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萨诺亚舰娘领域 第三十二章 二分之一
    我的名字叫做纳尔逊,全名是霍雷肖·纳尔逊,还兼任日不落皇家海军纳尔逊级战列舰首舰。

    有些时候当我翻看与自身有关的历史时,我总会觉得很不可思议,我到底应该算是特拉法尔加的纳尔逊?还是本土舰队旗舰的纳尔逊号战列舰?亦或是现在的战列舰娘纳尔逊?

    由一个男人变成一艘战舰再变成一个女人?

    好吧,我承认以我不太聪明的脑子是想不通这些问题的,毕竟这些问题基本上都难倒了全部的舰娘。

    不过我只有作为舰娘的记忆罢了,其余都只是从历史书上得知的,所以理论上我应该只是一个承载了他(它)的荣誉的继承者而已。

    ……

    虽然我是罗德尼的姐姐,然而实际上成为提督的舰娘却要比妹妹慢了十天,谁叫我们提督在捞船方面简直非洲到了极致,拿2-5为例,提督除了比叡其余等我们一起到了异世界时都没有捞出来。

    尽管提督自称是非洲提督,不过按照我的观点,这些都是他懒惰的结果罢了,要是多练级多捞船也不用得着天天自嘲。

    妹妹的性格很好,不过我总觉得她的人太好了,没有一点威严,有些时候连海伦娜,威奇塔那些巡洋舰娘都敢欺负她,结果还是要我出马才行。

    该死,我实在是无法想象罗德尼没有我是怎么生活下去的,就她那种软妹子肯定会在港区被别国的舰娘欺负吧,但愿胡德她们到时候能多关照一下。

    说起胡德这个人,老实说她在有我们做后盾的情况下还好,要是自己一个人还敢去调戏那只德国猫,肯定会被俾斯麦揍个半死的,因为俾斯麦生平最喜欢干的两件事就是养猫咪和揍胡德。

    天啊!这样想下去,我怎么能指望胡德来保护我妹妹啊,她明显连自己也保不住啊!

    前卫还是新人,声望反击都是为整个皇家海军服务,亲王爱好喝酒……看来还是把罗德尼交给女王大人和厌战女士来照顾最为合适了,她们至少不会带坏我的妹妹。

    说起来我很想念胜利夫人,老实说她应该算是我的婚舰吧。(舰娘的婚舰???)不过我一直都只能在照片里看到她而已,她有和我差不多的容貌。或者我可以问问她以前的往事,说不定这就能清楚我是霍雷肖的继承者还是舰娘纳尔逊……

    说起来我到是挺怀念在满级之前那段时光的,至少我还能经常在第一舰队作为主力舰出场。但是当我满级以后出场的机会就大幅度减少了,幸好每隔一段时间深海就会出现院长等级的敌人,这个时候我们一群满级舰娘就有出场的机会了。

    虽然很多舰娘都参与过“砍杀”院长的行动,不过提督总是很偏心的,基本上都按照自己的爱好去给舰娘誓约之戒。

    我妹妹是提督的第一位婚舰,其实说是婚舰,但在我看来也就是手上多了一个戒指罢了。然而不知道提督那条神经发毛病居然也给了我一枚誓约之戒,理由是军功卓越,砍杀院长有功。

    不过我隔着一块屏幕来看他给我戒指时的眼神都是那么的有侵略性。说实在话,提督你别把我们当成是傻子,你不就是想把我们两姐妹都一起攻略嘛。

    但是我也没有拒绝的理由,毕竟我对提督的好感还是有一些的(满值),而且我也要保护妹妹免受提督的好****套用东方的一句话: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所以我就勉为其难的成为了提督的第二艘婚舰。

    不过最让人生气的是,提督他居然实在是太贪心了!后面还不断地给其他舰娘誓约之戒,每一次都美其名曰为:谁谁谁,在此次战役中的表现突出,机巧灵敏,懂得打院长……(省略若干字数)……为表彰其长久以来的功绩,赠誓约之戒一枚。

    当我傻啊!像黎塞留和维内托她们这群打演习升级的家伙,能有什么功绩啊!而且每次打院长基本上都是我们皇家海军出力……嗯,或许时不时还有美国那四位舰人。但什么提尔皮茨、什么欧洲三剑客她们哪里能够拿得到誓约之戒啊。

    不过现在已经没有什么所谓了,我以后怕是不能再照顾到提督和罗德尼了,希望提督以后能在这个异世界里重新召唤出罗德尼吧,这样子我也就安心多了。

    至于列克星敦那只偷腥猫,应该也能够做好身为太太职位的本分吧,希望提督以后别再过着单身生活了,同时也别来指染我那个纯洁的妹妹。

    不过这次对战的敌人远远超出了我和科罗拉多的实力,看来我们这些旧时代的家伙不拼命是不行的了。

    啊!必须给赤城她们交代一下东西,我可不想让自己的妹妹和提督为我伤心。

    ……

    或许在最后的时刻真的会回想起很多很多东西,在恍惚之间,我好像看到我胸前满身血污的躺在木质地板上,周围都有很多人在哭泣,在呼喊我的名字。

    我听不清他们在说些什么,周围都是混乱的炮声,船体也在不停的晃动着。

    逐渐逐渐,我好像能听清楚一些声音了……

    “纳尔逊大人,我们胜利了!”一位身穿黑色海军军服的男子向着“我”泪流满面地激动说道。

    “胜利?”

    “是啊,这场和法西联合舰队的战斗我们胜利了。”

    这里是特拉法尔加吗……

    ……

    “纳尔逊,看来我们到此为止了。”

    “科罗拉多你有后悔过和我一起来殿后吗?”

    “战斗是战列舰的荣誉,况且我已经跟不上她们了,强行跟过去只会是累赘。”

    “跟不上吗……原来如此。”

    “说了那么多,纳尔逊你怎么扛了这么久还没死。”

    “呵呵,你不也是吗,而且我好像想起了某些事。”

    “什么事?”

    “有关纳尔逊的。”

    “纳尔逊?那不是你自己吗!”

    “是我也不是我,不过科罗拉多,我有股感觉指引着我们必须战斗下去。”

    “战斗吗?可我们一直都在战斗啊。”

    “我说的是把一切都奉献出去的战斗,包括生命。”

    “生命吗?对于虚幻的我们,生命这种东西,我们有……有拥有过吗?”

    “在这个世界中,我们不都是活着的生命吗?我们能思考,我们能斗嘴,能嫉妒……会感到痛苦,这不就是生命的表现吗?”

    “那么纳尔逊,我们要怎么去做?”

    “就像我刚才所说的一样,用心去战斗,通过战斗贯彻自己的意志,去守护自己所要守护的一切。”

    “所谓的生命与心吗?意志?听上去像是骗小孩的东西,不过作为最后的落幕来说还不错。”

    (同声)“那么以我纳尔逊(科罗拉多)之名,赌上性命与g-seven的荣誉,为她们、为提督在这个异世界中打开一条活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