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萨诺亚舰娘领域 第四百九十七章 传信东庭,深海隐乱
    深海在折角海域惨败而归的消息在一天内便已经传遍了网络。

    在开战数月以来,这是人类与舰娘的第三次大胜利,其鼓舞人心的效果堪比收复东樱南部二百公里海域。

    身在前线海岛上的张寄远,在收到消息的当日,甚至破天荒的在帐篷里开启了小宴会。

    张寄远一杯清水下喉,水不醉人人自醉,意气风发地喊了一句:“班熙,不愧是你啊,居然守住了后面的防线!”

    而一边的维内托则是无奈地望了望张寄远的随身舰娘。

    舰娘会意,朝总督劝说道:“提督,我们现在正与中枢栖姬对峙,宴会的时间不能太久。”

    “就多开那么一会儿,我可没喝酒,脑袋清醒着呢,如果我是中枢栖姬今天就一定不会出击。”张寄远呵呵大笑道。

    舰娘不解问道:“为什么?”

    张寄远道:“皆因为士气,不同于刚刚开战,鬼姬现在连番受挫,如果再因为一时气愤而又败一仗,这队伍就不好带了。”

    “虽然现代化的战争,好像将我们变成了冷血无情的战争机器,但是操控机械的那位终归是人,舰娘与深海也拥有情感,那就一定会受情感的影响。”张寄远把握十足地道,“更何况中枢栖姬如果真的能凭一时的偷袭战胜我们,怕是早就做了,何必拖到现在。”

    与自信满满的张寄远不同,维内托无所谓地道:“自信是很好,可除了中枢栖姬还有利维坦在,别被她直接扫平这个岛屿就好。”

    “有维内托小姐你坐镇岛屿,相信除了决战,利维坦是不会轻易出手的。”

    “可别太高看我。”

    ……

    阿芝莎看着折角海域的战斗报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李华牧……做得不错。”

    虽然从报告上的描述,已经确定了深海会有如此惨败的原因是内讧,不过李华牧那最后的双人突击很是大胆。

    如果没有金刚与罗德尼的果决,怕是血鬼姬也不会有偷袭彼岸栖姬的机会。

    想到这里,阿芝莎轻笑一声:“深海真是疯狂的存在。”

    根据纸上的描述,血鬼姬先与冰公主沐战斗,后再偷袭杀死彼岸栖姬,最后却死在冰公主的偷袭之中。

    这一定是鬼姬与人类舰娘在这数个月,这么多场战斗中,让人最为眼界大开的失败原因。

    但是,阿芝莎在报告的最后看到关于李华牧的严重失误通报。

    原本暂时保存在菱心湖岛的血鬼姬尸体居然无缘无故消失,只剩下一团死黑雾。

    犯下这等失误,纵使菱心湖岛一方提供了诸多证词,但也让榆林元帅府的那些将军极为不满。

    深海大领主的尸体难以得到,是极其重要的科研材料,现在说不见就不见了,那些本想再添一功的将军们不恼火才怪。

    “华牧,你到底在弄些什么……”

    如同那些将军们一样,阿芝莎同样不觉得尸体会自己消失,不过她更是不妥李华牧的处事方式。

    “就算要自己独吞掉,也该找个更好的理由啊,居然这么坦白,真是个小傻瓜。”

    一旁的珍妮·梅茵卡看到阿芝莎一会儿点头微笑,一会儿摇头叹气,很是好奇地笑着问道:“阿芝莎女士这份报告值得你这么心情跌宕起伏吗?”

    “没办法,有位后辈实在是让人担心啊。”阿芝莎放下报告,舒气答道。

    珍妮取来报告,细看,露出明了的表情说道:“哦,是华梅老师的那位后继者啊……”

    “他离后继者还差得远呢,他现在不过是个小有胜绩的小提督而已。”

    “真是严格的前辈。”

    ……

    中枢栖姬的脸隐藏在洞穴的阴影中,洞壁上的些许光芒根本无法让旁人看清她那低沉的脸蛋。

    “中枢栖姬大人……”

    半跪着的深海战姬见中枢栖姬半天不发一言,小心翼翼地探问道。

    “出去。”

    冷厉如刀的简单二字,便让传信的深海战姬畏惧无比,也不敢回话,当即是颤着身子、弯着腰,小步小步地缓缓退下,生怕造出一点声音一丝异动,激活了中枢栖姬那还在压抑中的怒火。

    见到那深海战姬此般畏惧姿态,中枢栖姬无名怒火顿起,从心灵仓库中取出一块晶体。<b

    -----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r/>

    往深海战姬脚下随手一掷。

    爆鸣声炸起,深海战姬眼睛只察觉到一闪,碎石满天飞,自己身前的地面上多了一个黑洞。

    再抬头,发现中枢栖姬双目流淌赤色焰光。

    “十分抱歉!我马上离开!”

