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萨诺亚舰娘领域 第四百九十三章 拂晓 · 诀别
    李华牧冒着生命的危险,只为了结心中的一个疑问。

    然而现在听着身后人的回答,李华牧露出了苦笑。

    看来那个计划果然已经失败了。

    “你不是我的复制品,所谓另一个我……从来就不存在。”

    “你的回答跟我记忆中一模一样,根本不会转弯子,明明这个时候只需要应一声‘你好,另一个我’就行了。”

    冷清的女声说道:“破坏我的心情,你可是会死的。”

    “在我刚才踏上这座岛屿开始,就已经算是一个半死的人了。”李华牧直言道,“我们那一队伍所有的人加起来都不是你的对手,根本无从抗衡你。”

    “哼呵,你为什么不试着说谎?我说不定会知难而退,又或者被你骗过。”

    李华牧尽情地放松了身体倚在树干,说道:“你对我了解得太深,加上我本来就不怎么会撒谎,我又何必做那些无谓的事。”

    似是带笑,女声的冰冷减少了几分:“要我说,你坚守的那些无聊原则,才是最无谓的。”

    “啊,是啊,你不是第一个这样说我的人。”

    “那我做最后一个怎么样?”

    话落,一只手从树后绕来,直接掐住李华牧的脖子。

    紧紧地掐死,不曾松懈。

    李华牧脸上通红,神色痛苦地全身挣扎着,双手不停尝试着扒开那白洁的手掌。

    但用尽全力,那手掌是纹丝不动。

    蹬踩地面的双腿也逐渐低迷,李华牧像是搁浅的鲸鱼一样,在绝境中慢慢花光身体的力气。

    甚至李华牧可以在极度的缺氧痛苦中感受到自己的身体有一种全身抽筋的感觉。

    一分钟的争斗,那洁白的手掌又是突然松开,李华牧的脑袋砸回到树干上。顾不上后脑勺的疼痛,李华牧在拼命大口地呼吸着新鲜的空气。

    “现在你还会坚持那些无聊的原则吗?”

    冷声传来,可李华牧搭不上话,脑袋一团浆糊。

    半分钟后,女声继续传来:“你刚才要是用上阿尔法能量,说不定可以有一丝脱逃的机会。”

    “要是……用了……会死的更……快吧……”李华牧艰难地吐出词语道。

    用不用阿尔法能量的意义不大,李华牧清楚自己与身后那人的差距有多大,从他被掐住脖子那一刻开始,自身的生与死可谓是与自己无关了。

    现实就是这么残酷。

    而他就是这么……

    “愚蠢。”女声不屑道。

    一如既往的愚蠢。

    “呵……呵……”哈着气,李华牧知道自己赌对了。

    “我要是你,在接到这一份信息后,一定会连忙率队转身离开,而不是这样傻乎乎地一对一面对自己根本不可匹敌的对手。”

    “……是啊。”

    “真是被你气死了!”身后那人被李华牧这种坦白过头的态度给气得不轻,连音调都变了一分。

    李华牧那腰无力地瘫在树干上,昂首仰望着绿荫的树盖,道:“我果然……无法做出……不属于自己的行为,甚至连说谎都……说不好。”

    “你果然只是一只废宅。”

    “……但我现在正在努力,努力成长着,哪怕一丝一毫。”

    稀罕的鸟声从林间传来,阳光穿梭树叶,道道光芒折射出空气中那飘飘不定的小颗粒。

    李华牧低首即可看到数米外的小湖中那熠熠生辉的粼粼水纹。

    一圈接一圈,不曾断绝。

    “是啊……我,很羡慕你。”

    失去了那份冷清,像是相识多年的朋友一样,身后那人,语气咽哽。

    李华牧道:“有什么好羡慕的。”

    “身在福中不知福,真是贪婪的人。”

    回想到那些到达萨诺亚世界后的一幕幕场景,李华牧无言无语良久。

    我一直被关怀着呢……谢谢大家……

    李华牧目光凝实,侧头说道:“我有个问题想问你。”

    “说吧,趁我现在还不想动手。”

    “你到底是什么时候……”李华牧组织了一下语言接着道,“‘醒’来的?”

