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萨诺亚舰娘领域 第一百二十六章 烦躁的心
    随着场中泽园翼的最后一位舰娘的倒下,预示着比赛的结束。

    然而李华牧却不是这样认为,由始到终泽园翼的那两位巡洋舰娘就是打着送死的态度来打这场比赛的。没错,比赛只进行了短短的四分钟,除开双方使用两分钟来航行外,只用了短短的两分钟便分出了胜负。

    那两位巡洋舰娘就这样直直的冲锋,那种一往无前的样子可真不算得上是理智,而且泽园翼也一直没再派舰娘下场的准备。

    总结来说,就是泽园翼在故意输给李华牧,但是这种方式不得不说是极其糟糕的演技。

    “额……泽园翼同学选择投降,这场比赛的胜者为李华牧同学。”连主持人也是被这种随意至极的方式给愣住了。

    要知道之前泽园翼和韩毅兵的战斗可是动用了七名的巡洋舰娘!

    泽园翼这家伙!观众席上的韩毅兵自然是将整场比赛都完完整整的全收眼底。

    不说被针对的韩毅兵,就连作为胜者的李华牧也感到略微的不爽。

    这个泽园翼到底是看不起我,所以随意输给我,还是觉得自己赢面小所以才选择尽快输给我啊!

    不过毕竟胜利是件好事,李华牧也没有傻到去跟裁判说什么“那个泽园翼故意放水,我要重赛”这种鸟蛋疼的事。

    “提督……”回到休息室的罗德尼也不知道该对这种比赛说什么好了,原本想好好表现一下的,但是因为对面的故意送胜的举动而让罗德尼有些挂不住脸,毕竟这个时候真的是谁上谁都能赢得节奏了。

    “这场比赛看来是对面故意让我们赢的,尽管不知道原因,但是我们也没有必要去继续想这事了,现在好好回家休息一下吧。”李华牧向参赛的五位舰娘鼓励道。

    而在竞技场的出口处,庭东的干部喊住了带着两位舰娘离场的泽园翼:“会长有事找你,你现在马上过去一趟。”

    “有什么事?”泽园翼向干部问道,毕竟会长不直接用手机联络他,而是叫干部来通知,这可是十分罕有的事。

    “不知道。”

    是有关李华牧的事吗?泽园翼想到会长的算盘后便眯了眯眼。

    跟着干部来到一个小凉亭,泽园翼让两位舰娘先自个回去,便一屁股的坐到石板凳上,向一边正在吃着雪糕的庭东会长问到:“会长为什么不直接打我手机来找我,居然让一位干部亲自来通知我,这真是不得了。”

    “只是顺便让同时在竞技场看比赛的人来通知你罢了,你要知道比赛期间我可联系不上你。”会长拿着木条勺子一边喊着一口雪糕一边说道。

    “那么有什么要事吗?”

    会长把木条插进雪糕杯中,看着泽园翼说道:“你已经输给了李华牧了吧,那么你去跟他说这就作为庭东社团给他的见面礼,顺便邀请他来庭东的社团室和大家见见面,记得态度要好点。”

    “哦哦,原来会长看中了他是吧?难怪要让我故意输给他了。”泽园翼装作恍然大悟的说道。

    面对泽园翼的暗地嘲讽,庭东会长才没有那么容易受激,而且泽园翼这随意无礼的态度也是在庭东社团和四年级里出了名的。

    “反正你都要回到二班的,不然怎么能够抑制那些想爬回一班的学生会会员。”庭东会长笑着说道:“要是想不让学生会再次站在我们的头上作威作福,这种程度的牺牲是必须的。”

    呵呵,是你想尽早取代学生会的地位吧,北桥小次郎你的心太大了。泽园翼在心中嘲笑着现任庭东会长,要不是现在他在会中的福利还不错,他怎么可能心甘情愿的留在二班。

    不管其他人有着什么样的如意算盘,不过李华牧都不会知道就是了。

    但是对于海伦娜每晚的异常行动,李华牧则是十分的担心起来了,毕竟海伦娜也是他名义上的婚舰,嗯,前世游戏上的婚舰。

    “列克星敦,海伦娜又出去了吗!?”李华牧就觉得真的不对劲,怎么可能海伦娜每晚都要出去进行夜战训练,而且还是连出几晚的节奏。

    为此他已经向那所舰娘培训学校进行过咨询了,结果却是没有!是的!最近没有任何的夜战训练课程!

    该不会?!该不会!?是那种夜战吧!!!

    想到偏激处的李华牧真的已经想不到除此以外的任何东西了,作为一个男人,额,或许现在还只是一名男生……无论如何绿帽这种事都是不能允许的!

    所以李华牧此时很是气愤的把罗德尼和列克星敦召唤来自己的身边询问道:“你们俩最近觉得海伦娜有什么异常的行动吗?”

    “居然比赛完回家不久就又出去了,实在是太奇怪了吧?!明明她说过今天已经请了假的!”

    看着好像十分愤怒的李华牧,罗德尼和列克星敦不得不认真起来:“其实,海伦娜真的是有事要做。”

    两位舰娘的回答显然让李华牧十分的不满意,所以他一字一句的重重说道:“你们别骗我了,培训学校那边已经说过了,没!有!夜!战!课!程!”

    “没有夜战课程!那么海伦娜是出去搞什么了啊!”李华牧看着两位舰娘恼火的说道:“如果真的是有什么重要事就别瞒着我!如果没有……”

    “如果没有的话……那就陪我去找海伦娜问个清楚!”

    李华牧的火气显然已经很高了,列克星敦和罗德尼在这两个月来还从来没有看到过提督发这种火气,平时哪怕小萝她们搞破坏也只是认认真真的教育一番而已,哪像是现在这种急红眼的状况啊。

    两人相视一下,均是叹了口气,最后由罗德尼代为说道:“其实海伦娜现在正在接受腓特烈大帝小姐的训练。”、

    “什么训练?还有腓特烈大帝是……”李华牧急忙问道。

    “提督你忘了吗?腓特烈大帝就是当时和我们住在一起的那位领主级舰娘啊!”列克星敦马上在一边提醒道。

    “腓特烈……是那位状告斐斯卡的领主级舰娘?!”李华牧终于是回想起了当初一群领主级战列舰娘中的一位,那个时候她是在地下室里负责看管四位深海领主的十多位领主级舰娘中的一员。

    “没错,海伦娜现今就是在那位舰娘的手下接受着训练,而且不久之后我们也会去接受训练的。”列克星敦用清晰动人的声音将字语分毫不差的传达给了李华牧,可李华牧却是一句也听不懂。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李华牧被手下所信任着的舰娘隐瞒着事实,哪怕是为了他好的事,也是让李华牧心中隐隐有些痛楚。

    “或许让碧安卡阿姨和提督你说明比较好,毕竟我们也是在碧安卡阿姨的指引下才参与训练的。”罗德尼有些害怕不敢直视提督,略微低头的说道。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怎么连碧安卡也拉扯进来了!

    “提督,这句话你已经重复了两次了。”

    突然加入的声音让李华牧急忙回头,原来是小宅。“小宅你怎么出来了?!”

    “还不是因为小萝害怕了啊,所以让我出来看看的。”

    小萝?李华牧下意识地往房间望去,确实发现小萝躲在门后悄悄的深处小脑袋,是怕不怕的看着李华牧。

    莫非我让小萝感到害怕了!李华牧此时瞬间被内疚充满了心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