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那些日子已在别处〕〔太有钱了怎么办〕〔特战尖兵〕〔至尊女婿〕〔最强神壕〕〔我们的电影时代〕〔美女的极品锦衣卫〕〔最强大神在隔壁〕〔超级特战兵王〕〔笔下的另一个世界〕〔生活系游戏〕〔点歪你的技能树〕〔我只想享受人生〕〔重生九零之玉兰花〕〔奇迹的召唤师〕〔四洲传奇〕〔家有王妃初长成〕〔有妖气客栈〕〔狂妻来袭:九爷,〕〔重生奋斗俏甜妻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前任遍仙界 56.056
    “不是疯了, 是野心太大。”自古外戚干政都是大忌,大周是卓家的江山, 不是郑家的,两朝皇后还不够,卓煜真不知道郑家的胃口是有多大。

    叶琉皱了皱眉, 他打小就不喜欢皇后,仗着是太后侄女, 连皇子都看不上:“那现在该如何是好?定国公真的……”救了假皇帝的是谁不好, 偏偏是定国公世子,难道定国公倒向了郑家不成?

    “正是因为这样,我才觉得定国公可能并不知情。”一路上, 卓煜反复琢磨过这件事,定国公是三朝元老, 生性谨慎, 在他和废太子的斗争中都没有明确站过队,怎么会那么大意,在这样要紧的事情上派自己的儿子蹚浑水呢?

    他更倾向于是郑家为了避嫌,特意让定国公世子救了人, 好堵住其他几位重臣的猜忌之心。

    至于张阁老和王尚书, 只要二皇子名正言顺继位, 他们亦无话好说。卓煜猜测这正是郑家大费周章要让二皇子名正言顺上位的理由, 毕竟两位文臣治国有方, 新皇登基后仍需辅佐。

    如此看来,好像情况还算乐观。但是,在谋反这种事情上,一向都是谁有兵权谁说话。

    郑老将军郑权号称掌三十万大军,但那是战争时期,除去征夫与流民,非战时只有约二十万,还是分散在各州的驻兵,绝不可能无故调动,再加上粮草与兵器,能够真正被调动的,最多只有七千,大部分还必须驻扎在外,不能进城。

    叶琉能从许州调五千兵马,因此起决定性作用的就是在京城的三千禁军。禁军隶属帝王,其统领崔鹤也是卓煜最信任的人之一,可现在添了一个假皇帝和修士的变数,情形如何还很难说。

    卓煜沉吟道:“郑家在军中经营多年,仅凭许州的兵力,恐怕没那么容易,得做两手准备——我回京,分别见一见定国公和崔统领。”

    “您是想从魏州调兵?”叶琉马上领会了他的意思。魏州比许州离京城远一些,驻守的总兵是定国公的嫡系,为了镇守北方,魏州驻兵三万,至少能调八千人过来。

    卓煜平静道:“只是以防万一,魏州毕竟太远了。”军队中除了少部分骑兵,大多数都是步兵,而从魏州到京城,至少要大半个月,前提还是他回到京城,定国公也不曾叛变。

    叶琉道:“如果是这样的话,陛下恐怕得先回京城。”

    卓煜无奈极了:“只能这样了。”郑家费心费力找来一个假皇帝,除却想让二皇子名正言顺继位之外,恐怕更重要的目的是牵制他的亲信。

    失去大臣、亲信、护卫以及皇位的帝王,就只是一个普通人,要不是恰好遇见了殷渺渺,他孤身一人,恐怕都不到了许州。

    “我必须亲自护送您回去。”叶琉明白现况,不敢大意,“陛下打算什么时候动身?”

    “你需要多少时间?”

    “今晚就能办妥。”

    卓煜道:“那就明天走。”他想及法明的悲剧,又道,“我们在城外会合。”

    叶琉没有异议:“臣明白了,只是陛下,那位……”他努了努嘴,“能信任吗?”

    卓煜露出一丝笑意:“不是她,我早就死了。”

    “国师的事我也听闻了不少。”叶琉仍旧心怀忧虑,“要是都是真的,她真的能对付得了吗?”

