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萨诺亚舰娘领域 第五百二十二章 上钩
    太阴带着高雄来到繁花市偏僻的郊区中。『→お看書閣免費連載小説閲讀網cww w.k.a.n.s.h.u.g.e.la

    刚一停车,高雄那绷紧到僵硬的双脚才真正的缓缓放松起来。

    太可怕了!

    谁能想到平常相隔邻家大姐姐般的太阴姐,居然,居然会是一个飙车党!

    还是人工脚刹那种!

    僵硬着下了车,高雄的胃便是有种翻江倒海的感觉。

    “没事吧?”

    锁好车子的太阴轻轻拍了拍高雄的肩膀。

    “没,事……恶!”

    ……

    接过太阴递来的纸巾,高雄整理完自己的嘴部,才开口说道:“我们接下来要去哪里?”

    “跟我来。”

    此时的太阴惜字如金,只是简单说了三个字,便挥了挥手,示意高雄跟上。

    越过稀疏的小树林,入目是一片破旧的建筑群。

    然而本该安静阴森的废弃建筑物,今晚是灯火澄亮。

    十多盏大功率镁光灯,被架在地上,对准了建筑群中的某一间建筑物。

    是一座仿古典西式结构的三层小洋楼,已经荒废得枝藤蔓叶乱生。

    “你们来了。”

    一张破木板椅子上,那交叉搭起的修长美腿正无聊地摇着。

    高雄寻声音看去,发现那人正是她回来繁花市那天与太阴一同进餐的女子。

    太阴上前微微低头敬礼道:“木女士,现在情况如何?”

    听着这话,木女士那摇得正欢的二郎腿顺然而收,在椅子那艰苦的咯吱声中站起。

    “有你就够了。”木女士话落,旁边一位穿着白色军服的男子走来。

    海军的上校详细将目前的情况述说给太阴:“根据辐射能感应器的回传,已经明确里面存在三人,但不排除会有更多的人通过一定的掩藏手段来躲避我们的探查。”

    太阴问道:“有没有发现其他通道?”

    “暂时没有,不过我已经安排十多位舰娘潜伏在附近的森林中,以备万一。还有……”

    大概了解后,太阴不想多等而给敌人留有突生变故的机会,果断道:“嗯,那就开始行动,由我打头阵。”

    “别大意。”

    木女士在身后提醒一句。

    太阴点头,同时吩咐高雄跟在木女士身边。

    看着太阴一行逐步走近那被探灯照亮的旧洋楼,高雄趁机问道:“你们要找的是什么人?”

    “哦,太阴没和你说吗?是与深海有勾连的人类哦。”

    高雄那双澄清眼睛瞬间眯了起来。

    这,可不太妙。

    这瞬间的表情被木女士全部尽收眼内,只见语气略带挑逗的问道:“你好像有点,在意?”

    高雄快速反应过来,不同于太阴,她与这人可是一点都不熟悉:“只是震惊,毕竟这可是不得了的事情。”

    “哈哈,说的没错,这可是不得了的事情。”

    木女士的目光重新返回正轨,也让高雄悄然松了口气。

    不多时,数十声像重锤猛击的闷响声从洋楼中传来,其中夹杂着杂乱的人声。

    洋楼随着闷响声的传来,好像是震了几下,看来它那本就不多的寿命更加削减了。

    再过数分钟,一切重归寂静。

    太阴她们押着三个男人从洋楼里面走出。

    木女士先开口问道:“里面的情况如何?”

    领队的海军上校答道:“他们正在转移资料,不过看样子只是一群利令智昏、受人利用的普通人而已。”

    “也就是说大鱼没有找到咯。”

    “我们会继续严查,直到……”

    两人交谈中时,一旁的太阴突然感应到什么,摆头扫视右侧的黑暗森林,眼睛的目光摄人畏惧。

    一股无形的能量自太阴身上荡漾而出,朝四周瞬间散去。

    “领域?太阴阁下那边有什么东西?”海军上校的心网波动不差,自然明白太阴的动作是什么,及时问道。

    没有回话。

    几近十秒后,太阴将无形的领域收回,转身答道:“错觉而已,我没有感受到任何奇怪东西。”

    海军那些人松了口气,鼻息声瞬间沉重了数分。

    “我就先走了。”木女士似乎对这些东西不太感兴趣,也不待别人答话,转身便走。

    剩下的手尾工作自然不用太阴她们来处理,不过出于某种不安的感觉,太阴还是留下来。

    大概她是想亲眼监管整个清理的过程。

    而走不了的高雄也是随意地在别的舰娘身边闲逛着,看看她们在做些什么。

    突然“砰!”的一声激荡而起,太阴望去只见爆炸的余光投射而来。

    下意识快步奔去。

    在凌寒的冬夜,那还留着炙热的爆炸中心,正有两位舰娘四肢无力地躺在微微凹陷的地上。

    “这种浓度的奥米茄能量……”慢了几步赶来的高雄瞬间感知到不妙。

    太阴快速检查起两位舰娘。

    “心跳急速,四肢无损,身躯除了衣服没有特别明显的伤口……”太阴老练地报出一串检查信息,“应该是因菲尼提立场被完全破去,被奥米茄能量直接轰击而造成的瞬间昏迷,具体伤势有待更专业的人来评估。”

