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萨诺亚舰娘领域 第七章 路在何方
    “加贺现在有侦察到什么东西吗?”纳尔逊向刚弄干爽衣服的加贺问道。

    “没,别说是陆地岛屿,到现在为止,小妖精她们看不到海面上有任何异常。”加贺说出了一个不算好的消息。

    “那样子继续保持侦查吧,另外,加贺赤城你们再派出四架战斗机在以我们一百公里的半径内进行来回巡视。”纳尔逊思考了一下子,进行了一些更为细密的安排。

    “是!”加贺赤城收到命令后便马上退出人群,到外围行动起来。

    “南达科他你的舰装仪器是最先进的,你知道我们现在在什么经纬度吗?”纳尔逊期待地看向南达科他。

    “那个,我的经纬仪好像失灵了。”南达科他马上回答道。

    “大家赶紧检查一下经纬仪!”纳尔逊听到如此,却发现自己的也坏了。

    赤城也给了众人最糟糕的回答:“我的也坏了。”

    “看来我们六个人的经纬仪都失灵了。“加贺摇了摇头“之前我们就发现了经纬仪失灵这个问题了,只不过没来得及跟你说。”

    “嗯,我明白了。”纳尔逊凝重地点了点头回答道,随后向北卡罗来纳和南达科他下达命令:“北卡罗来纳你负责照看提督,毕竟这是你的舰装,你比较好操控。南达科他你就在五百米外进行警戒。”

    “明白!长官!”北卡和南达也同时领命然后分别执行起任务来。

    “科罗拉多,你对海洋生物熟不熟知?”纳尔逊又对着科罗拉多询问起来。

    “我对太平洋的鱼认识的比较多,之外的就一概不清楚了。”科罗拉多仔细想了想,谨慎的回答道。

    “赤城加贺你们两位知道一些你们本土的海洋生物吗?”纳尔逊又询问一下赤城和加贺。

    “一般人常吃的食用鱼我都知道,不过纳尔逊你问这些干什么?”赤城不解纳尔逊这个奇怪的问题。

    “我想通过海洋生物来看看我们到底在哪里。”纳尔逊直接说出了原因。

    “咦?这样子有用吗?”赤城还是不明白这是什么原理。

    “一般每个海域都有自己独特的生物群。”加贺倒是在一旁解释道,不过加贺也有着自己的疑问:“我们不是海洋学家,说句实在话,我们甚至连小丑鱼有多少种也分不清啊,仅靠日常见过的鱼类就可以分辨出位置吗?”

    “我也不知道,但是现在这个是最好的方法了。如果是平日里面我们所见过的鱼类,那说明我们是在地球上,如果刚好遇到些什么海底残骸或者光纤就更好了。如果不是的话,那就只能等侦查结果了。”纳尔逊现在也是无可奈何啊,只能进一步向三位舰娘解释。

    “别多说了,反正就是潜一下水的事,有什么难的。”科罗拉多倒是直接解除舰装,在金光飞散之中,身上只剩下贴身的内衣,挺着丰胸傲然向另外三位舰娘说道。

    “嗯,无谓多说了,诸位抓紧时间吧,舰装解除。”纳尔逊也是很赞同科罗纳多这句话。

    言罢,纳尔逊,赤城和加贺均是解除了舰装,仅余下一套内衣。如果李华牧还没有昏迷的话,看到这一幕估计也要喷血晕倒过去了吧。

    “我擦,她们四个在搞毛啊,怎么突然脱光光了?”不远处正在李华牧身边坐着的北卡罗来纳,被眼前这一幕弄得是口瞪目呆啊。紧接着更出乎意料的是,她们四个纷纷跳入水中,在海面弄出一阵白沫后,便不见踪影了。“这是什么回事啊?”

    海面之下碧蓝一片,近海面处,阳光照得海里一片温暖与光明。四位舰娘在此情此景下如同电影中的美人鱼一般尽情地舒展着自己的身子,正穿梭于一缕缕折射错位的阳光,斜斜地往海的更深处游去。斑斓的鱼群碰见她们,都四散而走,唯独开始有鲨鱼出现并游走于她们附近,好似在观察着她们的一举一动。

    四位舰娘注意到附近巡弋着的鲨鱼,却没像普通女人那般惊慌失措,反而是不理不睬地继续往下方游去。

    舰娘们不理不睬,却不代表着鲨鱼没有任何动作。在大概的判断了一下对方的实力后,在饥饿的驱使下,为了饱腹之欲。鲨鱼们开始绕着舰娘们组起了一个狩猎圈子,再慢慢地把圈子越缩越小。

    四位舰娘被一条条大约两米长以上的鲨鱼包围着,也不得不停下来,悬浮于水中,小幅度的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姿势。

    鲨鱼们见到猎物已经停下来,更是迫不及待了,马上群起而攻。鲨鱼们那流线型身躯纷纷在海中激出一条条波纹,白色的外皮和鱼鳍更是不时反射出耀眼的白光。

    面对着一张张血盘大口,四位舰娘不慌不躁。最先被攻击的科罗拉多看着迎面而来的那条超过四米长的大鲨鱼,快如闪电地划出了左拳,拳头伴随着激荡而散的水波纹,悍然地轰进了鲨口,鲨口中顿时冒出了一股碎牙与鲜红的血液。科罗拉多的右手这时果断出击,一记上钩拳便让自己的拳头硬生生地插入了大鲨鱼的下颚中,大鲨鱼被疼痛刺激地胡乱挣扎,但十分神奇的是这条庞然大物的垂死挣扎居然拉动不了科罗拉多的一分一毫,只能甩出一道道白纹。接着科罗拉多插进鲨鱼下颚的右手先抓后拉,大鲨鱼的整个下巴便被她活活地撕了出来,大量血液漫了出来,大鲨鱼很快便不再挣扎了,科罗拉多则好有暇时地用未曾受伤的左手清理右手上的碎肉。

    血腥味更是激起其余鲨鱼的凶性,一条鲨鱼直接咬住科罗拉多的右脚,一条则咬向她的腰部,不过科罗拉多只是右手一记肘击,左脚一下后踢,两条鲨鱼的头部便纷纷顿时炸裂成大小不一的血块,完全就是在玩耍一样。

    相对于科罗拉多血腥的作风,纳尔逊、赤城和加贺倒是只动用小量的力量。用拳头,手掌或者手刀震碎鲨鱼体内的器官,这样倒是没有多少血液冒出来。

    就这样不到两分钟,四人身边均是悬浮着一条条鲨鱼的尸体,而科罗拉多那边更是血肉弥散。此时剩下的四条鲨鱼也是被这股单方面的杀戮升起恐惧,一同地朝着远方游走。

    但是纳尔逊却没有想过要放过它们,紧握右拳,轰然向着鲨鱼逃窜的方向打出了一发直拳。三万多吨的压力让水流激荡起来,如同洪荒猛兽一般袭向逃跑的鲨鱼,然后吞下。

    赤城,加贺和科罗拉多均是脸色严肃地看着鲨鱼们如同被拆解的木偶那般死去,却是深深的感受到这次攻击的威力。

    而纳尔逊看到鲨鱼们被卷入水流中,再支离破碎而死的情况,心里默默的想到:“果然这个世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