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废婿翻身岳风柳萱〕〔宠婚无度:老公你〕〔佛门咸鱼的苦逼日〕〔沈千月端王〕〔天武称雄〕〔那孩子是奥术奇迹〕〔最强神婿〕〔无敌神婿〕〔最豪赘婿(又名:〕〔全世界都不知道我〕〔三国之曹家逆子〕〔此人杀心太重〕〔盛世嫡女:医品特〕〔震惊,我被女帝抢〕〔穿成大佬的反派小〕〔穿书后每天都在被〕〔带着系统做巨星〕〔大唐第一长子〕〔都市之至尊龙帝〕〔星河归来当奶爸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仙门种田手册 第二章 青玉葫芦
    毫不犹豫的丢下小板车,他踮着脚尖,矫健而迅疾的刷刷跑到一幢院落的大门前,这正是典卖方牌的兑换处,声音也是从这里传来的。

    狗狗祟祟的伸头,两只眼睛滴溜溜的转,寻找着声音的来源。

    目标十分明显,因为院里就这两个人。

    一个身形壮硕,筋肉鼓凸的壮汉,跪在院子里,披着身明显不合身的外门弟子青色长衫,这让他本就发达的胸肌更显浮夸。

    还有一个却是位花白头发却不显佝偻的长者模样,令人吃惊的是他的衣物,怎么看都像极了内门长老的服饰,可若是内门长老,地位极高,到外门执事房来干什么。

    这位疑似长老的长者还拿着一根墨色手杖,在空气中舞的虎虎生风,分量十足,抽打在壮汉的身上,啪啪的声音就是从这里来的。

    看着很吓人,但陆渊瞧出了一点不妥。

    蔼?这是干嘛呢?老人家您要是真想打干嘛还收着劲儿呢,听声音是挺唬人的,呜呜的手杖破风声听着都害怕,像是随时能打爆那壮汉狗头的样子。

    但是吧,每次快要打到人的时候,就慢了下来,高高举起,轻轻放下就是这种感觉。

    油皮都没破,偏偏那大汉虽然跪着,但是腰背挺直,脑袋四十五度朝天,阳光照在他棱角分明极富男子气概却又颜值一般的路人脸上,竟有些刺眼。

    嗯?虽然此时阳光酷烈,可照在人身上至多不过会显得亮一些,怎会刺眼?

    仔细一看,啊,原来是个光头。

    陆渊正要移开视线,却听这光头十分硬气的说道。

    “四爷错了,下次还敢!”

    合着您是真的不怕被打爆狗头啊。

    牛批,看着像个狠人,惹不起惹不起。

    赶紧溜了溜了。

    ......

    金钱并不是万能的,但没有钱是万万不能的。

    不管搁在哪,不管是现代社会还是修真世界,这句话都是颠扑不破的真理。

    “啊~我的小宝贝儿,你可真美,我发誓我从来没有见过你这么可人儿的小精灵,mua~”

    避开疑似内门长老和光头的陆渊从外门执事房出来,捏住手里的淡蓝色立方体,嘴角咧开成夸张的弧度,眼睛眯成月牙的形状,醉人的愉悦填满了此刻的胸腔。

    仿佛下一刻就能快活的飞起来,浑然不觉路上行人异样的眼光。

    这就是辛苦耕耘的部分收获,一颗标准单位的一品灵石,在阳光下闪着蓝水晶般的色泽,呈正立方体,约有成年人拇指指甲盖那么宽。

    哪怕只是轻轻触碰,也能感受到其中精纯绵密的充沛灵气,有种沁人心脾的清凉从接触的部分传过来,顿感神清气爽。

    真是好东西啊!

    而这样的好东西,老子的兜里还有二十九颗!

    灵石作为一般等价物,除了可以当做一种奢侈的修炼资源以外,还完美的发挥着货币的作用,可以交换大部分商品。

    换而言之,在现如今的情况下,三十颗一品灵石还是笔不小的财富,毕竟相当于半年的工资呢!

    等到陆渊跳着回到房舍里,半边天空已经被夕阳染成暗红色,另一半的天空则显现出夜幕将至的昏暗。

    太华宗是涌泉界数得上的老牌宗门,因而即便是看似十分劳碌的外门弟子,也能在山脚附近有幢独门独院的居所。

    照陆渊的理解,这就相当于分配房,属于宗门福利,只要不是犯了叛宗之类的大罪,这一亩三分地儿就是自个儿的,随你怎么摆弄。

    陆渊住的地方就像普通的农家小院,有三室一厅,还有篱笆围成的院子。

    篱笆外有层薄薄的白色雾气,阻挡其他人窥探的视线,这是太华宗附赠的制式禁制,相当于给居所上了一道锁,只有居所主人可以自由出入。

    挺人性化的,陆渊很喜欢这点,因为他的小秘密挺多。

    譬如院子里那块真正入了品阶的一品灵田,就是不能展露在外人眼里的。

    涌泉界的地脉脉络清晰,体量庞大,数目也并不少,是以此界地气浓郁,灵韵富足。地脉富集处,只需要经过稍稍打理,就能够垦出满足杂品灵植需求的杂牌灵田,太华宗能向外界输出巨量杂灵谷的原因,便是因为占对了地方。

