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萨诺亚舰娘领域 第四百一十五章 出航!
    ,精彩小说免费!

    (废话多如山章节,可以跳过)

    以身后的诸位领主级舰娘作为点缀,伊妮莉登上以木箱堆成的小讲台。

    “所有人先放下手中的工作,在出发前,联合海军及华庭政府需要向你们说明一些东西。”借助麦克风,伊妮莉那冷清的声音穿透传遍了全场。

    包括李华牧在内,所有学生与舰娘都齐刷刷地停下前一秒钟还在进行的活动,定眼看着这位高挑的女将军。

    伊妮莉展望全场,见所有人都停止私语和动作,然后继续说道:“我是负责护送你们到岛屿的海军负责人伊妮莉·伊格拉斯,接下来我有几点……”

    数分钟后,伊妮莉把话说完,再望向下方诸位。

    “没有任何疑问吗?很好,按照派发给你们的编号,依照指引牌的提示寻找相应的船只登舰,你们现在……”伊妮莉说着便看向了腕表,“还有一个小时不到的准备时间,在下午五点钟所有船只将如期出发,请你们珍惜时间,处理好你们的行李和舰队成员。”

    听着伊妮莉,这个港口分区码头瞬间沸腾起来。

    “让让!!!”

    “布鲁克林你给我赶紧过来!”

    李华牧从现场海军的工作人员手中取到了一个属于自己的登船票据。

    “有疑问,看码头上的提示指引牌!”

    工作人员说完马上便得应付另外一位提督,后面还有十多位学生提督在排着队呢。

    “一号船……”

    李华牧不傻,直接利用心灵网罗联系起就在提示牌下方的列克星敦,随即得知自己要登的船只在哪里。

    不过限于船内房间数量有限,每位提督都只能分到三个房间。

    “小萝小宅我们先登舰看看情况。”

    顺着码头,李华牧马上便找到一艘银灰色的客船,大小约一百多米,数层楼高,看样子能放下不少的人。

    在船前,李华牧与腓特烈、兴登堡两位舰娘碰面。

    “腓特烈小姐你们原来在这里。”

    腓特烈说道:“我们是舰娘互助会派来负责你们路上安全的,华牧你应该是一号船的吧,就先别聊天了赶紧上去,不然到时候会很挤得。”

    而兴登堡则是负责检查身份证明及票据,带着行李上船还得过一轮安检仪器的检查。

    凭票据,李华牧上船后,在船员带领下找到了属于自己的三间房间。

    整个房间内只有两张双层铁架床,另外还余有数平方米的过道及开关门的位置。

    李华牧了然,接着说道:“看来其中有一间必须用来放行李了。”

    虽然有提供行李放置的公共船舱,但是女士的行李还是贴身放比较好。

    那么这样说来,其实李华牧一行这么多人也就只有八个床位可用。

    不过早在今天之前李华牧这些出海的学生提督就被提示过相关信息,自然不会有怨言。

    “小宅我们去叫大家把行李搬上来。”

    舰娘登舰可要有提督指认陪同,不然只会给有心人浑水摸鱼的机会。

    忙碌了大半小时,终于是在人挤人的过道中完成了行李的搬运工作。

    “安检处暂时没有发现任何异常情况。”

    “船舱人员检查完毕……”

    在得到数个岗位的答复后,目前作为船队指挥官的伊妮莉朝各船长下令出发。

    五点钟,站在甲板上的李华牧突然听到一声响亮的汽笛鸣声。

    同时船上广播说道:“船只现在出发!请所有人注意周围环境!甲板上的人员请勿随意跑动以防摔倒!”

    双臂压着栏杆,李华牧看向码头那边,那里除了穿着海军制服的人员外,没有其他学生在,看来大家还是很懂得赶时间的。

    同在一号船上的伊妮莉朝岸上的迪妮莎招了招手,后者领意,随即亲自带领着一票舰娘下水。

    而两位纳尔逊级的女武神仍然站在码头上,并没有下水。

    一道心灵信息此时如横空之雷闪烁于李华牧的脑海间。

    是太阴姐的信息!

    但是李华牧极目望去,却是在码头上找不到太阴的身影。

    “注意你的行为,李华牧。”

    忽然后面有人叫唤自己,却是伊妮莉看到李华牧朝栏杆外面伸出半个身子才出言提醒道。

    “……不好意思,心情有点激动。”李华牧尴尬地笑道。

    没有多说一句,伊妮莉在两位舰娘的陪同下便是朝船舱走去,她必须再亲自检查一番。

    而随后,李华牧在后甲板上巧遇了诸位老熟人。

    宁汝铭、海老名这些学生会成员以及韩慧雅、林芝这些女武协会成员,此时皆是团聚到了后甲板一起聊起天来。

    见到带着白色军帽的李华牧,林芝呆了呆才喊道:“李华牧!”

