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暮七月〕〔男神宠妻日常2〕〔奥术起源〕〔绿茵天骄〕〔史上最难开启系统〕〔这个修士真的不一〕〔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流浪之城〕〔最强吞噬升级〕〔超品大亨〕〔我能吸邪气〕〔王爷站住,重生嫡〕〔我守到DNF关服竟然〕〔天策大明〕〔偏心眼〕〔诸天普渡〕〔我家宗主有点妖〕〔燕风啸金陵〕〔醉梦仙姝〕〔花繁蝶乱英雄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前任遍仙界 427 427
    白露峰日渐安静。

    早在十几年前, 羽氏送来的四个婢女或是下山嫁人, 或是随心上人离去,屋舍渐空,付之一炬,只剩下称心和凤霖的院子。

    而如今, 称心也死了。

    殷渺渺站在院子门口, 好气又好笑地看着阻拦的人:“干什么?让开。”

    “不让。”凤霖杵在房屋前,“你为什么要烧了他的屋子?”

    “凤霖, 称心已经死了。”殷渺渺望着院中的草木,叹息道,“就让他的东西跟着他一块儿去吧。”

    凤霖却不肯让:“不行。”

    殷渺渺挑起眉梢:“为什么?”

    “不行就是不行。”凤霖坚决道,“白露峰这么大,多一个院子少一个院子又有什么妨碍?你烧掉了也不过是在这里多种两棵树。”

    殷渺渺沉默了会儿, 转身离开:“随你吧。”

    凤霖松了口气,抚摸着斑驳的门扉,目中流出眷恋之色。他不想她抹掉称心的痕迹, 如果什么也没有了,他害怕某一天, 称心就变得从来没有存在过一样。

    鼻端传来一股香气,墙角,数枝兰花开得正好。

    凤霖干脆坐在了门槛上,仔细地打量这个院子。称心搭了个葡萄架, 下面放了把藤椅, 睡不着的夜里, 这应该是一个很好的乘凉之地。还有一个水缸,养着睡莲和金鱼,墙上爬满了苍翠的藤叶,间或露出几朵寄生小花,是淡淡的紫色,清丽可爱。

    真奇怪,他以前来过这里很多次,但却是第一次看到这些东西。

    一直以来,他到底对称心忽略了多少呢?

    称心听他倾吐苦水,教他应对人心,无微不至的照顾他。

    可他在最后一刻,才堪堪窥见了他的内心。

    “称心,你为什么不告诉我呢。”他呢喃,眼眶突然酸胀不已。如果他早点知道,肯定不会说那么多过分的话,如果他早点明白,就不会心安理得地享受他的牺牲……可惜,千金难买早知道。

    称心已经死了。

    凤霖垂下了脑袋,衣衫的下摆晕开几点水渍。

    书房里,殷渺渺放下笔,小心地收起了卷轴,而后加上三重封印禁制,盖上首席印。这枚凌虚阁的首席印鉴,乃是创立冲霄宗的三巨头共同炼制,有防御、增幅禁制、布阵三重效果,为的便是冲霄宗有个万一,凌虚阁能凭借这枚印鉴在其他地方再次立足。

    她用首席印加持后的禁制,即便是元婴真君也打不开。

    而之所以如此慎重地对待,是因为她所写的东西确实非比寻常。这虽然不是什么机密,但却是她针对修真界所做的一份计划。

    几十年来,她改变了冲霄宗的不少地方,使之更制度化、公平化,完善了原有的模式,但并未改变修真界的根本。

    修真界弱肉强食的社会规则,师徒传承的伦理制度,修士高于凡人的观念……她不是没看到,只是没有动手。这个模式已在修真界深深扎根,潜移默化了所有修士,只有她这样的异界来客,和顾秋水、松之秋这样眼光超乎常人的人,才能反思质疑。