    “不知道,但只能是她。”卓煜曾和殷渺渺说起过现在的形势,她的想法与在京城的归尘子不谋而合——修士,只能由修士对付。

    他们牵制彼此,因而凡人的事,也只能他们自己解决。

    叶琉叹气:“原来世界上真的有神仙法术吗?真想见见。”

    “想见什么?”殷渺渺提了一壶热水进来,“想看法术?”

    叶琉看她巧笑倩兮,并无架子,就道:“是,我从未见过。”

    殷渺渺摊开手心:“看。”

    一小簇火苗从她雪白的掌心里燃起,散发着暖洋洋的光芒,她收拢五指,那簇火苗就被熄灭,不曾在她手里留下丝毫痕迹。

    这是殷渺渺最近复习的成果,一套记在笔记里用以攻击的御火之术。

    从未见过世面的土包子叶琉被震惊了。

    卓煜轻咳一声:“叶琉,你该回去了。”

    “噢,是。”叶琉回过神来,正色道,“陛下万事小心。”

    卓煜微微颔首。

    叶琉和来时一样,没有惊动任何人离开了。

    殷渺渺倒了两杯热水,随口问:“商量好了?”

    卓煜言简意赅:“明天启程回京。”

    殷渺渺道:“好,那休息吧。”说完,走进里屋,占了床睡觉。

    卓煜:“……”明明一开始挺照顾他的,现在好了,丢给他一个法术确保他不会受冻生病,就心安理得地自己睡床让他睡榻了。

    要不是看在她是方外之人的份上,君臣……算了,是个姑娘家,又受了伤,让给她也是应该的。卓煜想着,千辛万苦给自己铺好了床,回身一看,她居然连被子都不盖就睡了。

    天寒地冻的,也不怕着了凉。他没奈何地叹了口气,走过去替她轻轻盖上了被子。

    次日,他起得很早,阳光刚刚照进屋里。

    火盆还有些炭火没有烧尽,他把水壶架在上头,待水热了就简单梳洗一番。殷渺渺慢悠悠地踱着步子出来:“你终于会拧毛巾了?”

    话音未落,卓煜就被她突然发出的声音惊得手一松,拧了一半的毛巾噗通一声掉回了水盆里,水花溅了他一脸。

    殷渺渺忍俊不禁,“噗嗤”一下笑场了。

    卓煜脸色不太好看,作为皇帝,不会穿衣洗漱又怎样,有什么好笑的?

    “你看看你。”殷渺渺走到他面前,伸手替他拭去脸颊上的水渍,“一点玩笑都开不起啊?”

    她柔软的手指触碰到他的肌肤,他下意识地低下头:“我……”

    刚张了张口,殷渺渺若无其事地收回手,拧干毛巾递给他:“好了,不生气了。”

    每次都是这样……卓煜咽回了剩下的字眼,沉默地接过毛巾擦了擦脸,淡淡道:“出发吧。”

    他们在平安城待了不到一天就要离开。只不过来时是两个人,去时却有一行人,除了叶琉本人,他还带了几个心腹以防不测。

    有了他们,卓煜终于能告别驾车的悲惨日子,享受到在车厢里休息的待遇。

    同样有这待遇的还有殷渺渺,叶琉本来带了两辆马车,可被卓煜以拖累速度为由拒绝了一辆,屈尊降贵和殷渺渺挤在一起。

    叶琉想想,觉得这样更安全,也就没有发表异议。

    换了强壮的军马拉车,行进的速度加快不少。

    然而,卓煜很担忧当下的形势似的,沉默得过分。殷渺渺不理他,支着头打瞌睡——几天下来,她证实了笔记中的说法,睡眠真的对恢复神魂有帮助,最明显的一点就是现在她试着从储物袋里拿东西就没有最开始那么头疼了。

    因此,现在只要有空,她宁可不修炼也要睡觉。尤其是现在马车里晃悠悠的,减震能力又不好,震得骨头松,恰适合打盹。

    半梦半醒间,她听到了一阵铃铛声,轻轻脆脆,似有若无,可当她用心去捕捉方向时,又什么都听不到了。

    真是奇怪,是错觉吗?殷渺渺睁开眼,问卓煜:“你听见铃声了吗?”