    看到熟人,李华牧眼睛稍微一亮,走了过去与他们一起聊起天来。

    “原来是你,华牧……我刚才就在码头上听见有一位带着优秀青年提督勋章的男生出没,不过确实没想到你今天会穿的这么正式。”韩慧雅此时穿着一套短裙绣衣笑道。

    作为在校学生的顶尖份子,他们会得知自己得到优秀青年提督的嘉誉,是李华牧一点也不奇怪的事。

    李华牧答道:“机缘巧合下得到的东西,我也不敢随意张扬。”

    相比勋章,依着栏杆的宁汝铭有些更加在意的事,问道:“如果说这批出海学生中只有你一位优秀青年提督,那么我刚才在码头上可是听说你的舰队成员十分的让人心生向往啊。”

    “我的一部分舰队成员不久前从水龙卷洋回归,所以可能有点让大家感到惊奇。”李华牧不卑不亢的回答道。

    闻言,海老名眼睛刷的一闪,接话道:“那么说来,在战舞会上并非是你的真正实力?”

    如此尖锐的问题引得大家都更加看重了李华牧,不过他是不假思索地回答道:“并非想海老名学姐你想的那样,在战舞会期间,其实我是借用了一部分他人的力量。”

    对于这种等同与自我爆炸的大消息,令在场所有人都口瞪目呆起来。

    换句话说,着就是李华牧承认自己在战舞会上的作弊行为。

    但不答他人之疑问,李华牧接着说道:“因为这是海军方面的请求,海军意识到了当日可能会有深海的袭击发生,所以提前与我联系,将一些实力强劲的舰娘布置到我的舰队中,以防学生群体内发生重大的伤亡。”

    听着李华牧的回答,众人各有神色,但终是没有人开口追源寻根。

    林芝执着于另外一点,问道:“……这么说来你后来所派出的航母舰娘基本都是隶属海军的舰娘?”

    李华牧简单回答:“青龙朱雀两位小姐都不是我的舰娘。”

    “哈哈!难怪!难怪!”

    豪放的声音自背后响起,李华牧回身一望原来正是万世禄!

    “不过,虽说是海军的安排,华牧你可是把学长我给狠狠的赢了一把啊!”

    万世禄笑着说出当初被李华牧战胜的事实,一旦也没有什么羞意。

    这更是让李华牧愧意并发,道:“其实那场比赛委实是学长你赢了,我不过是借助海军……”

    豪情万分的万世禄朗声截话说道:“说这些干什么!反正到最后战舞会都被终止了,大家就当是切磋一场好了!”

    “……万世禄说的不错,我们大家间的胜负可不能藉由一场简单的校级战舞会分出来。”宁汝铭听到万世禄所言也是有些意动,“四年一届的萨诺亚青年赛,如果没有猜错的话,会在明年举办,到时候如果我们能够得到邀请自然是要在那里与整个萨诺亚的青年才俊相较一番!”

    “青年赛……”李华牧自然也了解过。

    不过就在此时广播突然说道:“致各提督与舰娘,由于甲板和舱内舰娘数量太多,请选择让一部分舰娘跟随船只航行。”

    听到广播的众人愣了愣,随后便明白了。

    现在放眼甲板,就像是在商业街逛街那般,满目是高矮衣着不一的舰娘,想要行动是万分艰难。

    一位六年级的学生提督约有二十位以上的舰娘,但船只只能提供每人十二个床位,那么自然是有些舰娘得要露宿在甲板,又或者是日夜轮休的模式。

    有学员曾经猜测这或许是海军布下的的考验之一,毕竟海军要是说没船那是开玩笑了。

    对于目前拥有四十六位舰娘的李华牧来说,更是必须要让一部分舰娘离舰。

    为什么?

    因为伊妮莉已经特意在心灵网络中要求他这般做了。

    数道绳梯被放下,在海军舰娘的监督下,一位位舰娘开始有序地陆续下到海面上。

    随后根据提督所属,同一提督麾下的舰娘在海面上结成一个小群落。

    大半小时后,数十股分队形成在一号船周边的海面上,李华牧望向其他船只,如同一号船这里,也是不停下放着过多的舰娘到海面上。

    在这十多艘载客轮船的更外围,由迪妮莎率领的海军部队分开结成数道长队列航行着。

    这是一支李华牧亲眼所见过的最庞大的舰队,但实力方面,还亟待历练。

    李华牧第一批派出去的舰娘是三支驱逐小组,因为李华牧还不想高消耗的主力舰娘下水航行。

    虽然海军对于下水航行的舰娘有相应数目燃油结晶的补助,但是能省一点是一点。

    不单止李华牧如此,其他学生提督也是如此。

    弄得甲板上,剩下的都是些高消耗的舰娘,而且少了数量众多的小舰娘做掩盖,李华牧那批结成一大群的主力舰娘便在这三四成群的小群落里更是亮眼许多。

    “这是谁家的舰娘?随便来一位到我家我都当是主力那样朝拜啊!”

