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萨诺亚舰娘领域 第三十五章 希望的晨光
    世界各地所有领主级强者都心有感应的将目光投向了这一片飞折角海域。

    位于尖角海域航行中的拉斐尔一行人更是看到了远处被照亮的夜空。

    “拉斐尔,你在这里照看露娜,我去看看那边到底是什么情况。”阿芝莎神情严肃的说道。

    “需要我暂借一些舰娘给你吗?”拉斐尔自然是知道南方那边绝对是出大问题了,这么多能使用灵魂觉醒的舰娘和深海在那里毫无预兆的打起来。

    “不需要,我只是去侦察一下而已,你还是全力守护好小露娜吧。”阿芝莎已经联系好了战姬等阶以上的主力舰娘。

    看着阿芝莎穿着一对仿舰娘式水行鞋,然后跳下了游轮,在一群主力舰娘的守卫下,朝着南方的事发海域前进,拉斐尔叹了口气:“如果是侦查,又何必亲身出动呢?”

    此时露娜才从船舱里出来问道:“阿芝莎阿姨去哪里了?还有拉斐尔叔叔,刚才那边的天空变的五颜六色,很古怪啊。”

    “那是灵魂觉醒的现象,露娜你平时一定没有认真听课。”

    “才没有!人家只是暂时忘记了!”

    ……

    看着光柱逐渐散去,北卡罗来纳一群舰娘倒是安静了下来,毕竟需要时间来消化这些前所未闻的事。

    “请问这里哪里有休息的地方?”北卡罗来纳向兴登堡询问道。

    “就在那边的帐篷。”兴登堡带着两人走到了帐篷前。

    北卡罗来纳从南达科他那里接过李华牧,然后猫着腰走进了帐篷,不多时便走了出来,看来是安置好了。

    “你们两位看来都需要进行修复才行,尤其是南达科他,她的受损度太高了。”兴登堡在一旁提建议道。

    北卡罗来纳倒是在这里犹豫了,毕竟修复是要浪费资源的,现在的自己可是身无分文啊,不过还是南达科他的身体要紧,资源什么的以后可以慢慢还,“南达科他去修复就行了,我就不需要了。”

    兴登堡没有进行劝说,而是喊来一位舰娘,叫她带着南达科他去临时浴室进行修复性的泡澡作业。

    北卡罗来纳一眼看去,原来那个临时浴室就是几个大浴桶,连张帘子都没有。不过考虑到一切都是临时安置的话,其实这里已经算是很好了。

    就在北卡罗来纳看着远处的南达科他脱光衣服,跨进浴桶时,上空到现在还在驾驶着战机的小妖精却是降低了高度,对着北卡罗来纳叽叽喳喳的说着一堆让人听不懂的话。

    虽然人类听不懂,不过舰娘却是天生就能与小妖精自由沟通。

    北卡罗来纳自然是清楚小妖精所说的那些诉求,于是向兴登堡问道:“这里有可供降落的地方吗?”

    “就在这个甲板降落吧,这里的平整度足够了。”兴登堡指了指一旁一些放置于地上的长木板,这些木板显然构成了一个简陋的临时降落跑道。

    将兴登堡所指的地方大声喊给小妖精听后,小妖精便开始一架架的降落到木板跑道上。

    不久,十架战机都降落完毕,不过并没有变成箭矢,而是保持微型战机的模样。小妖精们将战机驶出了跑道,整齐的放在了一起,然后跳下飞机,叽叽喳喳的说起话来。

    这是金色品质的震电战斗机,看来她们还有高级的航母队友,兴登堡稍稍一想就明白了。

    “兴登堡,我们还有四位队友往这边接近过来,麻烦你给巡逻的队员说一声,真是不好意思。”北卡罗来纳向兴登堡说道。

    “嗯,我明白了,我会通知她们把你那四位队友带过来这边的。”兴登堡随后便使用心灵网络告知外出巡逻的队员大概的情况。

    “你能说说她们的人员组成和大概的方位吗?”兴登堡询问道。

    “一共两位战列舰娘,纳尔逊和科罗拉多,还有两位航母舰娘赤城和加贺。可惜的是我们的电报机坏了,收不到她们最新的情报,不过我们在分离时,她们还在现在的东南方向。”北卡罗来纳坦白说道。

    “电报?你们怎么不使用心灵网络?”兴登堡惊讶的说道,不过随后自顾自的解释道,“不过心灵网络的通讯范围没有电磁信号那么广阔,按照你们的实力估计也就只能在五六十公里的范围内通信,这样说的话,她们至少离我们很远啊。”

    “按照我们的撤离的速度和时间,她们应该距离我们两百公里左右。”北卡罗来纳哪里知道什么叫作心灵网络,只得赶紧说道。

    “可惜现在天黑了,只能靠雷达去慢慢搜索了。”兴登堡遗憾的说道。

    北卡罗来纳也是知道在茫茫大海上要找到两个人需要耗费的时间实在太大,不过幸好的是她们是舰娘,行动速度也比北卡罗来纳两人要快速,只要别遇到深海一切好说,所以也坐到一旁静静等待就是了。

    寂静的夜晚其实并不平静,时不时有冲击波扩散到她们这边来,尽管已经是变得很小了,但还是让北卡罗来纳暗暗吃惊,因为这些冲击波是从连海平面上都看不到战火的地方传来的,那么说来产生冲击的核心的爆炸威力都不知道有多么强劲了。

    带着期待与不安,北卡罗来纳来到了海滩上静坐到了天明,而南达科他则是进了提督那个帐篷里面睡觉去了。

    在天微微发亮的时候,一只队伍由南边航行了过来。北卡罗来纳仔细观察发现了,队伍中有着赤城和加贺两位舰娘,唯独不见纳尔逊和科罗拉多,看来不是她们。

    北卡罗来纳就这样坐着看这舰队上岸,上岸后,一位巡洋舰娘带着那队伍里的赤城和加贺向她这边走了过来。

    北卡罗来纳心理出现了一种异样的感觉,于是起身相迎。

    双方走到一起,北卡罗来纳此时通过舰娘间独特的感应感受出这两位航母舰娘就是提督的赤城和加贺。

    看着两位低沉的舰娘,北卡罗来纳也知道肯定发生了一些十分不好的事情,再加上两位战列舰都没有一起出现,顿时察觉到某些东西:“科罗拉多大姐头和纳尔逊怎么呢?”

    赤城闻言,一头凌乱的黑发更是低垂了点。

    “由此到终,只有我们四个人集结到了提督身边,后来遇到深海,我们分成两部分撤离,到现在我们又会合在一起。”加贺见赤城说不出口,于是自己对着北卡罗来纳轻声说道。

    “什么?你在说什么?我问的是她们两个在哪里!”北卡罗来纳冲上去揪起加贺的衣领嚎道。

    “这是她们最后的命令了……”

    手与泪,在寂静圣丽的晨光之中,无声落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