    震惊的深海战姬低头喊话后,以生平未曾有的速度快跑脱离此地。

    “废物……都是废物!”

    话落,数下爆鸣声响起,洞穴中便又多了数处黑洞,尘埃开始四溢。

    只见中枢栖姬又取出一块晶体,正想发泄地扔到墙壁上泄气,理智终于是重归。

    收住了手,中枢栖姬像是失去了所有力气那样瘫坐着。

    “彼岸你怎么可以死在那种地方……我布置了这么久的计划啊!……血鬼姬!还好你已经死在那里,不然我一定会让你生不如死!!尝受一下心灵的痛苦到底可以达到哪种地步!!!”

    ……

    “母亲。”

    虐杀姬半跪在黑暗前,捆扎着金色马尾的脑袋低垂向地,恭敬有礼。

    黑暗中传来魅惑诱人的温软柔声:“有什么消息,值得我的女儿亲自报告。”

    见母亲回话,虐杀姬抬首起身,说道:“母亲应该比我还要早收到消息才是。包括彼岸和血鬼姬在内有四名深海领主,还有五千深海在十小时前葬身折角海域。”

    黑暗中道:“是吗,看来人类一方还真是保留有足够多的底牌啊。”

    习惯了黑暗对话的虐杀姬听到这句话,也不免微微一愣,道:“在折角海域的人类倾尽全力也不可能杀死彼岸,彼岸是被血鬼姬偷袭所杀的,有不少溃败回来的深海验证了这种说法。”

    “居然有这种情况,看来彼岸和血鬼姬之间发生了什么事啊……”

    黑暗中的声音的话本该是惊讶的,但是虐杀姬听不出一点儿惊讶的语气,仿佛一切都是很自然那般。

    不明白母亲为何这样闲淡,虐杀姬继续报告说:“除了彼岸被血鬼姬所杀,据人类传言,血鬼姬最后是死在冰公主沐的手上,但从冰公主沐现在一直没有出现的情况来看,相信冰公主沐不是被人类所俘虏,就是独自背弃我们离开了东庭洋。”

    黑暗中闻此言,传来一阵笑声:“我的女儿啊,冰公主沐已经达成她的目的了,自然会离开我们。”

    虐杀姬不解道:“母亲……你已经预料到冰公主沐会对血鬼姬出手?!那么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这只是我与北之深渊的补充约定而已,我让冰公主沐杀死血鬼姬,而她们则是作为替补血鬼姬的战斗力与东庭海军战斗。”

    “什么!?”

    虐杀姬惊讶万分,连忙左右顾看侍于一旁的强袭栖姬与港湾夏姬,她们两人的表情没有多大的浮动,显然已经知道了此事。

    “为什么要做这样的事?血鬼姬不是我们的同伴吗!”

    黑暗中失去笑意,冷漠道:“如果没有中枢栖姬对血鬼姬做的那些事,我也不会这样做,现在让血鬼姬死掉不过是提前拆除‘炸弹’而已。”

    虐杀姬已经无法理解母亲说的话,她陷入了茫然,脑袋一片空白。

    黑暗中的鬼夫人继续说道:“计划赶不上变化,虽然损失比我预料的要大,但好歹还能接受。”

    “艾丽塔,你回去休息吧,现在的你看来还无法理解这种事的轻重。”

    “是的,母亲……”

    宛如失魂人,虐杀姬眼中没了以往的神采,一步步地退走。

    而此时港湾夏姬从一旁走出说道:“夫人,需要我去向二小姐说明事情的详细缘由吗?这样下去,二小姐怕是不会信任夫人您啊。”

    “不需要,霞风你多虑了,她的舞台始终不是在这种斗争上,倒不如抱着这等遗憾一直奋斗下去更好。”

    随后强袭栖姬与港湾夏姬被先后唤退。

    这无人为伴的孤寂黑暗中,轻轻幽幽,响起心声。

    “艾丽塔,我会为你扫平登上神座的一切阻碍!”

    “不会再犯你姐姐那时候的错误了!”

    ……

    在东庭洋震荡之际,李华牧拿着装有字旗的晶核玻璃球,敲开了金刚的门扉。

    “我是来完成我们的约定的,还有进行下一单交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