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萨诺亚舰娘领域 第五百一十八章 岛中、屋中,谋计!
    叙旧终有尽时,任务为重。

    赤城取出一幅胶质海图,摊开在地上。

    她道:“纳尔逊你们在飞折角海域待了许久,想必然也已经知晓了不少情报,现在我们就来弄清楚此地的深海分布吧。”

    纳尔逊思索片刻后,答道:“不好说。”

    加贺不解:“为何?”

    “飞折角海域太大了,我们的活动范围一直在靠近折角海域的北方区域,目前……”

    纳尔逊的手指在地图上一画,接着说道:“在海域北部活动的深海领主主要有四位。”

    “驱逐型深海的丽贝塔,重巡型深海利亚,战巡型深海波卡,以及一位不知名号的深海航母。”

    众人听到这番情况,各有所思。

    列克星敦道:“她们手下深海数量和质量如何?”

    科罗拉多答道:“经过那一晚的战斗后,应该不多了,不过她们很可能会得到萨诺亚之环方面的援军。”

    “利亚和波卡这两位都是隶属于海皇利维坦麾下的领主,留在飞折角海域的目的……我猜是要保证海皇那些部队的进退之路。”

    纳尔逊补充道:“提督在明年一月对飞折角海域开展远征作战,第一个必须要解决掉的问题就是这四位深海领主。”

    北卡说道:“如果只有四名深海领主,以我们现在的军势或许……包围歼灭战实在是难以进行啊。”

    深海在水下的行动速度与隐蔽性都要强于舰娘,这是个世界性难题,也是深海领主赖以逃生的最重要手段。

    之前那位深海驱逐领主丽贝塔便是多次挑衅她们,结果到最后大家一起出力也没能够捉住她。

    有着这等例子,也难怪北卡她们信心不足。

    列克星敦见众人的表情苦恼,于是开口道:“我来传达一下提督的想法吧。”

    “提督他认为这次远征并不一定要完成对深海高等战力的打击,更重要的是尽量对低等级深海进行杀伤。”

    被列克星敦提点后,赤城眼睛一亮,起了兴致地说道:“……莫非!”

    瑞鹤接过话,道:“东庭有句古言‘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想来提督是通过解决低级深海,来达到‘解决’高等深海的战略目的。”

    听着这些大姐姐你一言我一语,小驱逐舰娘们则是一脸懵然。

    吹雪那肉乎乎的包子脸上显露出疑惑的干笑,尴尬问道:“那个……请问你们在说些啥?”

    “笨蛋吹雪,深海领主也是需要手下来作战的,把这些手下尽数消灭就像是把深海领主的手臂砍断一样,这样一来,深海领主对我们的威胁就会大幅度降低,甚至主动退出这个海域。”

    瑞鹤从吹雪身后压来,双手狠狠地揉捏着吹雪的脸蛋。

    “同啊……憋浓!”

    “嘻嘻!”玩够的瑞鹤迅速闪到一边,躲过吹雪的反扑。

    “你!你欺负人!”

    “好了,都给我安静下来!”

    纳尔逊驻剑一顿,辟清声响。

    “虽然提督的想法很好,但是执行起来有相当的难度,此地的深海可能是受到更高级的深海指示,现在都是三两成群的活动。我与科罗拉多观察过数十次了,哪怕是日常巡逻的深海队伍也在百人以上。”

    纳尔逊的说明,让列克星敦灵光一闪:“既然深海巡逻队里的人数增多了,那么巡逻密度有没有变疏?”

    “并没有,所以在这种量级的巡逻部队下,提督的分批歼灭计划很可能会失败……”

    纳尔逊说着说着便是停下,皆因为列克星敦用一种古怪的目光看着她。

    “我说错些什么呢,列克星敦。”

    “老实说在没有明确听到提督的指示前,我也是像你这般想,以为提督要把深海一批批的勾引出来歼灭呢。”

    列克星敦的轻笑声,让纳尔逊有些不解:“那提督的计划究竟是如何?”

    收起笑容,列克星敦的表情逐渐变得严肃。

    “提督他啊,是想与深海进行一次‘决战’呢。”

    ……

    第五百一十八章 岛中、屋中,谋计!-->>(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

    呛人的烟酒味充斥着昏黄昏黄的房间。

    一盏低垂着头脑的台灯正努力用枯黄的亮光驱散黑暗。

    “我说啊,你来了这么久,也该说话了吧。”

    “饶了我吧,一路爬山涉水,连抽多支烟的机会都不给我吗?”

    “滚吧,你可是走海路过来的,哪有山给你爬……咳!咳咳……”

    “哈哈,说错话了吧,你这酒鬼早晚有一天会被酒害死!”

    “……咳!那就……承你贵言了!”

    “好吧,说回正事。”

    一点红芒随着呀呲声熄灭。

    “东庭洋有十位将军脱离了营区,而且失去他们消息已经三天了。”

    “……呼……呵!有详细名单吗?”

    摩擦纸张的声音响起几下。

    “这……东庭海军想要执行什么计划?”

    “我可没有你这么聪明的脑袋,你都想不懂,就更别说我这个跑腿了。”

    “别谦虚,我的老友。”

    “别瞎说,我的老友。”

    被回敬一句后,喝酒的老男人作罢,把纸张放回到被灯光照耀的桌面上。

    “他们这十人会不会是去增援折角海域的?毕竟那里马上就要热闹起来了。”

    “有可能,也仅仅是有可能……有没有鬼姬那边的情报?”

    “没有,自从鬼夫人中断与我们的约定后,鬼姬的情报越来越难收集。”

    “有找过中枢栖姬吗?”

    “尝试了一下,没有回音,刚刚痛失盟友,又遭受鬼夫人冷遇,估计她也该小心行事。”

    “放心吧,鬼夫人应该不会对中枢出手了,毕竟损失一个彼岸栖姬就已经够她‘心,痛’的了。”

    “不得不说鬼夫人还是少了魄力啊,换我就会直接剪除中枢栖姬这种祸患。”

    囫囵一杯酒下肚,坐在台后的男子,呼气道:“咳咳……凭你这智商,我很难向你解释清楚个中关系。”

    “嗒!”

    火苗起,云雾翻。

    收起那银壳火机,烟鬼男子借着唇上一根烟,吞云吐雾。

    “不需要,任她谁死谁活。我说你已经想好派谁去折角海域了吗?这才是我们的头等大事。”

    “你是领队。”

    “呵呵,不错,我这把老骨头也该活动活动了。”

    “把泽园翼也带去吧,这小鬼虽然狂妄,目中无人,但是能力确实是有的。”

    “你就不怕我一个不爽,把他坑死在那里?”

    “那就是你与他之间的事了。”

    “……哈哈,有你这种老师,还真是泽园翼的‘幸福’啊!”

    “谨记我们的任务,烟鬼同志。”

    “那是当然的,一切都是为了……”

    两人心有默契,异口同声道。

    “那崇高的理想!”“崇高的,理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