    “这估计是那位冷美人将军的舰娘吧。”

    路过那些闲聊的提督,李华牧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朝身后的众人说道:“其实没什么好看的。”

    “所以更要去看看。”万世禄笑着说道。

    海老名也很感兴趣的说道:“我想看看你那些从水龙卷洋回来的舰娘。”

    “……”李华牧无言以对。

    那就继续走。

    带着林芝她们走向麾下那群集成堆的舰娘,没等李华牧停下来伸手介绍。

    其中的列克星敦便是率先迎接道:“提督欢迎回来,还有林芝小姐你们也安好!”

    作为主力出战无数的列克星敦自然是李华牧的招牌舰娘之一,由她为代表,取代了李华牧为诸位同学介绍了赤城加贺、胡德她们。

    见到提督带来一大群人,俾斯麦她们虽然有些惊愕,但也是逐一打起招呼。

    “想不通啊……结果我还是输了,输的还很完全。”万世禄看到这么一批高素质舰娘,瞬间改口道,“看来你那时就算不依仗海军也可以轻松战胜我呢。”

    “……她们那时候还在水龙卷洋,我自然是无法让她们上场,也就无法赢学长你。”李华牧答道。

    林芝收起呆滞的眼神,说道:“没想到李华牧你居然还藏有这么多高等阶的舰娘……”

    在众口的慨叹声中,李华牧设法引开他们,又转去看船只的其他部分去了。

    “真是可怕……”胡德取下眼镜擦了擦道。

    列克星敦则是笑道:“毕竟我们是提督的主力啊,也该习惯一下他人的夸耀了。”

    入夜,海军只提供提督一人份的晚餐,舰娘的饥饱由提督自身负责。

    为了保持资源储备量,主力舰娘们都没有摄取太多的资源结晶。

    李华牧见此也不多说,毕竟这算是持家有道的一种方式,转而是步入船舱。

    进到房间,一个被窝高高隆起,而对面床位上的小萝则是摸着猫咪们在发呆。

    朝小萝做了嘘声动作,李华牧悄然猛地揭开被子,让里面的人露了出来。

    原来是大宅带着小宅在被窝中玩掌机!

    “提尔比茨,我觉得今晚你接替z-1她们到水下去是个好选择……”李华牧没好气的说道。

    然而提尔比茨则是直接翻身捧着小宅喊道:“不要啊!这可是我的初夜啊!!!”

    “别给我说这些不要脸的话!初毛夜啊!不就是第一次出海!”

    见李华牧气炸,大宅举起眼色无奈十足的小宅说道:“你看看小宅多可爱!多乖巧!如果没有我这位母亲在她身边……啊!君子动口不动手啊!”

    手上泛起无形的能量,李华牧直接“吓”得提尔比茨鬼话连篇。

    “要真打,我打得过你吗?”李华牧无视提尔比茨的装疯卖傻,不悦地说道,“今晚十二点,第二战列队与警戒组、勤务组一起接替驱逐小组的任务下水航行。”

    “不要嘛……提督,要不我们今晚来生孩子好了!”

    提尔比茨刻意解开胸前的扣子露出深沟,诱惑道。

    哪知道李华牧根本不吃这套:“十二点我见不到你的人出现在甲板上,我就让俾斯麦撵你出来。”

    李华牧说完便带着懵然的小萝离开房间。

    此时小宅才一脸鄙视的朝大宅说道:“另一个我啊!你实在是太笨了!”

    “我!可是!你的妈妈!给我放尊重点啊!”

    “放开你的手!臭老太婆!你不过是成年版的我而已!”

    “啊!我的发型!好你个小宅!”

    ……

    最后在十二点钟,提尔比茨拖着一头杂乱的头发出现在众人面前,吓得俾斯麦有些哑然。

    “妹妹你怎么呢,有谁打了你吗?!”

    “老姐!以后给我回去揍……算了,我自己已经解决了。”

    自觉丢脸,提尔比茨没有往下说。

    房间内,小宅已经累得睡了过去,但嘴里还嘀咕着:“别……别挠我……脚板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