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萨诺亚舰娘领域 第四百九十五章 Z字旗
    海潮在晴空下卷出朵朵金花银花,然后涌向岸边狠狠摔个支离破碎。

    在黑暗嶙峋的礁石间,一只白手悍然从白浪中探出,抓住了湿滑礁石的一角,身体随之登上岸礁。

    虚弱的身影颤颤摇摆,一手用力抓住礁石,一手捂着胸口,却是毫不介意地倚在了嶙峋棘人的礁石表面。

    身上那套长袖白衣早已浸染血色,黑色短裙破落根本掩不住那让人趋之如骛的绝对领域。

    憔悴的白发盘结成团,更像是白色的粗糙布条。而白色刘海下的那双红宝石眼瞳周围皆是血丝,显然已经疲累不堪。

    “阿法娜……”

    她轻念着早已逝去的那个深海的名字,虚弱的目光投到万里晴空上。

    捂着胸口的手掌挪开,显现出胸前血衣碎出了一个大洞,里面是一大块结痂的伤痕。

    暗红色结痂的细缝间还不时有鲜血溢出,将捂胸的左掌染得同样是血水淋淋。

    “我,彻彻底底的输了。”

    已经死过一遍的她,很累。

    闭上双目,就这样倚着礁石,沉沉稳稳的睡着了。

    日转星移。

    只见阳光高挂,她的双眼突然睁开。

    有人来了!

    纵使身体虚弱至此,但是有些敏锐的能力并没消失,她的耳朵清晰听到远处传来的一阵阵声音。

    沉稳气息,紧紧靠在礁石上,她不敢动弹一指。

    那群人越来越近。

    “虽然这次你们立了大功,港区也没怎么破损,但是擅离守区终究是失职,具体判罚还要等上面商议。”

    “上校,我们从来没有擅离守区,只不过将战场拓展到海面上而已。如果单纯的凭岛据守,怕是以后深海都可以大大方方地绕着菱心湖岛去到区府门前了。”

    “我也明白,但是有人在那个时候已经将菱心湖岛沦陷的消息报给上面了,现在对你的奖罚已经完全脱离了区府的控制范围。”

    “情报这种事情,真真假假一时难辨,明明是那人一时的误报,现在却要让我们来承担。这口气我实在咽不下!”

    “李少尉,冷静!现在并非没有解决之道,但还是要等上面……”

    “不能再等!上校请理解我们无法忍受这种被诋毁的心情,若是诋毁我李华牧一人也罢,但是要诋毁那些拼上性命也要保护港区的舰娘,我是绝对不允许的!”

    “李少尉!有事说事!如果所有提督都像你这样,因为强敌来临就抛下港区不管,那么海军的纪律还要不要了!”

    “我们的行动不过因时制宜而已,如果这份心意被某些人扭曲了,那么我想向区府申请一个能够直接与元帅府进行当面述职的机会。”

    “你……唉,我会试着的,但不要抱有期待。”

    “我代替港区诸位舰娘,多谢上校。”

    年轻男子和中年男子的声音不断传来,让背靠礁石的落难女子皱起眉头。

    这里是菱心湖岛!太糟糕了!

    根据以前得到的情报显示,这里驻扎有两位领主级舰娘,若她们之中有一人张开领域来巡检岛屿,可谓是无处藏身!

    落难女子现在可谓毫无战斗力,随便一位舰娘都可以轻易杀死她,故只想迅速离开此地。

    “我此次前来还有另外一件事必须执行,那就是请李少尉你把血鬼姬的尸体移交给我们。”

    血鬼姬!

    尸体……果然,她,死在那里了吗……

    现在回忆阿法娜贯穿自己胸膛时的那种淡然无物的心情波动,确实,阿法娜在那一刻已经立了死志。

    阿法娜她是带着属于自己的意志,来抹杀自己的!哪怕会死掉!

    而她最后也得手了。

    领悟后,落难女子闭上了眼睛,继续细听着礁石后面那群人的讲话。

    “什么!?血鬼姬的尸体消失了?!”

    “是的,虽然很难解释,但血鬼姬确实就在我们面前直接消失。”

    “李少尉,你这……为什么不一开始向我说明这件事!这等情况我必须向班上将她们汇报这件事!”

    “实不相瞒,我也是无法解释清楚这等问题,所以思前想后,才在此时说出事实。”

    “李少尉,虽然击杀血鬼姬的最要功劳是你们菱心湖岛一众,但是深海大领主级别的尸体是政府和海军明令必须慎重保存的重要科研材料!现在马上找到一切好说!”

    “上校,血鬼姬的尸体是当着一大群人面前消失的,她们可以为港区作证。”

    落难女子听到这等情况也是眉头再皱。

    尸体可不会无缘无故突然消失,以深海大领主的身体残留能量,至少要在大海上漂浮半个月,才会完全分解成原始的阿尔法能量。

    而在陆上,就分解得更慢了。

    那个人类究竟想干什么?

    ……

    送走了战后检查组,李华牧的脸上毫无表情,但身后的列克星敦则是有些担心。

    “提督,我们丢失了阿法娜的尸体,相信海军那边绝对会给我们惩罚的。”

    李华牧答道:“不,至少我们还剩下一个东西。”

    说罢,李华牧从心灵仓库中取出一物,一个旋转着黑色雾气的晶核玻璃球。

    “血鬼姬尸身消失后,所剩下的死黑雾。”

    罗德尼道:“光凭一个死黑雾,怕是无法让他们信服。”

    “不需要信服,若果有什么责罚,就让我承担下来吧。”李华牧此刻没了与上校针锋相对的申辩语气,而是透露出一股疲倦。

    “我们这些人还是比较正直的,可这样是没法和他们那些混蛋打嘴炮的。”

    听着李华牧的话,列克星敦和罗德尼的表情各异,却也是无法反驳。

    “这不是提督你一个人的事,我们也是协助者啊。”黎塞留左手按着军刀,一步步走来道。

    李华牧转身笑着道:“有你们在,真是太好了。”

    随后收回了阿法娜的死黑雾,取出另一颗晶核玻璃球。在透明的球中,存在着一面四色小旗的立体影像。

    小旗在球内无风自动,飘扬不停。

    “只是我现在想不明白,为什么金刚需要字旗这件装备,甚至可以为之亲身犯险。”李华牧叹道,“当初太阴姐只对我说过,金刚十分急需字旗,却是没有说明她为何急需。”

    列克星敦道:“系统不能解析出字旗中的秘密吗?”

    李华牧摇头:“不清楚,萨诺亚的装备和我们原来的装备还是区别很大的,我们手上这面字旗究竟是不是金刚所急需的字旗,还真的说不准。”

    什么增加幸运,增加命中,增加闪避……在现实世界可体现不出来。

    “但我们至少满足了对她的承诺。”罗德尼道。

    这样可还不足够,甚至只会适得其反而已。

    李华牧不想与金刚交恶,必须想办法把这样一位巨大战力绑在自己身边。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