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萨诺亚舰娘领域 第十四章 心鬼
    各方行动的同时,西庭洋上的一艘游轮上。

    “阿芝莎阿姨,这次我们要去东庭洋做什么生意啊?”一名双手搭在船边护栏上的黑发少女向着一旁的红发独目女子问道。

    “当然是大生意咯,要不然怎么会让我和小露娜你一起出马。”阿芝莎冲着小露娜抚媚的一笑,好玩地摸了摸眼前的这位小姑娘的黑色秀发。

    “老太婆别撩我!我还是小孩子呢!”露娜对于阿芝莎的行为十分不满的说道。

    “呵呵,当年丽璐也是在你这年纪就开始经商了。你作为丽璐的继承者,怎么可以……”阿芝莎还没说完就被露娜急冲冲地打断了。

    “我怎么能跟你们这群怪物比啊!你们可是重新开通九洋航路的强人们啊。”露娜确实很想为母亲争气,但是长辈们的各种光辉成就却无时无刻的压的她喘不过气来。

    “九洋航路的重新开通绝不是我们一代人的功劳,无数的前人后辈都为了九洋间的互通而浴血奋战,哪怕是今天也有众多的提督舰娘为了守卫九洋航路而与深海日夜奋战。”说起九洋航路时,阿芝莎的神情也是变得严肃起来。

    “阿芝莎,你和露娜在聊什么呢?”一名身穿旧式贵服的中年男子走近两人身边问道。

    “拉斐尔叔叔!”露娜看到男子十分开心的应道,然后还这期待地问道:“叔叔你今晚还拉小提琴吗?”

    面对小露娜的期待,拉斐尔笑了笑说道:“这是要看心情的事。”

    “拉斐尔大音乐家怎么也会说这种话。”阿芝莎向拉斐尔打趣道。

    “你明白的,阿芝莎。我们这群已经退役的家伙帮助华梅的这次行动会引起多大的波澜不说,至少有很多“人”不希望我们再改变世界的格局。”拉斐尔倒是有点忧患。

    “哈哈,拉斐尔你别把我们看得太高了。一百多年了,这个世界上退役的将军元帅少不到哪里去。”阿芝莎果断笑着说道,“何况现在全世界不算联合政府、联合总督府还有九洋总督府,单说仅仅封号元帅入住元帅府的现役元帅就有七十二位,他一个斐斯卡又算得了什么。”

    “话虽如此,不过在利益的驱使下,人心太难掌控了。”拉斐尔还是一副悲苦样子。

    “拉斐尔你是不是退役后拉小提琴拉傻了吧?居然在我面前玩起文艺哲学起来了。”阿芝莎马上挖苦道。

    “你……”拉斐尔却是无言以对。

    两人一旁的露娜一脸懵懂的表示叔叔阿姨你们在聊什么啊,怎么突然聊起世界大势来了,我完全不明白诶。

    —————分界线—————

    东庭洋,榆林元帅府。

    身体高大,貌若中年的斐斯卡正在自己宽大的办公室中不安地往来渡步中。

    太糟糕了,实在太糟糕了,想不到下面那群渣滓居然暗中给那个李华梅寄了这么多举报信,而且最要命的就是自己在最近才发现了这件事,明明平日里就已经监控住的,结果还是有漏洞吗?

    想到那个李华梅以前的实力,斐斯卡就有点慌张了,但更要命的是李华梅现在是督察院的终身荣誉督察长,虽然没有半分实权,但是单论名头也够资格用来逮捕他了。

    早知道就少干点事了!斐斯卡最害怕的是那个他与深海暗中交易的事有没有被李华梅获知,毕竟这些事还是做得太过于露骨了吗?什么中饱私囊,什么滥用职权都没有暗通深海的罪名严重。

    前者最多关几年禁闭、把大部分灰色财产交出来后,再贬下官职,他斐斯卡依然可以坐拥一方。

    但是暗通深海这种事往严重来说,是只要证据足够就可以马上被处决的!历史上就有过联合政府的议员长因暗通深海而被枪毙的事件。毕竟一位元帅比起联合政府的议员长来说,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存在。

    尤其是最近收到李华梅的行踪在西庭洋消失不见的消息后,斐斯卡更是如坐针毡,就是怕李华梅已经走在捉他的路上了。

    人总是在紧要关头有种不可预料的爆发,斐斯卡从李华梅消失的时间和消失的位置上,再根据长期的领军经验,大致地判断出李华梅的行军速度和路线了,而且为了隐人耳目,绝对会在靠近深海的地盘上行军。

    所以迫于压力,斐斯卡觉得他自己做了一件原本一辈子也不可能做的事,他居然给那个人类在东庭洋出了名难缠的对手——被称为东之深渊的深海领主发出求助信,信上在大概地写明了求助的原因后,他那时一时怒气上头,建议她去伏击李华梅,还给出了他所有关于李华梅的资料。

    现在越想越不妙,还不如老老实实的和李华梅玩政治游戏,毕竟自己死不认账的话还是可以给身后的诸多盟友有着活动关系的时间的。

    不!不!不!那只东之深渊可千万千万别出手啊,估计她也不会出手吧,这种情急之下写出的信,怎么看都像是勾引她进埋伏圈的阴谋啊!对!没错,毕竟深海领主也是有着不亚于人类智慧的存在,怎么可能被我随手写的一封求助信,就去伏击李华梅呢。

    但是又想了想,就算她出手又怎么样,我只要不认账,又找不到证据的情况下,难道政府还会听信李华梅的话吗。不过为了保险起见,万一那只深海真的去袭击李华梅的话,我要做双重准备。

    如果深海打赢李华梅,我就出手彻底铲除李华梅;如果没有的话,我就要把参加伏击的深海清理掉。斐斯卡想到这里时,本来就有着皱纹的脸上更是变得狰狞起来。

    想到就要马上去做,斐斯卡立即通过心灵网络把身边最得力的舰娘召唤了进来。

    在仔细地跟那位舰娘说明了自己的计划后,舰娘表示自己清楚了,斐斯卡就神色一震的说道:“那就好好按照我说的去做吧,你是我最信任的舰娘。”

    在目送舰娘走出办公室后,斐斯卡仿佛又有了底气一般的残忍想到:李华梅,我也不想的,不过还是请你去死吧!

    然而斐斯卡永远也没法知道那位走出他办公室的舰娘,她那坚毅的目光中所饱含的不屑和鄙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