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崛起黎南〕〔重生王者归来〕〔逆袭〕〔武极邪神〕〔我在诸天万界刷属〕〔我家宗主有点妖〕〔快穿之成为男主白〕〔我是最强战神〕〔假如我有读心术〕〔地球至强男人〕〔我的寻仙辅助系统〕〔超凡娱乐〕〔我家大神竟然是个〕〔实非良人〕〔成为修行界大佬〕〔斗破之神级反派选〕〔我是人间斩仙客〕〔继承100亿后被神盯〕〔美女总裁的透视高〕〔不死灵皇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前任遍仙界 425 425
    一年的时光转瞬即逝。

    鬼门再度打开, 松之秋带着杏未红离开了鬼界——当然, 此事说得轻巧, 实际上颇费了些力气。

    在焰狱时, 他列出了诸多阴火出现的疑点, 又说了些似是而非的话, 误导剑王认为阴火的出现和幡冢山的另一个鬼王有关。而后,他又指出剑王目前最大的困难并不是缺了一把好剑,是少了得力的属下。

    之所以有此一说,与幡冢山的形势有着紧密的联系。

    鬼界和十四洲不同。在十四洲,任何一方势力只要实力够强大, 便可以占领地盘, 三大门派皆是由占领一山发展到占领一方的, 如今三足鼎立, 友好结盟, 不过是因为实力不相上下,且南北东三地又相隔太远罢了。

    但在鬼界,五方鬼帝修为再高强,也只能号令一山, 不可逾越到其他四山去。据说这是天道定下的规则,鬼帝在接受任命时,就会受到上天的警告, 如若不遵守, 天道便会降下天雷, 劈死为止。

    这就导致了如果某一方鬼帝陨落, 其他四山也只能眼睁睁看着,不能插手。唯有属于那一地的鬼修,才能参与竞争。

    至于如何判定某一鬼修属于哪一山,也很简单:地府的生死簿上有所记载。生死簿分为阴阳二册,阳册记录凡人的生死,一旦此人成为鬼修,阴册上便会相应的出现名字,户籍由此而来。

    杏未红出生在西洲,故而虽然死在北洲,户籍上仍旧属于西方幡冢山。

    如今,西方鬼帝多年不曾露面,传闻他的身体早已开始衰败,或许在不久的将来就会陨落。幡冢山的鬼王行事无忌的作风,也侧面证实了这一点。

    松之秋有理由相信,剑王是个有野心的人。若不然他一心修炼,增强实力,即可确保地位,没有必要抢夺焰狱,与各方势力交好。但做一个首领,远比做一个强者难很多。独木不可成林,手下没人,治理不好地盘,修为再高,也没法统领一方。

    然而,投靠的人再多,境界高的毕竟有限,忠心的更是难得。他去过剑王府,很轻易就套出了许多内幕,譬如:剑王招揽了诸多能人,治理属地很有一套;收养了许多小鬼,悉心栽培,麾下有八剑侍,皆是忠心耿耿的家奴。

    对杏未红而言,这是一个绝佳的投靠对象。

    她天真稚气,心无城府,只知道修炼,恐怕这辈子都不知道争权夺利四个字怎么写,任何一个上位者都不会忌惮她这样的人。

    既然说了收“义女”,松之秋就打算坐实了这件事。

    “让我带走她,我会帮她度过心魔关,也会说服她认你为义父,听你差遣。”他对剑王这般道,“如果你不肯,我现在就杀了她。”

    剑王当然不肯受威胁,冷笑着说:“届时落到我手上,一样是个死。”

    “到时候,你就舍不得杀她了。”松之秋很笃定,有图谋的人是最好对付的,诱之以利,晓之以理,总有办法对付,最怕的是随心所欲,做事不讲理的人。杏未红是后者,但剑王却是前者。

    果然,虽然僵持许久,途中还动了手,但剑王最终还是接受了他的建议。

    了结了此事,松之秋又寻了找他茬的府官,问清他府中失窃一事。剑王都奈何不了的人,府官哪里会得罪,冷静下来,说明了缘由。

    他为了进阶,花了一百多年的时间,炼成了一颗大补的丹丸,准备在境界圆融时服下,一句冲刺鬼王境界。然而几个月前,有人秘密潜入了府邸,盗走了丹药。他那时正好有事折返,撞了个正着。两人交了手,被他看出对方的法术并非鬼修所有,而是个活人,修为在金丹左右。

    那人似乎身受重伤,不曾恋战,逮了机会就跑。不久,他听闻在食魂谷附近的双生庙有活人出现,金丹修为,身受重伤,样样吻合,便一路追踪而来。

    松之秋了然,当初杏未红带着他乱走,的确泄露了不少行踪,但这么巧能把人引到他身上,看来是借刀杀人无疑了。

    澄清这件事也不难——他没有偷盗的动机。给鬼修服用的药丸于他无用,且仙椿山庄的少庄主,怎么也不会缺了奇珍异宝。

    而府官无论心里信不信,至少此刻不会愚蠢到和他为难,自然装出一副被蒙蔽后恍然大悟的样子,拱手赔了个礼。

    离开前,松之秋和虞生说:“不必担心,一年后你就能再见到阿红了。”

    虞生口唇微动,想问他们是什么关系,想知道杏未红经历过什么,竟然会有如此大的反应……问题太多,脑中一团乱麻,心里又五味陈杂,迟疑半晌,微微点了点头:“我等她。”

