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暮七月〕〔男神宠妻日常2〕〔奥术起源〕〔绿茵天骄〕〔史上最难开启系统〕〔这个修士真的不一〕〔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流浪之城〕〔最强吞噬升级〕〔超品大亨〕〔我能吸邪气〕〔王爷站住,重生嫡〕〔我守到DNF关服竟然〕〔天策大明〕〔偏心眼〕〔诸天普渡〕〔我家宗主有点妖〕〔燕风啸金陵〕〔醉梦仙姝〕〔花繁蝶乱英雄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前任遍仙界 203.203
    归尘子道:“自然, 帝王皆有王气, 你却没有,自然是假的。”

    “噢?”卓煜似笑非笑, “若是如此,请你上前来。”

    归尘子不解其意, 但他何惧凡人, 施施然走到他面前:“你若是现在认罪,不是不能请皇后娘娘留你个全尸。”

    卓煜冷笑着将沾着血的刀丢到他面前:“我听闻修道之人注重因果, 你要真觉得我是假的,那就亲自动手杀了我, 如何?”

    “区区凡人,还妄想本座亲自动手?”归尘子冷笑着, 眼睛却不由自主望向卓煜身后,想看看那个同为修士的女人在哪里。

    卓煜咄咄逼人:“你不敢杀我, 是心虚了吗?”

    “呵,既然你想自寻死路,本座成全你。”归尘子说着扬起了手, 一道白光自他手心亮起。

    威远侯等人不约而同惊呼:“陛下!不可!”

    卓煜不闪不避,心跳如雷, 唇边却扬起一丝笑意:“归尘子, 你可想好了, 朕是人间帝王, 受天道庇佑,你就不怕遭天谴吗?”

    归尘子当然怕,要是有可能,他怎么都不会选择亲手除掉卓煜,就算没有天谴,也会是一个他难以承受的因果。

    然而,事已至此,他退不得了!要有因果,那也是日后的事,只要他能顺利筑基,乃至结丹结婴,区区凡人之死,也奈何不了他!

    想到这里,他手中光芒大盛,正要劈下之时,背后却传来一阵寒意。他几乎是凭借着本能闪身躲开。

    果然,一道熊熊烈焰气势汹汹飞来,拦在了卓煜面前。

    卓煜松了口气,冷汗浸透后背。

    “什么人?”归尘子仰起头。

    巨大的阴影投下,殷渺渺从一只纸鹤上落下,白色的衣袂翩翩如蝶,火焰仿佛长了眼睛似的缠绕在了她的指尖。

    “筑基修士……”归尘子瞳孔瞬间放大,喃喃道,“怎么可能……不对。”

    她受了伤。

    归尘子眼中浮现狂喜,想要逃跑的心情顿时消散。受了伤的筑基修士,意味着实力不一定比他强,但身家必定比他丰厚。

    他不过一介散修,法器和灵石都极其有限,这摆在眼前的机会,他怎么会错过?当下义正言辞道:“哪里来的妖女?竟敢祸乱朝纲!”

    殷渺渺不逞口舌,指使红线朝他缠去。

    面对扑面而来的烈焰,归尘子往身上拍了两张符咒,火焰便瞬时无法近身。殷渺渺令火焰化为锁链,牢牢捆住他全身,灵气源源不断输去。

    符咒的纸边开始焦黑卷起,随后抵挡不住,簌簌脱落。

    归尘子不敢硬抗这法器,从储物袋中取出一把桃木剑。这把剑看似普通,却非凡木,殷渺渺的火焰缠绕上去,居然不能烧毁。

    更奇特的是,他挥下剑锋,剑上便渗出丝丝水雾,带着一股刺鼻的味道。殷渺渺嗅着像是酸,看见地上丢着的刀刃,以灵气卷住手柄拿到手中,向水雾一刺。

    雾气碰上刀刃,精铁所铸的刀锋上冒出吱吱声响,起了一个又一个气泡。

    归尘子见她拧眉,大笑道:“这可是我好不容易才找到的化生木,看招。”他执剑挥出,酸雾夹杂着剑风扑面而来。

    殷渺渺回忆起步法,踩着点避让他的攻击,只是不太熟练,多少被扫到了几次。雾气沾上她的法衣,虽没有灼破她的衣衫,但法袍上原本流畅的纹样开始变淡消失。

    归尘子面露喜色,加剧了攻势。

    殷渺渺好似不敌,仓皇后退,连火焰都黯淡了不少。归尘子极其眼馋这法器,决定一鼓作气将她拿下。

    剑尖的白雾大盛,形成了直径约有一丈的白色雾团。归尘子喝道:“去!”