    要改变,千难万难。况且,时机不对,她的实力也不足以支撑完成推翻旧制度,创立新世界的计划。

    但她花了几十年的时间,将自己的想法梳理清楚,一一写了下来。假如她能活到自己动手的时候,那么一定会想办法付诸现实,假如活不到……她打算把这份卷轴藏在凌虚阁里,留给顾秋水,留给后辈,留给有缘人。

    今天,最后一部分内容,已经全部完成了。

    殷渺渺封好玉匣,施以幻术,将它伪装成一份再普通不过的名单,而后去了凌虚阁,藏于暗格之中。

    离开的时候,她碰上了止衡。

    “找我?”她端详着他的神色,猜测这是哪一个人格。

    他脸上露出熟悉的苦笑:“我来找你说上次的事。”

    上次?殷渺渺回忆了下,挖出了十几年前的一件往事。

    白壁山的事发生后,她去凌虚阁调查止衡的老底,这才发现了他居然有十分传奇(狗血)的身世,兼之又听他说副人格出现得十分频繁,便起了疑心,寻了个积分赛的公共场合,与他传音聊了聊。

    那时,她说:“你的身份十分敏感,保不准有人要拿此做文章。最好多加注意另一个你的出现频率,免得为人利用。”

    老好人止衡自然应下,但后来并未与她联系。久而久之,她自然把这事望到了脑后,这会儿提起来……殷渺渺的神色渐渐凝肃:“出什么事了?”

    “他不太好。”止衡指的自然是他的魔卵兄弟,“上次你和我说过后,我就留心上了,每次他出现都会给我留个记号,这几年来,虽然次数有些多,但此外并无异常。况且,我们一体双生,神识却有强弱,他修为渐长,压制住我也实属正常,故而我未多加在意。”

    殷渺渺思忖起来,修真界的人格和前世的不同,后者乃是心理因素,但修真界有神识一说,哪个人格的力量更强大,对身体的掌控权自然也更强,止衡的想法不足为奇。

    “然后呢?”她问。

    “但从上个月开始,他开始失控了。”止衡叹了口气,忧心忡忡,“我们并不知道彼此出现时发生了什么事,可不管如何,至少有一个人清醒的。这次,他却突然失去了意识——他以为是我出来了,我也以为是他干的,过了好几次才发现不对。我就来找你了。”

    殷渺渺直觉不对,问道:“他失去意识的时候,发生了什么?”

    “杀了很多妖兽。”止衡闭了闭眼睛,“幸亏我住在思过洞附近,人迹罕至,洞中都有禁制,若不然……”

    殷渺渺点点头:“那么,你这次来找我,究竟有什么事?”

    止衡犹豫了下:“素微,你一向深谋远虑,不会平白无故地提醒我。你是不是知道了什么事?”

    殷渺渺摇摇头:“说不上,只是觉得两件事隔得太近,巧了些。”

    止衡也听说了魔修的动作,很清楚一旦道魔爆发战争,他的身份将会无比尴尬。他苦笑道:“看来我的太平日子到头了。”

    殷渺渺一时不曾作声。止衡在凌虚阁里毫无存在感,秉持着与人为善的作风,不和人争执,不与人结仇,想来这般隐忍,为的便是能过上平淡的日子。

    但人算比不过天算,他的身份如此特殊,注定会成为魔修争取的对象。

    “你是怎么想的呢?”她问,“只是想要避开的话,并不算难。”

    冲霄宗有与世隔绝的修炼之地,只要耐得住寂寞,一百年、两百年,闭关清修就是了。可止衡专程来找她,当有别的想头。

    果然,他道:“我想离开。”

    殷渺渺“唔”了声,诚实地说:“有点难。”

    止衡和他们不同,常年待在冲霄宗,少数几次外出,还是随着周星出去做任务,换言之,他必须在首席弟子的监视下行动。而她暂时不会外出,止衡想要离开,宗门恐怕不会答应。

    “我不知道是谁在关注我,但我离开,门派里也能少一双眼睛。”止衡有备而来,语气平缓,“而且离开了门派,他们才会有所行动——我不想坐以待毙。”

    殷渺渺微微笑了笑:“就算你能说服宗门,离开之后,你打算去哪里呢?”

