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萨诺亚舰娘领域 第壹贰叁章 泽园翼
    昨天罗德尼带领佣兵舰队出去执行新的护送任务去了,而列克星敦则是留在家里面代替目前经常早出晚归的海伦娜照顾家里的两位小孩。

    海伦娜究竟在做些什么啊?李华牧在碧安卡阿姨的历史课上也是苦恼的想着这个问题。

    该不会是认识了一个男人吧?!李华牧身为男人自然而然不可避免会想到这种问题,毕竟海伦娜是漂亮的舰娘啊,说不定有些苍蝇般恶心的肥猪提督在骚扰着她。

    不过,居然连列克星敦都说了海伦娜没有问题,那么自然也是可以放心的吧……

    没错,李华牧作为一个极度害怕牛头人的男人,自然是早就派列克星敦去一探究竟,嗯,以探班的名义。

    啊啊,好烦啊!

    “喂,华牧你有什么重要的东西要想啊,整天发愣的。”周寻风自然是注意到一大早就在那里发呆的李华牧。

    “没什么……就是有些困”李华牧自然是不可能把情况说给外人听的,故意打了个呵欠糊弄过去就好。

    看着李华牧一脸没心没肺的样子,周寻风也没怎么再去想,而是认同的说道:“也是,我们班上已经很久没有发生过被人挑战又或者是挑战别人的事了,现在实在是太无聊了,哪怕是谁搞些事来让我有些题材可以写也好啊。”

    时至十月中下旬,出奇的是,整个十月好像整个四年级都没有发生过什么像跳班作战之类的重要比赛。

    “话说回来,寻风,那个挑战完韩毅兵的人怎么还没有回来学校?”李华牧自然说的就是上次在学生会中说过的那件事。

    他之后当然也看过那场比赛,韩毅兵在再次出动了战列舰娘妙义之后,就被果断地击败了,一场说不上碾压,但是韩毅兵却是再怎么挣扎也只能遗憾落败的比赛。

    而且那一位挑战者,在挑战完韩毅兵之后便以发病的理由一连请了一个星期的假,这让李华牧想找他拿回下学期一班的名额都不知道从哪里找得到。

    这也是一件麻烦事啊!

    “泽园翼他啊?估计今天就会回来吧,大概……”周寻风大约估摸着时间说道,“不过他是有几把刷子的,作为庭东社团的四年级头号打手,实力一早就能够上升到一班,但是却甘愿在二班当个守门员。”

    周寻风突然压低了音量,神神秘秘的说道:“可以这样说吧,一班里有三位庭东社团的人都是托他的福才能上升到一班的。”

    听着周寻风的话后,李华牧略加思索就马上明白了:“你是说,他故意打假赛让部分庭东社团的人升到一班?”

    “没错!就是这个意思。”周寻风对李华牧的思考能力还是比较认同的,“现在一班里有八位庭东社团的人,再加上那位泽园翼故意在二班当守门员,导致现在学生会在四年级这里的话事权没有那么大了。”

    “韩毅兵就是庭东社团认准的打压目标,即使你的实力已经达到一般的标准了,可是我不让你上你就必须被下到二班。所以庭东社团在四年级的威势比起学生会还要高,毕竟学生会一天拔不了泽园翼这根钉子,一天就要被缚手缚脚。”

    听着周寻风的普及,李华牧产生了一个疑问:“既然那个泽园翼实力这么强还玩这种东西,那么一班里应该早就应该大部分都是庭东社团的人吧?”

    “这倒不是你想象的那样,怎么说好……”周寻风卡了一下才继续,“庭东社团虽然表现得很强势,但是却没有太过霸道的表现,除了和学生会一直互相碾压外,基本上不会对其他学生造成太大的麻烦。”

    “而且一班也有着三位学生会的人一直撑住了泽园翼的攻势,所以现在庭东社团也不会出现完全霸占四年级的现象,不过学生会处于较弱势的一方是明眼人可以看到的。”

    周寻风饶有兴致的继续说道:“现在四年级这个死样可是让六年级的学生会会长十分头疼啊,毕竟要是这种趋势继续下去,学生会在学生中的地位就会越来越低了,到最后恐怕只能是拿着学校给予的丁点权力维持自身吧。”

    “不管这么多了,我怎么也要把这个泽园翼打败拿回一班的席位才行。”李华牧却是十分的头疼。

    想来想去,对一班里剩下的三位学生会成员挑战?还是说对庭东社团的人挑战?李华牧还是无法向熟人下手啊,毕竟之前他们可没有向自己做过什么不好的事。而且向老人下手不如向“新人”下手的这个道理,李华牧也是懂的。

    时间一晃又到了下午。

    “喂,啊牧!泽园翼他回来咯!”周寻风冲着刚睡完午觉的李华牧说道。

    “谁啊……”

    “那个把韩毅兵打败的人啊!”

    “在哪里?”

    一轮兜转,李华牧在周寻风的陪同下终于找到了泽园翼。

    “什么辣鸡分班上课制度啊!找个人都这么麻烦!”两人此时都走了好几个地方了。

    两人对面群聚着一群人,看来是有着什么样的东西让一群人都在这里围观着。

    “让让!让让!有事找人啊!”

    两人好不容易挤到一个比较高的地方,终于是看清楚了众人围观的是什么了。

    李华牧一眼看去便马上认出了与韩毅兵战斗过的泽园翼,此时的泽园翼正在和人对抗着兵棋推演。

    这一套舰娘兵棋推演是比较简单的,所以就连李华牧这种入学不久的人也能一眼就看明白到底是怎么样的操作。

    色子的点数是兵棋推演中极其重要的一环,因为兵棋推演不像是其他棋子游戏,一旦被吃掉一子就永远失去一子,点数是一种造成多少百分比伤害的代表,这种规则的应用使得战斗在一定程度上更显得真实。

    场上两人的推演使得李华牧和周寻风也忘记一开始前来的目的,转而是极为专心的观察起盘中的小战场发展趋势。

    “泽园翼赢了。”周寻风看着看着说出了自己的感觉。

    然后再经过五个回合后,对手主动认输示意着泽园翼的胜利与周寻风的正确判断。

    李华牧碰巧透过这场兵棋推演获知了泽园翼在战术方面绝对是比自己要高几年的水平,不过李华牧可不会因此而退缩啊,毕竟战场讯息万变可不同于兵棋,而且在舰娘方面李华牧自信自己的舰娘不会比别人的差。

    两人走到了还在端坐的泽园翼身前,李华牧多迈了一步然后对着泽园翼认真的说道:“泽园翼同学,我的名字是李华牧,我想和你打一场跳班作战。”

    泽园翼看向了认真的李华牧,随后呵呵笑道。

    “李华牧……那位因为失误被韩毅兵击败的人吗?有点意思,反正最近也没有什么搞头,就和你打一场吧。”

    “但是你可能会输哦!”

    泽园翼的轻佻话语让李华牧是怒火了起来,不过这种程度的话又能够怎么样?

    “既然泽园同学接受了我的挑战,那么我会挑一个时间向教务处申请的。”

    不过既然都要打起来了,李华牧自然也会放‘狠’话:“在我的主力回来前,可不要被别人给下了啊!”

    “有意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