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萨诺亚舰娘领域 第四章 脱衣
    当纳尔逊还在独自胡思乱想时,可怜的南达科他终于趁着科罗拉多将注意力分散到北卡罗来纳的机会逃脱了那只将她原本整齐的头发弄乱的魔手。

    小南达科他一边抚平头发一边来到纳尔逊的身边,像看小动物那样看着昏睡过去的李华牧。

    南达科他这一举动倒是把纳尔逊从妄想中拉了回来,问道:“怎么呢?南达科他。”

    “没事,只不过,南达我想看看提督的样子呢,毕竟之前我们一次面都没有见过呢,有的只是信息间的交流。”南达科他直接说出原因,还拿手戳了戳李华牧的脸蛋和身子。

    “提督的身子很冷呢,会不会病了啊?”南达科他用手感受了下李华牧脸上的温度后说道。

    “糟了,光顾这些了!提督可是刚刚才被救活过来的啊!”纳尔逊这时也注意到了这种情况了,更何况提督的衣服还是湿透了,这可很容易让提督如此虚弱的身体得病啊。

    这时其余舰娘也靠过来了。反应过来的加贺,赤城和科罗拉多纷纷也是在心里大喊大意了,提督是人类,可不是舰娘啊,这种情况可不能够顺其自然啊。

    “现在先把提督的衣服脱下来弄干吧,还有在回到陆地之前,提督需要一个平坦的地方进行休息。”加贺先说出了自己的建议。

    “那好,我负责来把提督湿透的衣服弄下来,现在还是白天,气温也估计有个三十摄氏度左右,估计能把衣服晾干。”纳尔逊在这时候倒很有婚舰的自觉性,抢在众人之前说道。

    “但是休息的地方呢?”南达科他举手问道,看来小南达有成为问题宝宝的潜力。

    南达科他刚一说完,纳尔逊、科罗拉多、赤城和加贺到不约而同的望向北卡罗来纳,这举动引得南达科他也好奇地望向北卡罗来纳。

    感受到众人那强烈的注视,娇小的北卡罗来纳也只得指着身后的巨大舰装,急忙地说道:“提督就放到我的舰装上好了。”

    “可怜我的舰装啊,今天居然要被提督那具身体所玷污了,提督什么的还是就这样死了好啊。”北卡罗来纳这句话倒是只能在心里默默想着,如果说出来的话,估计要被那四位大姐给围殴打死了。

    心里想归想,但是北卡罗来纳干事的效率还是可以的。心传意达间,北卡罗来纳那个像无轮战车一般的舰装便在机关的作响声中,由顶部变形弄出了一个可以让李华牧全身睡躺的平台。

    纳尔逊看见平台已经构建好了,就急忙的想把李华牧半抬半推的弄上平台,其行为粗野的让赤城实在看不下去,便先喊停行为粗犷的纳尔逊:“纳尔逊别这样子,等我先上去平台,再帮你接住提督。”

    “额,好的。”纳尔逊也明白自己是比较欠缺女性该有的那一份温柔,所以倒是乖乖听话,不再推动提督了。

    “赤城慢着啊,要上去的话,先解除舰装啊,不然几万吨下来,我的舰装不得沉啊!”北卡罗来纳听到赤城要上舰,急忙冲着赤城大喊。

    “你就放心吧,身为舰娘要是连最基本的舰装重量还控制不住,那跟自杀有什么区别?”赤城倒是丝毫没有北卡罗来纳那种担忧,就在加贺的帮助下登上了平台。

    看着自己的舰装没有受到任何来自重力上的破坏,让爱护舰装如同自己生命的北卡罗来纳松了一口气,心里想到“就怕赤城你个吃货,忘了先调节自身重量啊。”

    “差点忘了把舰装重量调为零了,不过应该没有人发现吧。”赤城心里也是一阵后怕,要是北卡罗来纳不提醒的话,她就要把自家舰娘的舰装弄出个大破来了,要是刚现世不久就被自己人大破怎么看(对方)都是倒了八辈子血霉啊。

    感叹该感叹,该做的还是得做,可不能让北卡罗来纳看出问题啊。于是赤城一上到平台就从纳尔逊那里接过李华牧,然后把李华牧抱到平台中央再放下。把提督整齐的平躺放好后,赤城倒是遇到了一个大问题,接下来怎么办呢?由我来脱掉提督的衣服吗?那岂不是,岂不是连那里也要脱掉?想到这里赤城就变得满脸通红,再想下去恐怕都要冒出蒸汽来了。

    纳尔逊这时也解除了不方便行动的舰装,登上了平台,看到背对着自己,却没有丝毫动作,静坐在那里的赤城,不由得问道:“怎么呢,赤城小姐?”

    赤城突然听到身后的纳尔逊的声音,吓的瞬间从想象中清醒过来,整个人也连忙站起来。纳尔逊看到如此古怪的赤城,也是十分不解,不过现在还是要把提督的身体优先到第一位。于是也跪坐到李华牧身前。

    看着眼前的李华牧,纳尔逊也是终于有机会好好看看这位于未知之中选择了自己作为婚舰的提督。嗯,排除那不爱锻炼而显得较同年人瘦弱的身体,和那经历生死而暂时缺乏血色显得苍白的脸容,这不是还是有一点小帅的吗,反正作为一个十六七岁的男孩子,日后有的是锻炼的机会。

    看也看过了,纳尔逊便动手解开李华牧那长衬衣的扣子,虽然纳尔逊自己也很害羞没错了,但是在赤城面前还是要维护自己作为提督婚舰的面子的。

    而一旁的赤城看到纳尔逊如此果断大胆的举动,自己光是在一边看都觉得害羞的不行(赤城无意识地忽略了纳尔逊那张同样因为害羞而红着的脸),顿时有一种感悟了:“这就是作为婚舰的实力吗?”但这种想法让赤城那也有着傲气的自尊心莫名其妙的触动起来,“不行,赤城我是要成为提督妻子的舰娘啊,怎么能在这里输给纳尔逊!”

    于是乎,还在颤着双手为李华牧解衣扣的纳尔逊突然听见赤城喊道:“怎么可以在这里输掉!”抬头就看到赤城也是红着一张熟透了的俏脸加入了解衣行列。

    “这个赤城……”纳尔逊心里真是对此无言以对了,不过也没有出声阻止。

    于是海面上便出现了两位大姐姐联手替昏睡中的少年郎脱衣的古怪情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