    在场其余舰娘,以及封锁现场的海军提督也陆续赶来。

    太阴眼色微沉,与负责现场的海军提督密言数句后,便亲自带着高雄一同逐一检查起现场一些残留物品。

    很快在数十人的努力下,一堆可疑的黑色残壳被收集到一堆。

    “这应该就是爆炸物的包裹外壳了。”

    太阴细看数分钟,也没看出个所以然来,便由海军那边接手,将此珍贵物证递交给专业的分析机构进行剖析探查。

    两位昏迷的舰娘送去治疗,经历这番变故,现场的搜查工作越加小心谨慎。

    可最后,除了一堆有着特殊文字的书信外,再也找不到别的有用东西。

    高雄看了几眼,便没兴趣的说道:“这些符号,如果没有相应的密码本,想要破译……要看我们这边有没有天才了。”

    虽然只要是可以用来沟通交流的文字,便一定有着它的规律痕迹,但是想要破译,淡何容易。

    “先看看海军的审讯结果。”太阴嘴上是这么说,然而内心早已摇了摇头。

    三个普通人,不可能会接触到密码本这种核心机密。

    深海提督那边做的准备功夫还是比较足的。

    至少这第一钩,并没有大鱼吃上。

    “高雄我们走。”

    骑上机车,在空旷的高速公路上无所顾忌地一路狂飙,两人半小时便回到正在重建的繁花市市区。

    ……

    “这种结构是!”

    “吴博士你知道这是什么吗?”

    “……这东西,这种东西能够伤害到舰娘,看来有些人是成功了。”

    “能够将事情说清楚吗?”

    “老实说我也很想了解这种东西……唉,这位上校,恕我不能。毕竟,这可是超越了我的认知范围。”

    海军们失望地离开了。

    一位深得博士喜欢的女助手上前问道:“博士,他们拿来的是什么东西?”

    博士朝身边的助手摆了摆手,然后竖起右手食指重重地朝上方指了几下。

    “这是一种……禁忌的东西。”

    助手美丽的眼睛眨了眨,很是不解地单纯问道:“有这么厉害吗?连‘禁忌’这种词都用上了。”

    “就是这么厉害,把这件事忘了吧,我们还得继续我们的研究。”

    ……

    “酒鬼老师,五号窝点被清除了。”

    “随便,反正都是被弃子。”昏黄的灯座下,一只手指骨外节点都长着老茧的手正拿着一小杯白酒摇晃着,“对了,你最近少点来这边,那些海军小海豹肯定在发了疯似的满大街寻找我们,哪怕微不足道的一丝痕迹都会被他们当作掌中宝那样来研究。”

    “呵呵,我可不是蠢人,放心好了……”

    话未完,狂暴的能量从四周墙壁渗透而来。

    昏黄灯座后,拿着酒的老者眼睛瞬间恢复澄亮。

    “这是!?!”

    眼前人不由惊慌失措,可已经晚了,整个人被外来的能量包裹起来。

    惊慌中的他试图捉住唯一的救命稻草:“酒鬼老师!”

    “蠢货!”

    谁知道酒鬼根本没有管他,而是果断按下桌底的一个紧急按钮。

    瞬间连桌带人一起消失,只留一个黑漆圆洞在原处,随后呱噪的机械声响起,两道合金板快速合拢,把黑色洞口完全掩上。

    “不!!!”

    面对如此绝望的场景,那人心胆俱裂,心神松懈之时,便是再也无法操纵自己的阿尔法能量抵御外来能量。

    整个人化作破碎的白色烟尘,消失不见。

    而烟尘中,又一道人影嗖然立定。

    冷眼横眉的木女士抵住空间转移的恶心感,快步朝感觉的方向而去。

    看着脚下的合金板,饶是她也不得不佩服起来,叹道:“有点底子。”

    心网波动瞬间扩散而出,直渗地下深处。

    然而随后她脸色一变。

    心网波动被某些东西阻隔!

    那就不得不亲身一探了。

    爆裂的能量快速聚拢至鞋底,只见木女士右脚一踏。

    直接崩碎这块钛镁合金板,身子随之往下堕去。

    掉落七八秒后,木女士降落在一个木桌上,可怜的木桌应声而破,碎成十几块。

    而木女士的脸色更是精彩。

    不是降落时受了伤,只是单纯对眼前的三条布有浓烟的通道头疼不已。

    “真会玩。”

    无奈至极,也等不及其余人,她随意挑了一条通道,用脚下的破烂做了个简单的箭头标记。

    做完基本指引,木女士果断启程,转瞬间,她的身影便被通道中的灰色烟幕给完全吞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