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萨诺亚舰娘领域 第一百四十五章 黄雀
    看来萨诺亚还是有着王牌机队出产的,看着那队在机身上印有金色冠冕印记的飞龙轰炸机中队,列克星敦默默想到。

    “请各位尽快完成补给工作!”翔鹤在一边回收战机时就开始提醒要为战机进行补给工作了。

    要知道等阶越高的战机补给所要花费的时间越长,而缺少空中火力的舰队,对深海领主的攻击力则是大大减少了,毕竟没有了这些战机的骚扰,深海领主可以更加集中精力到炮击战中,这样一来己方的炮火命中率是瞬间下滑了整整一个档次。

    “减少炮火输出,保持一定频率的攻击即可!”领头的战列舰娘也明白这样一直狂暴的攻击下去是能对深海领主造成不错的伤害,但是己方的炮管还是需要冷却的。

    这可不会因为自己是舰娘而有什么游戏里的无限制输出,只要达到一个输出限度,哪怕你的弹药再好,炮管也是会炸膛的!

    航母在补给,战列舰也要休养炮管,此时的战场进入了僵持的阶段。

    寥寥无几的炮弹只是提醒着深海领主在她的后方还有着一支舰队在追逐着她,而根本无法对她造成什么伤害。

    十多分钟过去了,遥遥吊在尾后的航母分队总于是有所动静了。

    “将全部鱼雷机和轰炸机起飞,我们要再进行一轮饱和攻击。”翔鹤前进在队伍的前头说道。

    按照分队旗舰的指令,诸位航母是开始了快速的起飞战机。

    而就在战机进行着紧锣密鼓的起飞工作时,翔鹤则是和领队的战列舰娘在心灵网络中说道:“乔治五世,你认为这位深海领主的受伤程度如何?你是战列舰娘对战列和战巡应该比较熟悉吧。”

    “不好判断。”乔治五世皱了皱眉头,至少她可没有看出这位到现在还活奔乱跳的深海领主在之前的一波总攻击中受了什么大的伤。

    “她现在至少还有着相当程度的阿尔法能量储备在身上,不然也不会架着场能领域和我们三位领主级舰娘抗衡那么久。

    听到乔治五世的分析,翔鹤则是有了自己的打算:“那么要不要改变一下战斗方式,我们航母尽量先将她打进进水的状态,毕竟她现在这么高的行动力却是不利于你们战列舰攻击。”

    “嗯,我们战列舰就先营造点压力给她吧。”

    于是乎战火又慢慢地开始熊熊燃烧起来。

    深海领主作为被追逐的一方是很能明显的感受到从后方射击过来的炮弹开始变多了。

    “啧!又要开始攻击了嘛?可惜安给我的这个垃圾任务实在是让我受不了啊。”深海领主愤愤不平的抱怨道,要不是莫名其妙的命令,她现在又怎么会陷入这种境地中。

    “再不来,我就要被耗死了!”

    “你说谁呢?”一道通信突然时传入了深海领主的心网之中。

    “你还不来救我!”

    战机已经准备妥当,翔鹤让它们全部升到一定高度再重新搭建攻击编队。

    “这次的攻击主要是以轰炸机为诱饵,吸引深海领主的防空火力,然后使用鱼雷机攻击深海,让她进入进水状态,拖慢她的航速。”翔鹤言简意赅地归纳出这次攻击的目的,让后就右手一举,示意各单位准备。

    “开始吧,翔鹤,我们这里准备好了!”

    在接到乔治五世的回复后,翔鹤果断挥下右手,同时喊道:“轰炸机攻击!”

    这次是轰炸机优先攻击,列克星敦可是当仁不让的马上示意自己所有的轰炸机进行俯冲轰炸。

    然而,哪怕列克星敦这次的反应已经是很快了,可是其他舰娘的战机还是比她的要快一步投下炸弹。

    果然还是速度的问题吗?列克星敦可是十分苦恼的看着自己的战机被逐渐超越。

    不过或许速度慢有速度慢的好处,起码深海领主一开始的防空目标就不是相对慢腾腾的战机,而是即将到达面前的轰炸机。

    又是同样熟悉的火刺猬火力网,一瞬间使得先头攻击的轰炸机队伍损失惨重。

    看着如同鸡蛋碰石头般的战机队伍,翔鹤喃喃自语道:“有着实体化的因菲尼提立场保护也不行吗?”

    在离第一波轰炸后的二十多秒,列克星敦的战机才姗姗来迟,在强力的火力网面前,无论是b25还是身为王牌机队的sbd中队都只能在扔下伤害微薄的炸弹后,惨淡地回升到高空,然后飞回列克星敦。

    在投弹的短短十秒里,列克星敦的战机队伍损失便达到十二架之多,其中有十架都是b25轰炸机,看来大体型为它带来的不只是轰炸威力的增加,还有被弹面积。

    不过轰炸机的损失也是为较远处的鱼雷机带来了攻击的绝佳机会,多达四十架鱼雷机的攻击,让深海领主也不得不重视起来。

    鱼雷机在各自舰娘的指挥下采用交叉投雷的方式,成功的让深海领主进入了一个狭窄的躲闪区域,见此乔治五世又怎么能错过这次的机会,早早准备好的战列舰娘们一起发出了属于战列舰的战斗咆哮。

    像是流星雨又像是烟花,总之青蓝的天空中划过了数目繁多的火色轨迹,迎向了正在专心躲闪鱼雷而无暇兼顾左右的深海领主。

    炫烈的爆炸覆盖了深海领主身在的海面。

    然后仿佛感知到什么什么那样,乔治五世的美丽脸孔上悄然漏出了微笑。

    “终于击穿了……我还以为你这个乌龟壳还要再打多几轮。”

    水汽散去,深海领主脸色阴沉的站在那里的海面上,破损的衣物无声地诉说着刚才她是承受着何等猛烈的打击。

    “不逃了吗?也好就让我来击败你吧。”乔治五世穿戴起白色的手套从战列编队里走了出来。

    “你们肯定是以为我死定了吧,居然敢和我单挑,看来是自以为赢定了啊……”

    深海领主冷然的语声传入到前线的舰娘耳里。

    “不过好戏才要刚刚开始呢……哈哈!”

    “疯子……”乔治五世像是看白痴那样看着深海领主,然后抬起了舰装上的十口炮管。

    “乔治五世!有敌机向这边突进过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