    止衡道:“柳洲。”

    她刮目相看:“你胆子不小。”

    “这难道不正是你想让我做的吗?”止衡叹了口气,“素微,我原以为你是女修,行事当比顾师兄稳妥很多,如今看来却是未必。你不怕吗?”

    “怕什么?”殷渺渺不以为意,“魔修的高手,多你一个不多,但要是成了,必有奇效。届时你劳苦功高,不必再委屈自己藏于一隅。另一个你,难道就不是你了吗?”

    不同的人格是人的不同面,魔卵表现出来的桀骜不羁,亦是止衡的一部分,并不能割裂看待。表现出来的那个老好人的止衡,或许只是他的面具,内心深处,他应该很渴望展示真正的自我。

    既然如此,为什么不给他一个机会呢。

    止衡笑了:“那么,你帮我做这个说客吧。”

    “我担保不了。”殷渺渺的眼中笑意一闪而逝,“柳洲不是还有个大师兄吗?”

    止衡扬起眉毛:“你是不是在报复大师兄?”

    “显而易见。”殷渺渺摆摆手,转身离去,“他把我骗来接这担子,害得我几十年没下山,该叫他分担点了。”

    柳洲。

    顾秋水接到了殷渺渺的来信,读罢,不由一笑,自言自语道:“也不知道是本来就有心思,还是跟着素微学坏了。”

    他有点意外,但并无反对之意,止衡的身份藏着掖着,万一被魔修捅出来,可大可小,如今主动出击,却是把这枚棋子握在了自己手里。

    至于是否会背叛……老实说,冲霄宗对止衡已经仁至义尽,他的师父,现任的掌门,不是一个严苛古板的人,这般厚待还要叛走,强留也无用,反成捅向腹背的暗刃,派出去更好。

    看似是一招险棋,实则稳健,能将风险降至最低。是素微的安排不稀奇,若是止衡主动提出来,那他对他的信心就要再添一分了。

    顾秋水想着,挥墨回信,同意了这个计策。写完,他的笔顿了片刻,又加了一行字,这才封进竹筒。

    寄出回信,他走到后院里,瞧着低头炮制药材的女修,淡淡道:“你在我这儿也待得够久了。”

    “顾大夫。”女修抬起头,露出花容月貌,正是翠石峰的四弟子朱蕊。她咬着红唇,欲言又止:“我……”

    顾秋水瞥着她:“怎么,还执迷不悟?”

    朱蕊道:“顾师兄,你在柳洲多年,应当知道魔修并不是都是恶贯满盈的人,无极他……不是坏人。”

    “也不是个好人。”顾秋水淡淡道,“我不妨告诉你实话,被魔修奸-淫的女修多了去了,冲霄宗少个弟子算不了什么。我拦你一次,已经仁至义尽,你若是执迷不悟,我也绝不拦着你送死。”

    朱蕊深吸了口气,语气柔和却很笃定:“顾大夫,请你慎言。无极对我真心实意,绝非诱骗,你不该妄加揣测我们的关系。”

    “朱师妹,师兄教你个乖。男人的嘴,骗人的鬼,他说一百遍真心,也比不上做一件事。”顾秋水似笑非笑,“但你看看他做了什么?真有心和你结缘,为何不替你考虑,要你跟他去魔洲……啧,宁可让一个金丹去魔窟,也不愿自己这个元婴去趟春洲,这样的男人,值得你为之违抗师门吗?” 166阅读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跨界闲品店〕〔逆世腹黑灵魂师〕〔全职游戏分身〕〔永生天碑〕〔圣源武祖〕〔寒门长姐是纨绔〕〔轮回学府〕〔网游之神级大魔王〕〔总裁的廉价小妻子〕〔文艺青年的美好时〕〔我来自缪星〕〔尊圣杀〕〔原来我生而不凡〕〔首长大人晚上见:〕〔掉入异世界也要努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