    雾团顿时脱离了剑身,直直向殷渺渺撞去。

    殷渺渺足尖一点,身体迅速往后仰,雾气笼罩了她的全身,哀嚎声四起。归尘子这才发现殷渺渺闪避的地方好巧不巧,恰好是禁军北卫,他一招打去,来不及闪避的将士全都中了招。

    那些倒霉的将士面部被灼伤,雾气自口鼻涌入,气管受损,痛苦呻吟着咽了气。其状之惨烈,惹得其他兵卒纷纷闪避,原本成包围阵型的队列瞬间开了个口子。

    威远侯道:“还是不够。”

    定国公也道:“且看看吧。”

    早在殷渺渺和归尘子动手时,他们就看出了她的意图,知晓她是想来个以彼之矛攻子之盾,故而立刻带着自己这边的人退回了光明殿——事实证明这很明智,那边包围的禁军人数众多,退无可退,可不就被误伤了么。

    卓煜听见了他们的话,但无心开口,眼珠一错不错地看着雾气的中心。

    殷渺渺还没有出来。

    幸好很快,白雾中心就冲出一条火龙,烈焰驱散了雾气。殷渺渺走出来,周身一层朦胧的红光,将雾气隔绝在外。

    归尘子眼见不好,又丢出了三张符咒,转头就跑。而那几张符纸一飞到半空中便开始自我燃烧,空气中响起滋啦声。

    殷渺渺头皮发麻,纵身往半空中一跳:“都趴下!”

    话音未落,三张符纸燃烧完毕,轰然炸开。

    光明殿的琉璃瓦被震碎,噼里啪啦往下掉,两人合抱粗的柱子开裂,发出令人胆寒的“哔啵”声。

    威远侯护住卓煜:“陛下快走!”

    可来不及了,屋顶开始倾斜坍塌,木头倒塌,石块落下,没一会儿就堵住了出口。

    卓煜捂住口鼻:“往后走!”光明殿是议政之地,建的恢弘大气,塌了一半没事,往后跑就是。

    他们有光明殿作为缓冲,尚且有退路,但殿前广场上集结的人就没那么好运了。一开始归尘子就没把凡人的性命放在眼里,殷渺渺又有意削弱他们的力量,现在被那么一炸,离得近的尸骨无存,离得远的也被震翻在地,爬不起来。

    此时的归尘子已经逃之夭夭。

    但殷渺渺不会放过他,她强忍着胸口翻涌的气血,纵身在半空中飞驰,很快堵住了逃亡的归尘子。

    归尘子咬牙:“你不要欺人太甚,两败俱伤对你我有什么好处?”

    “笑话,我放过你,你就会放过我了吗?”殷渺渺做着深呼吸,飞快行走着小周天,希望能用嘴炮拖延点时间。

    归尘子惜命:“我和你又没有深仇大恨,何至于赶尽杀绝?”

    殷渺渺狐疑地看着他:“不是你派人来杀我的?”

    “这都是那几个凡人自作主张。”归尘子二话不说,否认了个干净。

    殷渺渺冷冷道:“那你为什么到这凡人界来?”

    “我是……”归尘子话到嘴边顿住了,“道友又是为何到此?”

    “你废话太多了。”殷渺渺说着,再度祭出了红线。

    归尘子眼看不能善了,心一横,取出了一个阵盘,扣上灵石后,他周围顿时出现了一道光,将他严严实实地罩了起来。

    火龙一冲上这罩子就被挡了回来,无法穿透分毫。殷渺渺咬了咬牙,改线为点,将灵力集中在一点上进行攻击。

    两个人打起了消耗战。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殷渺渺清楚地意识到自己体内的灵力在流失,即便有小周天在补充,消耗的速度也太快了。

