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萨诺亚舰娘领域 花落花开·最后一课
    嘀嗒,嘀嗒……

    高跟鞋所走过的声音回荡在白色的走廊上。

    周围皆是伤员和医护人员,但此时所有人都说不出话来。

    那道一直只能在电视上看见的人影,如今正在走廊上徐徐前进着。

    “李督察长……请走这边。”作为带路人的小护士都紧张得快要说不出话来了。

    刚才她还在前台为其他人提供咨询服务,结果却看到这么一个大人物过来,顿时是手忙脚乱了起来。

    幸好护士长刚好路过,在督察长的授意下,便是让她带路。

    在三楼的一个最里面的病房,小护士停下了脚步,转身向身后跟着的李华梅众人说道:“就是这一间病房了,李督察长你要找的病人就在里面。”

    “嗯,谢谢你了,不然这么乱的情况下,想找到一个人可不容易,你先去忙吧。”李华梅向这位紧张的小护士轻言道。

    “是……是的!有事情请按床头的呼叫铃,我们会马上赶来的!我就先走了!”

    小护士颤颤巍巍地走掉了,李华梅则向身边的四位舰娘说道:“我想单独和老师谈谈,你们留在门口等我。”

    “好的。”

    青龙四人随即分成两人一边的守在病房门口。

    李华梅推开病房的门口,进来后又轻轻关上。

    病房里,三张床位,其中靠门边的两张都被帘布所遮拦,逐个掀开查看,均是熟睡中的伤员。

    心网波动的触感微动,李华梅下意识的看了一下挂在床位的病人名牌。

    在床的均是提督。

    有点痛恨自己今天穿了小高跟鞋过来,感觉有点吵着病人了。

    轻轻踏着步伐的她旋即走向第三张床位,在那里正传来“唏唏”的声音。

    早晨的阳光有点灿烂,驱散了点点寒意,。

    李华梅走到那阳光明媚之处,看到了躺在病床上的老妇人,还有正在床边削苹果的女孩。

    两个点滴瓶内的药液在交叉接头那混合到一起,流经那透明反蓝的输液线,一丝丝地流入老妇人那垂老微微的暗黄色手臂上。

    那女孩注意到了李华梅的到来,下意识的抬头,下一秒却是惊呆了。

    “李……华梅阁下……不,督察长!”

    “你好。”

    长久以来已经习惯了人们的大惊小怪与紧张,李华梅淡然的微笑看向女孩。

    女孩连忙放下小刀和苹果,站起来向李华梅恭敬问道:“请问李督察长有什么事吗?”

    “我是来探望林老师的。”李华梅转望向躺在病床上的老妇人。

    “林老师……你是说我的曾姑奶奶?”女孩惊讶的说道。

    既在看护老师,又是老师的亲属,那么李华梅于情于理也该问问这位女孩:“林老师是你的曾姑奶奶,那你是?”

    “我叫做林芝,是曾姑奶奶,也就是曾爷爷的曾孙……”

    察觉到自己口误的林芝话语轧然而止,脸色羞红。

    “我知道了,你是林老师的弟弟的曾孙女吧。”

    李华梅微笑,为这位可爱的女孩解围道。

    林芝是不住得点头应着,看来她刚才就是想表达这种意思。

    “小芝。”

    虚弱的老夫人声音从床头处传来。

    林芝马上便是转头回望,曾姑奶奶说道:“奶奶你醒了?李华梅李督察长来找你了。”

    “我知道了……小芝我想和督察长单独聊聊,你先出去吧。”

    老妇人睁开有点浑浊的双目,扭转看向林芝,说道。

    “我……明白了。”林芝在两人之间看了一眼后,自觉往病房外面走去。

    轻轻关上房门。

    林芝转身看到站在病房一侧护卫着的青龙和朱雀,她定视了青龙的耳垂一两秒后,才继续转身走出这条走廊。

    在渐行渐远的林芝背后,青龙悄然睁开了双眼,看了看林芝,又是淡然地闭上了眼睛。

    ……

    林芝走出病房,李华梅则是瞬间将心网波动覆盖着整个病房。

    “这么小心啊……”

    林老妇人凭借着日益趋弱的心网波动,也能够感受到近在咫尺的李华梅的举动。

    “时局变得危险了,老师。”

    说完,李华梅轻轻坐在林芝刚才所坐的位置上。

    “呵呵,扶我起来吧,躺着不方便说话。”

