的风险,也要对巡视组进行你追我赶的紧张攻势来看,她们图谋的主要目标不是巡视组!

    而且也不可能从大扇形的北方逃脱了,毕竟区府不是吃素的,不可能在这么久的时间内都不能调集舰娘围攻深海。

    所以现在菱心湖岛应该做的就是守住深海回身返航南边的节点。

    而不是胡乱去提前封堵逃跑路线!

    那个节点,就在战斗发生的位置的偏东南方。

    如果没有猜错,深海她们已经在这几天内估算出罗德尼她们的平均航速与最高航速。

    时间与距离,这场战斗打的就是时间与距离。

    李华牧深呼了一口气,走到通讯器前,刚想拿起,却是通讯器突然自主响了起来。

    接听。

    “这里是折角海域压制区府,请菱心湖岛回答!”

    “我是李华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