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萨诺亚舰娘领域 第四百七十二章 失误,与将到之人
    ,精彩无弹窗免费!

    金刚就坐在一旁看着李华牧自偷袭以来的一切动作,只觉得眼前这位男孩还是难以成为那位的接班人。

    轻轻抿了一口红茶,金刚将瓷白色的精致茶杯放下。

    他反应速度不足,自我意识过剩,更加严重的是判断力——李华牧的判断力水平简直惨不忍睹。

    这也是导致今晚的一系列命令多次更换的主要原因。

    虽然敌人的动向确实很难以捉摸,但李华牧的表现还是让金刚再次了解到眼前这位受李华梅庇护的小男孩的现有能力达到何种地步。

    细节不成、却又急于求成,实在难当大任。

    不过如此而已。

    金刚在这些年里,看到过不少这种提督,甚至可以说,换作同期生来说。

    那位同年的女孩林芝要胜于李华牧十倍。

    或许是与金刚不对头的原因,心有感应的腓特烈碰巧是看到了金刚那从嘴角处露出的微微不屑,若非腓特烈动态视力良好,否则怕也是捉不住那难以言喻的一笑。

    “你在想些什么?”没有使用心灵通讯,腓特烈便是这样大方的问向金刚。

    “华庭自古流传有诸多军略战术,刚刚李华牧用的便是‘围三缺一’这个战术吧。”没有直接回答腓特烈,金刚而是以肯定的语气去反问腓特烈。

    腓特烈虽然知道,可她不会按着金刚的步子走,说道:“哼,想不到你倒是挺有文化。”

    金刚却没有在意腓特烈那句话,自顾自的说道:“虽然说不定是碰巧间使出,不过也可以说明李华牧的战术课没有完全的白上。”

    金刚说着又是停了下来,翘起的修长双腿,有着不加任何修饰也夺目万分的白皙丰腴,双腿间磨蹭着交换了上下位置,那被白裙笼罩的绝对领域是隐隐欲现而又绝于双腿构成的栅栏前。

    轻轻一动便是撩拨起人心中的骚动。

    腓特烈看到此景,暗骂道:真是个无时无刻不在卖露风骚的坏东西。

    金刚换完长腿,便是接着说道:“可这个战术用的太早,也太晚了。”

    太早,也太晚……腓特烈原先还在不妥金刚的思维马上被这句话调动起来。

    “你的意思是说……”

    几秒后,腓特烈便是想到了其中的关键点。

    “原来如此,确实是这样。”

    而那边还在专心观看海图,时刻与列克星敦她们保持联系的李华牧则是根本没有注意到在自己的身后,两人正在聊着自己的失败地方。

    腓特烈望着李华牧那苦命思索的背影,叹了口气,将金刚未说出来的话,补上道:“是因为李华牧根本没有捉住深海主力的前进方向便过早制造包围网的空隙;而则是李华牧过早派出列克星敦她们从后方攻击深海部队,深海一定已经知晓在她们的身后有一支队伍正在搜捕着她们。”

    “所以,即使懂得制定战术,但如果制定的战术是不及时的战术,那么将完全没有意义还会把战斗的时间浪费掉。”金刚眨了眨魅惑的棕色眼睛。

    “胜负还未分晓,你也未免把李华牧说得过于无能。”

    “我可不是说他无能,而是罢了。”

    面对金刚这般断定,腓特烈失去了争辩的心情,毕竟成与不成,事在人为。

    加油啊李华牧,至少赢上这么一回!

    由此至终,李华牧都没有听到身后两人的私语,毕竟他早已将所有集中力都放到了海图,与各种通讯上。

    现在的李华牧保持着无时无刻不在通讯的状态。

    而他询问的内容,居然无关今晚的战斗!而是不断向所有舰娘复问这五天以来对深海的骚扰攻击的印象与感觉。

    李华牧在迷迷糊糊中,感觉到一个十分关键的点,现在想要将这个关键点完全激发出来,就需要的大量的情报冲刷。

    就像胶片被胶片洗液冲刷后,才能在阳光下显影一般。

    争分夺秒。

    李华牧在海图前流下急速索想的汗水,而罗德尼她们则是被夜间的波涛浪潮不断击湿身上的衣物与发丝。

    仅有头上的一片星空在散发着星光,连明月也从皎白变昏黄。

    队伍中所有人都把舰装上包括灯光在内等容易暴露自身存在的功能关闭,只保留活动需要的基础功能。

    李华牧的命令没有传来,罗德尼则是闭上眼睛。

    在她的身后,黎塞留、五十铃、z-1……等等,皆是严阵以待。

    “折角区府虽然如今的领主级舰娘不多,只有三位,但是把区府管辖下的提督麾下的所有战姬级舰娘加起来怕是有两百之数。”北卡罗来纳朝胡德等人说道,“面对这等军势,一般的深海领主也只能是铩羽而归。”

    胡德摘下了沾满水滴的眼镜,在如此环境下,带不带眼镜已经无法影响太多的战斗力。

    “可是,如何确认到我们要对付的那位深海领主就是所谓‘一般’的深海领主?”

    胡德的反问,也是有不少的认同者。

    声望手执长型舰装,接着说道:“折角海域与飞折角海域相连,处于东庭洋、西庭洋、萨诺亚之环三个大洋的交界处。现在来自萨诺亚之环的海皇利维坦正与鬼姬联盟攻击东庭洋,说不定这位深海领主就是来自于萨诺亚之环的深海援军。”

    维内托则是说出一个十分让人愁然的猜测:“不,我觉得更加糟糕的是,这只是一个先锋军。就算人类和舰娘现在收缩防线到折角海域的中部,但也不能保证能承受住高阶深海领主的带队攻击。”

    “维内托!你这是在扰乱军心!”俾斯麦喝止维内托的无证据猜测。

    维内托淡然道:“但愿我说的是假话。”

    谁也不想失去才刚刚居住二十多天的岛屿,自然也对这般话题收住了口。

    而罗德尼此时却是睁开了眼睛。

    “有点不对。”

    罗德尼的突然说话,引起了大家分散掉的注意力,黎塞留问道:“是敌人在靠近我们?”

