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萨诺亚舰娘领域 第一百二十章 舰娘互助会
    赶回家里的李华牧向海伦娜讲出刚才在商场里遇到的奇怪事。

    “舰娘让人们变得头疼?”海伦娜还真不知道有这种能力啊,不过稍加想象也可以推测出是一种技能或者阿尔法能量的运用。

    “不管怎么样也好,最后没有卷进麻烦中就真的太好了。”那时候李华牧身边只有两位年幼的小舰娘,怎么想都觉得在发生事故时,并不能为李华牧提供太大的帮助。

    相对于海伦娜的庆幸,李华牧则是很是信任两位小家伙:“就算发生什么问题,有小萝和小北宅在我身边也不会出太大的事。”

    年纪虽幼,但毕竟舰娘与人类还是有着千差万别的,至少小萝和小北宅要是放开来战斗的话,要摧毁一栋大厦也就是时间的问题,有这么可靠的帮手在身边,怎么会让李华牧感到害怕。

    而且这可是繁花市啊,东庭洋的核心地区里高手不知几何,要是有人想要闹事恐怕不到几分钟就会被制服在地吧,除非是像上一次来劫囚犯的一群深海领主,才有机会打出繁花市外。

    对于李华牧这种毫不在意的说法,海伦娜可不太认同,不过也没有继续在这种问题上纠缠下去:“那么我现在去煮饭吧,想必你们都饿了。”

    ——————分界线——————

    来到互助会的腓特烈两人则是气愤地和眼前一位坐在办公桌前的舰娘说道:“那只骚金刚明显是站在那几家人的那边!你直接限制她的出行不可以吗?”

    作为现任舰娘互助会驻繁花市分会最高负责人的大和很是头疼的看着腓特烈大帝,她说的问题她也明白不过执行起来却是有着不少的难度。

    “在她还没有做出任何行动之前,难道我可以直接拘禁她吗?这样做的话,只要有心人稍稍煽风点火便会引起下层舰娘的恐慌的。”

    “那么至少可以用外出任务为名把她召集回来吧,这样的事以你的权限应该是可以做得到啊!”腓特烈瞬间便想出了另外一个方法。

    只是大和遗憾地摇了摇头:“之前她才参与为期半年之久的大型守卫任务回来,现在根据互助会的规则,她是有权在两个月里拒绝接受一切任务。”

    “不管是有意而为,还是机缘巧合,现在互助会可是无权把她强制召集回来。”

    听着大和的话,腓特烈大帝很是头疼。

    “就不能用你的特权把她召回来一次吗?毕竟她现在很大几率瞄上了李督察长的外甥啊!”

    “问题是她现在还没有动手吧?那么我就不能够动用任何权限!抓贼要拿赃,这道理你不会不懂吧?单凭你所说的一两句话我就去抓捕一位领主级舰娘,要是我开了这个先头,以后就会有更多的人去滥用权限了。”

    无论腓特烈大帝如何去劝说,大和绝不接受。

    “到时候出了事可别说我没有提醒你,大和!”腓特烈大帝就不明白她现在这种做法有多么偏激。

    “我自会分析判断,腓特烈看来你太累了,还是先回去休息一下。”大和虽然礼貌的送客走人,但也是在最后补了一句,“这件事等你找到足够证据再来吧。”

    面对大和的逐客令,腓特烈也只能是选择接受:“那么我会在到足够证据再来拜访的,打搅了!”

    看着走出去的两人,大和突然说道:“既然来了,别忘了去看一下你的那些姐妹。”

    “谢谢,我明白了。”

    等到两个人关上门以后,大和略微的思考了下,最后还是用起心网联系一位舰娘:“调查一下,互助会里一般经常与金刚接触的舰娘……对,领主级,能使用迷雾场能领域的那一位金刚舰娘。”

    “该任务要注意隐蔽,绝对不要让她们知觉了。”

    那些人想要用我们互助会的舰娘搞出些什么大麻烦啊,这金刚也是的,这么就拉扯上这种事!

    “得梅因,你回去协助兴登堡保护好李华牧,我自己一个人去调查一些东西。”结束探访的腓特烈朝得梅因说道。

    得梅因古怪地看了一眼腓特烈才回答道:“嗯。”

    而此时东庭海战府中,听着兴登堡回报的消息,碧安卡感觉现在情况更为复杂了。

    “怎么又牵涉进来一位领主级舰娘,不单只想对李华牧出手,而且还是互助会的高级舰娘……”

    舰娘互助会可不是些什么红十字会等毫无武力的救助组织,相反,它正是全球规模最大的舰娘机构。可以这样说,约有百分之五十以上的无主舰娘全部都归属于这个组织,其中不乏领主级和战姬级舰娘。

    如果不是这种组织一向较为松散,而且建立目标只是为了给无主舰娘一个可以寄托的组织,再加上一些实力强大的舰娘的支持。恐怕世联府和联合总督府绝对是第一个要解散这种‘可怕’的组织。

    这种庞然大物此时也要参与到这场斗争中吗?还是说只是这位金刚舰娘的个人行为?如果是后者那么情况会好控制很多,如果是前者,碧安卡也想不到为什么这种一向与世无争的组织会参与进这种纠纷中。

    “看来这种事有必要向华梅姐姐说一下。”碧安卡自己是无法看清现在的暗流到底有多少了。

    真是糟糕!怎么感觉哪怕有着一位领主级舰娘和两位战姬级舰娘在身边也是斩不开各种的荆棘蔓藤,这种被束缚的感觉真是十分的让人感到不舒服。

    而且现在恐怕东庭洋的元帅和总督都不能指望上了,说不定他们中有人就像是斐斯卡一样的败类。

    不过在如此紧张的时候,碧安卡却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感觉,那种她可以做得到,可以去按照自己的意志去做的感觉实在是太过奇妙了。

    这是她被冰封了四十年还有一直被疾病缠身的时候所从来没有感受过的,不再是被别人照顾着,而是自己去照顾别人,一种无形的压力,一颗想去行动的心让碧安卡感到了一股冲劲。

    或许我自己,就可以办得到这件事……不!是一定可以的!

    手机被退出了拨号的界面,光亮的屏幕瞬间黑暗。

    既然帮手不足,那么……就去找帮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