    在林老妇人的要求下,李华梅起身帮助虚弱的她坐于床头,才又坐回椅子上。

    长达数分钟的无言,林老妇人才将呆滞的目光从美丽的蓝天扭转回李华梅那好似未曾改变过的俏丽脸庞上。

    “你的脸还是像以前一样呢,好像一点也没有老过,不过……很累吧。”

    “啊,是啊,我以前也是以为退役了就能够变轻松一点,结果好像没有什么改变。”李华梅笑道。

    “这个世界也没有什么改变,还是和深海打来打去,就像一百多年前一样。”老夫人重新回望天空,轻轻说道。

    “老实说我厌倦了,在七十多年前就厌倦了。”

    李华梅收起了笑容,默然没有说话,静听着老妇人的自言自语。

    “所以我退役了,把舰队交给了自己的弟弟,回来教书。”

    “我想起来了……你入学的那一天天空很蓝,比现在的天空还要蓝,还要澄澈。”

    “我尤其记得你在十四岁的时候在大海失踪了一年后才自己找到路回来,这真的是太惊人,一个小女孩和一位舰娘居然能够在这片残酷的大海上存活一年并且找到回家的路。”

    “回来之后,孤儿出身的你连续击败了那些自以为是的世家子弟,成功踏进了最强的那批学生的行列,并且还创办了一个协会……”

    “你和她是那个年代最闪耀的两颗新星,不过后来我在报纸上得知了她逝去的消息……”

    “够了。”

    冷声出鞘,如刀砍断骄阳暖意,在室内泛起片片冰冷。

    而随后这把刀又瞬间收了回去,李华梅平复音调,道:“对不起,我失态了,老师请继续。”

    林老妇人的目光由始到终,哪怕横刀于颈项、震声于耳边也未曾回归,一直看着那窗外的蓝天。

    她道:“你的心,太多纠结,果然年纪大了估计也就增多了吗?”

    “我……不知道。”李华梅放松了气势,静心定神道。

    一位高位者,在这个扣心自问的问题下,却是如同儿童一般无助。

    “不知道也没有所谓,这是你自己内心的选择,也是执念罢了,不过姑且再听我这将死之人的几句话吧。”

    坦言将死,林老妇人的眼中却没有一丝畏惧,反倒神色清澈了数分。

    李华梅动容,道:“应该还有办法的,目前人类最长的寿命已经到了一百五十多岁,老师你才一百二十多岁……”

    “人的一生岂能用活了多少年来衡量!”

    厉声掷言,其力透心。

    “我虽然变老了,但是我的心更强了,或者谁也不能够从你那不老的青春容颜中发现你的疲劳,谁也不能在你那威严的气势下发现你那脆弱的心结,但是我可以读得出,可以用心网波动读得出……”

    “你的迷惘,和那……。”

    老妇人没有说下去,没能够说出那份情感,转而道。

    “你好想挣脱束缚你自身的囚笼,但是你却没有迈出那一步,我不知道那到底是什么,但是我可以感应得到。”

    两人又陷入了沉默,李华梅睁开眼睛。

    同样望向了那片蓝天,轻声说道:“我……不知道……该怎么做……”

    没有回答李华梅,林老妇人仿佛沉溺在自己的世界中。

    那片记忆中的世界。

    继续说道:“我也很厌倦又长又臭的说教,但是我现在只能够用这种方式指引你了。”

    默然后,嘴巴又开启了。

    “直到那天,深海入侵的那天,当我再次迈动僵硬的双腿行动于繁花市内,和深海做对抗,我才发现……”

    “原来我还是喜欢当提督,当初不过是因为一时的心灰意冷而离开了我的舰娘的身边……我果然是不够资格当一位提督……”

    “但你不同,华梅,你现在还有改变的力量,不要变成我这个样子……你是我最喜欢的学生,所以我想在死前把我的一切东西都传授给你,包括这份应该带往彼岸的悔意。”

    “原谅我这份想把你变得更完美的罔想吧,华梅……”

    林老妇人那清澈的目光从蓝天中回转,落到李华梅那寂然的脸孔上,又转向她身后的帘布。

    “看来和我同室的人快醒了……你走吧,已经在我这个老太婆身上浪费太多时间了……”

    “这次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了,李华梅,你要把你自己未走完的路继续走下去,一定要坚强地走下去……”找本站请搜索“6毛小说网”或输入:.6mao.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