    “是在和血鬼姬……不,应该是与阿法娜的战斗中醒来的。”女声平淡,“多亏她使用了中枢栖姬留下来的东西,我才能够从你们的骗局中醒来。”

    “阿法娜,血鬼姬的本名。”李华牧轻念道。

    两个熟烂在心中的名字被身后之人故意分开提起,李华牧也不免一阵思索。

    这到底是同一个人还是两个人。

    李华牧追问道:“那么你为什么要杀死血鬼姬?你们应该是同伴吧。”

    女声答道:“为了解开心结而已,你的那些记忆太烦人了。”

    “谢谢。”

    “我只是补了最后的致命伤而已,而且阿法娜从对彼岸出手的那一刻起,就没有打算活下去了吧……”

    身后的女声突显点点怀念,开始平述起永恒姬记忆中的那些人与事。

    而李华牧一直无声的倾听着,这一刻只是他们两人的小世界,无关爱恨情仇,只是一个讲故事的人,与一个听故事的人。

    “阿法娜跟我一样,都是思维被控制的可怜虫,只是她比我更加可怜,明明只要放开一切,去追求新生就不用走到这一步了。”

    “我和阿法娜都无法摆脱过去,但是我们两人选择了不一样的航线,所以我想去亲手帮她结束这一切,同时也为了帮助我自己斩断那份心结。”

    至此,李华牧缓缓叹道:“这或许就是命运吧。”

    “李华牧。”

    “怎么……”

    李华牧刚开口就被打断,女声渐染变得强势起来,道:“你要小心,失去彼岸和阿法娜绝不等同于你们人类海军在与鬼姬的战斗中占据优势。”

    “在深海之中,除去不定时陪伴深海暴动现象而出现的深海女神外,还有九位一直不曾称神的无冕王者。”

    李华牧一愣,询问道:“不曾称神……的九位深海?!”

    “没错,她们九人的实力要自称为深海女神是绰绰有余,但是她们一直保持相当的自我抑制,哪怕是战役过后,她们也没有趁此机会自称为。”女声严肃的说道。

    李华牧听到这里,不免在树荫的罩盖下生出几分寒意:“一直隐匿着自己的实力吗……真是可怕的对手。”

    “她们的实力,称为天灾也不过份,以她们作为的对手,呵……你千万不要窝囊的死在东庭洋这里。”

    女声轻笑间,响起一阵树叶的碾压声,李华牧感受到身后那人已经站起了身子。

    李华牧怕她马上离开,也是连忙爬起来追问道:“那九位深海之中,有谁已经到达东庭洋?”

    女声答道:“不是已经到达,而是这场东庭洋战争本就是九位无冕王者中的一位掀起的。”

    李华牧站直了身子,他可以望到女子那头银色长发:“这般说来,鬼姬的领袖就是那九位中的一位。”

    “秦,能否在她生命结束前先击败她,将会是你们人类和舰娘能否取得胜利的关键点。”

    细念着女子说出的话,李华牧却是看到女子开始动身前行。

    “为什么要把这种重要至极的情报给我?”

    “你真多问题……我只是为了斩断与你的一切而已。以后再见面时,希望你的实力能够长进点,别被我一击杀死,那该多无趣。”

    “那么以后再见面时,我该叫你什么名字?永恒姬……”

    “冰公主沐,我现在的身份是冰公主沐。”

    看着前行的银色人影,李华牧也不知道哪里生来的一股豪气。

    有力地激动说道:“再次见面时,我绝对不会输的。”

    听到这番话,银色人影停步驻足,转身露出侧面。

    穿梭林叶的阳线映照在她的顺洁银发上,白白生辉的柔发自然散落,随微风而挑动人心。

    浑圆蹦跳动情,白裙连身轻舞,双靴流华挺立。

    姣好的脸部轮廓半露半隐,那蓝瞳和樱唇杀入了李华牧的眼球,一刀刀地刻出冰公主沐的模样。

    单手一挥。

    “你该祈祷再也看不见我,永别了,李华牧。”

    (.. = < r=://..>小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