    “不,我察觉不到任何异况。”罗德尼摇头道。

    随之问向队伍中诸位巡洋舰娘,道:“有哪位巡洋舰娘发现异况的。”

    “没有。”

    “雷达和声呐一直很平稳。”

    巡洋舰娘们的回答很是一致。

    “五十铃你也没有感觉吗?”罗德尼又特意问向反潜搜敌能力仅次于海伦娜的五十铃。

    “什么都没有,连你和高雄都感觉不到,我就更不可能了。”五十铃摇头道。

    高雄目前已达百级,只差突破屏障便能够晋升到战姬级,本质力量所带来的差距有时候并不是专长可以弥补的。

    “那么深海不可能往我们这个方向逃跑了。”罗德尼听完众人的回答,便是下了判断道。

    之前就算搜探不到深海领主,也可以搜探到其他深海,但今晚一无所获,只有一个结论——她们守错了方位。

    把理由与队伍所有人说明,全体都同意罗德尼对提督提出更改战术的进言。

    只是在罗德尼要朝列克星敦发送心灵通讯时,携带了搜敌装备的巡洋舰娘们居然发现了久违的深海反应。

    朝列克星敦发去发现深海的情报后,罗德尼立即率队朝发现深海反应的海域赶去。

    “到底是不是深海领主……”

    然而当罗德尼她们与逃亡的深海交上火时,却是发现了有所不同的地方。

    这队伍中根本没有深海战姬,更别说深海领主了。

    罗德尼与负责追击这支溃败的深海队伍的战姬级舰娘通讯后,便是惊愕无比。

    而维内托听到罗德尼的复述后,更是大惊不已:“你是说现在各个方向溃败的深海队伍中,没有一位深海战姬和深海领主的存在?!”

    “是的……”罗德尼也是惊讶无比。

    娇小的北卡罗来纳咬牙道:“这种情报怎么不及时汇总通告!”

    她在水龙卷洋也曾遇到过这种情况,而每次这种因情报缺失而战败的案例,在一百多年的战争史上并不少见。

    “区府怎么会犯这种低级错误!”黎塞留沉下脸色问道。

    罗德尼说道:“据区府的推测,是深海带了通信干扰装备,所以各个战斗部的情报并不能及时汇总。”

    “这种盲目的夜间战斗已经没有意义了,我们必须赶回港区。”胡德心思灵敏,知道敌主力失踪必定有所图谋。

    而对于战斗来说,斩首行动,可谓是最快的结束办法。

    本想俘虏一位深海问出深海领主的下落,但是看到深海们那疯癫狂热的攻击,视死如归也要往前冲锋的势头,让罗德尼知道现在是无法实行这个想法。

    与区府的追击部队轻松解决掉这支十多人的深海队伍后,罗德尼一众使足马力全速回航。

    而远在港区中的李华牧,收到罗德尼反馈回来的情报,则是冒出了冷汗。

    敌主力失踪在这片上万平方公里的海域中,可以行动的路线太多了。

    可现在区府的人已经追击深海来到罗德尼她们预伏的地点,那说明,深海领主完全把这些深海视为弃子。

    是缓兵之计中的道具!

    深海领主会躲在靠近区府的海域,还是南下择路另行……

    而且罗德尼所说的斩首战术……确实很有可能。

    李华牧想到这里,立即告知列克星敦一众航母、与在北方戒备的海伦娜小队加强侦查力度。

    可是已经晚了。

    “已经晚了。”

    “不算晚。”

    金刚与腓特烈此时双双站起,嘴里还在针锋相对着。

    “华牧,告知港区留守人员进入一级警戒。”腓特烈道。

    李华牧叹了口气,似乎是在承认自己的又一轮失败,问道:“发生了什么情况?”

    “难以说明,但是现在的菱心湖岛是东庭海军在折角海域的最前线,这一点是绝对不会出错的。”

    ……

    夜幕下,一段浮木随波逐流地在海面上,一位黑发白肤的女子就伏在这段浮木上。

    被湿黏的黑发错落地笼罩住苍白脸孔的她闭着眼睛,双手紧紧捉住身前的这根浮木。

    可在此时,一个三角鱼鳍突然破开了海浪,出现在十多米外的海面上。

    那鱼鳍绕着浮木,徘徊巡视着。

    越来越近。

    像是在试探浮木与女子,又像是在按耐着饥饿的身躯。

    突然这鱼鳍潜入前方的浪头,随后是破出一道水浪冲向紧抱浮木的女子。

    只见三角鱼鳍越来越高,快要把鱼鳍主人的真身露在星空下。

    也与女子越来越近……九米,八米,七米……

    然而就在鱼鳍主人就要得手的时候,一阵无比强劲的冲击从水下爆发而起。

    水浪炸出银花。

    在璀璨壮丽的星空下,一条四米多长的鲨鱼被顶到数米之高,随之跃出海面的是一条体型庞大的眼冒红火的诡异鲨鱼。、

    诡异鲨鱼张开血盘大口,露出里面堪比电锯刀刃的钢铁利齿,直接将这条不知天高地厚的小鲨鱼拦腰咬成两截。

    飞溅的血,落到黑发女子的手掌上,原本紧闭着的眼睛施然睁开,将那双犹如被诅咒的传世红宝石似的眼睛展露于世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