    卓煜一怔,侧耳细听:“没有。”

    “那可能是我听错了。”

    被打了岔,殷渺渺睡意也没了,干脆盘膝修炼起来。

    闭上眼,沉下心,她就“看见”了许多飘荡在空中的亮点,白为金,青为木,黑为水,赤为火,黄为土。不必她费心招呼,只是吸了口气,赤色的光点便自然地朝她聚拢而来,穿进她胸膛,聚集在她跳动的心脏间,渐渐汇聚成了鲜红的暖流。

    她觉得心口微微发热,紧接着,暖流自心脏而下,顺着经脉流向丹田,如此一圈,就是一个小周天。而后,灵气自丹田而起,流遍全身,大约一个时辰后,重新汇聚到丹田,一个大周天也就结束了。

    她打坐的时候,卓煜就目不转睛地看着她,脑海中盘旋着诸多念头,可细细追忆,又好像什么都没有想。

    一眨眼,殷渺渺就走完了几个大周天,睁开眼望向身边的人:“你今天是怎么了?”

    卓煜沉默了一刻,说道:“我在想,你和归尘子之战,会有多少胜算。”

    “难说。”殷渺渺据实相告,“我虽然境界比他高,但伤得很重,不知道能恢复多少。”

    卓煜点了点头,突然道:“归尘子不能亲自对我动手,那你呢?”

    殷渺渺十分意外:“这话是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是,”他缓缓道,“如果我有不测,你立时离开,不要久留,然后,为我杀了皇后、郑威和郑权,可以吗?”

    京中局势难测,或许威远侯早已被归尘子蛊惑掌控,待他一露面就会被杀死,又或许威远侯没有,但他们擒拿反贼失败,归尘子不能对他动手,不代表不能对威远侯下手……增添了修士的变数后,他已然无法预料前途,必须做最坏的打算。

    二子年幼,一旦继位,皇后定然把持朝政,以郑月的气量与能耐,先人打下的江山怕是要毁于一旦。可要是郑家人死去就不同了,哪怕新帝流着郑家的血,只要有忠臣良将辅佐,依旧能延续大周的国祚。

    “大周立国才六十余年,四十年前,六州叛乱,死伤无数,二十年前,连年大旱,流民四起,待我登基,又经历了罕见的水灾……”卓煜低低道,“郑权穷兵黩武,一心想在有生之年收复前朝割让的三洲,青史留名,可国库空虚,百姓都没太平几年,怎么经得起折腾。”

    殷渺渺静静听着。

    卓煜又道:“先帝离世前曾对我说,要休养生息,轻徭薄税,至少二十年后,才能考虑收复失地,可郑权等不及了。”

    郑权是皇后生父,亦是过世的郑太后的兄长,今年已是古稀之年,就算身体强壮,又能坚持几年?想要在去世前发动战争,必定会将这个国家拖进万劫不复之地。

    “渺渺,如果我死了,无论如何都要杀了他们。”卓煜凝视着她,“我没有什么能够打动你的,只能请求你。”

    殷渺渺微笑了起来:“不,我不答应。”在他再度开口之前,又道,“但我无论如何都会保护你。”

    “万一……”

    “没有万一。”

    好在卓煜飞快冷静了下来:“姑娘可真爱说笑。”要说他不爱美色,那是自欺欺人,但美人易得,贤士难求,只要能平定叛乱,多少美人都有。不过,如果她认为自己是值得辅佐的明君,自愿留下,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笑傲之问道巅峰〕〔巨星从创造营开始〕〔我来自缪星〕〔撞生缘〕〔六宫凤华〕〔诸天最强大BOSS〕〔艾泽拉斯冰王子〕〔明朝败家子〕〔头牌经纪人:你老〕〔萌宝驾到:爹地投〕〔超级巨星之头条女〕〔洪荒之六道真人〕〔开局富可敌国〕〔血精灵崛起〕〔头条星闻:总裁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