    松之秋微微笑了笑,仿佛很客气友好的样子。但若是杏未红清醒着便会明白,他的眼中并没有留下虞生等人的影子。这是一种凌驾于众人之上的漠然,只是他伪装得太好,叫桥姑等人顿时改观,当他是杏未红的亲眷,神态亲近不少。

    出了这样的意外,松之秋便没有再留在焰狱,于通道开启时离开了。

    他知道半途袭击他的人一直盯梢着,但许是因剑王在此,他不欲打草惊蛇,思量再三后选择了暂时停手。

    一月后的七月十五,他重回阳间,唤醒了杏未红。

    长梦荆顾名思义,拥有致人陷入醉梦的效果,能让人看到内心最渴望的事。所以,渴望权势的人会做君临天下的帝王梦,热爱财富的会做富甲天下的富贵梦,想要有情人终成眷属的,自然会做鸳鸯成双的爱情梦。

    杏未红的梦境特殊一点。她梦见自己变成了一只鸟,每天最爱做的事就是自由自在地飞翔,想去哪里就能去哪里,累了就停下来歇歇脚,渴了就喝水潭里的积水,饿了就去啄一条鱼吃。

    她看遍了山川江河,飞跃了最高的山头,她远离了人世的纷扰,人情世俗,再也不能绊住她的脚步。她独来独往,没有朋友,风便是她最好的伙伴,她们一起翱翔在辽阔的天空,快活地忘记了一切。

    杏未红从来没有做过这么美的梦,被唤醒的时候还依依不舍,回味半天才舍得睁开眼睛。

    那一刻,映入眼帘的是蔚蓝的天空和淡淡的白云,完全是梦里的场景。她一时糊涂,分辨不出来这是真是幻,傻傻的抬起胳膊,想要飞上天空。

    可惜的是,她只是微微漂浮了起来,并没有展翅高飞。

    果然是梦。她沮丧地想着,闷闷不乐。

    身边有人说:“梦是虚幻,可做慰藉,不可沉迷,醒了就起来吧。”

    是少庄主的声音。杏未红一下子清醒了,一骨碌爬起来,皱着眉头看着他:“这是哪儿?”

    “梅湖。”

    杏未红抬头四顾,发现自己躺在一艘小船上,没有篷子,冰凉的阳光照在湖面上,波光粼粼的,岸上植着一望无际的梅花,正傲然绽放。

    这是秋洲一大盛景,每天都有许多爱侣前来观花,同时,也是秋洲阳光最和煦的地方,对鬼修的伤害最小。

    “你带我来这里干什么?”杏未红想起之前的事,神色有点警惕。

    松之秋正坐在船头垂钓,闻言道:“我还没结账。”

    杏未红“啊”了声,细长的柳眉微微松开,嘟囔道:“差点忘了,幸好幸好。”

    “你昏迷着,我又急着回来,就把你一起带出来了。”松之秋望着平静的湖面,语气很随意,“明年你再回去吧。”

    这话合情合理,杏未红的抗拒心慢慢淡了,应了声,钻到船篷里坐下,抱着膝盖发呆。

    松之秋余光瞥见,暗暗颔首:不枉费他把她带到这开阔的地方,而不是熟悉华美的山庄,恐怕在她心里,被人尊为世外桃源的仙椿山庄,和牢笼无异。当务之急,还是要消除她的戒备心,才能慢慢化解她的心结。

    杏未红不知道他费的心思,发了会儿呆,突然问:“少庄主在这里干什么?”

    松之秋提起鱼竿,鱼饵丢了,却没有鱼上钩。他重新串了饵食,甩竿再钓,口中道:“清昼。”

    “什么?”她不解。

    “这是我的道号。”松之秋看也不看她,平静道,“你已经不是山庄里的人,不必再称我为少庄主,叫我的道号就行了。我道号清昼,清晨的清,白昼的昼。”

    杏未红第一次听说,好奇地问:“道号是什么?”

    松之秋便向她讲解各种称呼间的区别:“道号由师长所取,多是劝诫祝福之语;别号可以自称,一般抒发志向或是情趣,后缀多是‘先生’‘老’‘子’‘山人’‘散人’一类,也可以由别人所起,叫得多成了默认,比如你的‘红姑’。还有称呼地位,冲霄宗里的元婴真君掌管一峰,所以也叫掌峰,归元门叫门主,万水阁叫岛主。”

    杏未红瞪大了眼睛,这才知道一个小小的称呼里居然有那么大的文章。

    “一般来说,对修为比你高的人,有师承关系的用师门内的称呼,若无,最保险的用真人和真君,如果来历不凡,最好点出来历和地位。道号、别号、姓名通常是平辈论交,若是差了个境界,就要在后面加上敬词。”松之秋林林总总说了很多,最后才道明重点,“你的境界比我差了一轮,但你我旧识,直接称我的道号即可。”

    杏未红开始听得津津有味,到最后反而为难起来,蹙着眉头:“一定要改吗?我都叫惯了。”

    松之秋顿住。

    该在意的地方不在意,不该在意的在意得很。

    ——她脑子里都在想什么? 166阅读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给我一张复活卡〕〔超强吸妖器〕〔极品赘婿苏允〕〔奕王〕〔隔墙追到时先生〕〔云安安霍司擎〕〔最强斗音〕〔穿越种田,山野汉〕〔修真家族平凡路〕〔穹平纪事〕〔他是病娇灰姑娘〕〔三千铭契目录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