    但她不能退。一旦收手,她就将成为待宰羔羊,归尘子不会放过她。修士,可不是什么以救济天下苍生为己任的仁人义士。

    即便她遗忘了修真界的一切,也很清楚地明白这一点。

    不能退,不能让。她计算着灵力的消耗,之后默默减少了输出,做出力有不逮的模样。

    归尘子在阵盘内坚持着,他知道只要熬到她灵力用尽就能赢了。汗水流进眼中,他眨了眨眼缓解了刺痛感,惊喜地发现火焰似乎越来越小,越来越小。

    他精神一震,继续坚守。

    又过了一炷香的时间,火焰慢慢熄灭了。殷渺渺晃了晃身体,咚一声倒在了地上。

    归尘子很谨慎,没有贸然收起阵盘,足足等了十几息,他才小心翼翼地收起了阵盘,握着剑走了过去。

    她还有一点微弱的呼吸。归尘子举起剑,狠狠往下一刺。

    血液飞溅开来,是他自己的。

    因为在他动手的同一时间,殷渺渺将手中的短剑刺进了他的丹田。丹田、窍、灵台是修士的要害,无论哪一个受损,都会造成无法挽回的伤害。

    归尘子被刺入丹田后,仅剩的灵力瞬间溢散,但他还没有死,腹部被捅一刀是死不了的,他最多是不能再做修士了。

    就这样放过他不是不可以……殷渺渺犹豫了一瞬,当她想起这个世界都是凡人之后,毫不留情地砍下了他的头。

    归尘子终于彻底死了。

    殷渺渺休息了会儿,开始往回走——她灵力消耗殆尽,不能飞了,真可惜,飞翔的感觉令人着迷。

    她走回了光明殿,托归尘子的服,皇后的人折损了不少,不再有之前压倒性的优势。

    正好叶琉带着从许州赶来的八百轻骑杀了进来,局势再度平衡了,而后,归尘子在酒中下的丹药失去了药效,西卫尉临阵倒戈。

    血将光明殿前的地砖染得鲜红,随之又徐徐蔓延到卓煜脚下,浸透了他的鞋。

    没有不带血的王座,他只是不能例外罢了。

    “知罪?”郑威护着皇后,握着的刀卷了刃,可他挺直背脊,神色嘲讽,“我郑家何罪之有?是你鸟尽弓藏,是你忘恩负义,我郑家不过是争取应有的东西罢了!”

    这话说得连自诩勋贵之首的定国公都听不下去了,郑家多大的脸,不过两朝皇后,皇位就成了他们的囊中之物不成:“荒唐!”

    “荒唐?”皇后冷冷道,“哪里荒唐?若没有我郑家,你卓煜区区贱婢之子,焉能问鼎大位?你是怎么报答的?你屡屡顶撞姑母,气得她旧疾复发,死前都不原谅你,你这样不孝不义之人能坐皇位,才是最大的荒唐!”

    “你这话就说得我不爱听了。”一个清亮的女声传来,殷渺渺提着团血淋淋的东西走了过来,“一口一个贱婢之子,看不起他你可以不嫁。”

    卓煜一见着她,唇角就不禁露出笑来。

    殷渺渺走到皇后面前,把归尘子的人头一丢,人头咕噜咕噜滚到了皇后的脚边:“你要是鄙视别人,就会有人来鄙视你——你以为自己是皇后就了不起,但在修士面前,你不过是个凡人,而修士在天道面前,亦与蝼蚁无异,你懂吗?”

    皇后的脸一下子扭曲了起来:“妖女。”

    “妖女?你可真是双标啊,帮你的是国师,不帮你就是妖女,你还真是……”她思索了会儿,实在找不出合适的形容词,“脸大。”

    “好了。”卓煜摆摆手,阻止了她接下去的话,“李校尉,把皇后和郑威打入天牢,严加看管,择日论罪。”

    满身是血的李校尉抱拳:“是。”他走到郑威面前,想要抓住他的胳膊时,郑威突然一个侧身劈了他一刀,随即朝卓煜砍了过去。

    “当心。”殷渺渺本能地用手中的东西去抵挡。

    郑威的刀砍在了归尘子的储物袋上,修士的法器自然不是凡兵能够刺破,但奇怪的事发生了,储物袋蠕动了几下,突然崩溃撕裂,一抹蓝光幽幽冒了出来。

    寻踪蝶扇动着翅膀飞到半空,娇美的面容与纤细的身姿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它在空中展现着自己美好的姿态,并发出了优美的声音:“啊,好香的味道。”

    它停在半空中,好奇地看着卓煜,翅膀上落下晶莹的粉末:“你就是人间的帝王啊,好盛的帝王之气,不如……”它歪了歪头,声音如女童般甜美,“给我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跨界闲品店〕〔逆世腹黑灵魂师〕〔全职游戏分身〕〔永生天碑〕〔圣源武祖〕〔寒门长姐是纨绔〕〔轮回学府〕〔网游之神级大魔王〕〔总裁的廉价小妻子〕〔文艺青年的美好时〕〔我来自缪星〕〔尊圣杀〕〔原来我生而不凡〕〔首长大人晚上见:〕〔掉入异世界也要努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