    可真正的灵田是不可能如此泛滥的,即便借着涌泉界得天独厚的环境便利,构筑灵田也是十分复杂而且费时费力的事情。

    山脚下的那些不入阶杂牌灵田,只要外门弟子在宗内登记好,领块代表植耕身份的木牌,便可以租赁进行耕种,而宗内一品、二品乃至之上的灵田都有专门的高级植耕或农官进行打理,绝无可能出租。

    陆渊近年来的盈余几乎都花在这上面,才有了小院里的灵田。

    田里有数列整齐的植株,约齐腰高,只是都已经干枯,灰褐色的叶片都已飘落在地面,只剩下植株光秃秃的枝杈。

    像是养死了。

    “不错,看来都成熟了。”

    陆渊摩拳擦掌,眼里露出兴奋的光彩,别看地里的植株一幅奄奄一息的模样,恰恰相反,这正是名为地铃的灵植的独特之处。

    这种正儿八经的一品灵植,它们能够被利用的部位,正是深埋地下的珠粒状块茎,眼下的光景刚好是收割的好时候。

    一品灵田中灵气富集,其它的有利元素同样充沛,但仅从外表上来看,和普通的田地并没有区别,都是黒褐色的泥土构成。

    掏出小铲子,吭哧吭哧地挖了一会,就把一整株的地铃刨了出来。而后小心翼翼的拿猪鬆刷子把上面残留的泥土一点不剩的刷下来,既不能蹭破表皮儿,也得让泥土落回灵田。

    这也是技术活,可惜没人来声“当赏!”

    就在地铃脱离灵田的那一刻,氤氲的青色升腾而起,似小团的朦胧雾气般袅袅离开地面。

    旁人看不见,摸不着,陆渊看得见,也摸不着。

    只在顷刻间,翻涌不定的青雾便被莫名的吸力拉成丝缕,如长河汇海般没入陆渊颈间挂着的一颗青玉葫芦上,再没有存在的痕迹,连阵清风也没有留下。

    这颗葫芦只小指头大小,通体青色,质似玉石,泛着极细微的光华,表面似乎十分顺滑。

    陆渊本没有这样一颗玲珑小巧的葫芦挂坠儿,直到拜入了山门,才发觉自己脖子上多了个小玩意儿,拿不走,扔不掉,好像养大的小狗崽儿,就认准了一个人,走到哪都跟着,甩都甩不掉。

    陆渊低头瞥了一眼,这小葫芦挺精致,看着光华,其实并不,它表面绘有极浅的线道,组成繁复而精致的图面。

    葫芦上层是鸟兽虫鱼,四生十类;下层是星辰日月,林木山川。

    宇内万象皆居于其上,细细观摩,便有天宽地阔,山河浩荡之感。陆渊初见时,如同鸣夏之蝉,得见四季,微渺尘埃,比于瀚海,耳边似有洪钟大吕,瓦釜雷鸣,内心震撼不知几何,胸中激荡好久才缓缓平息。

    但是别人就没有这种感觉,就算把葫芦顶到眼前,旁人也只觉得是个挺不错的手捻葫芦,除此之外再无其他感想,如果不是还有几分卖相,怕是连看第二眼也欠奉。

    除此以外,葫芦内部也另有乾坤。

    炼气期并无神识之说,只能察觉身体中缓缓流动的炁,但此刻,陆渊却觉得葫芦内部纤毫毕现。

    那一团青色雾气,被葫芦吸纳以后凝成极小的一点青色光点,停留在葫芦上层一侧。而旁边还停有许多类似的青粒,它们体积相等,比这团刚出现的残缺青点大了许多。

    葫芦上层的另一侧,则是孤零零的红色光点,颜色鲜红,数量比青点少了许多,因为只有收割自己灵田中品质极高的灵植时,才会有红雾出现。

    至于葫芦下层,还处在一片昏沉中,没有任何光亮散发出来,也没有任何光线能够照进去,陆渊简直怀疑里面是不是放着个黑洞。

    陆渊继续挖坑,在太阳下山之前把灵田里的地铃们都挖了出来。

    这块灵田不大,分成四垄,按照太华宗内对地铃三尺一株的栽种方法,可以种下三十二株,但陆渊这里却是每四尺载一株,共只有二十四株。

    这是一种栽种灵植的法门,叫做“纳盈”,得自葫芦,从成功步入练气期开始,再看葫芦时便有这样一种法门拓印进了脑海中,它最显著的作用,就是用超出灵植所需的灵田面积,来提高培育灵植的品质成色。

    灵植可用作药用的部分,从大小,药性等方面来看,可分为甲乙丙丁四种不同的阶级,每阶级又可分上中下,共十二等。

    按照陆渊的理解,丁是垃圾,丙勉强能用,乙就是很不错,甲就是棒极了。

    今天收的地铃,除了刨的第一株处于乙等的范畴,其他的都属于棒极了那种,其中有十株处于甲上的范畴。

    陆渊这些年的经验告诉他,只有自己种植的灵植达到甲上的顶尖标准,收割以后才会有红色雾气出现。

    这十株甲上品质的地铃,也带来了十团红色的雾气,在葫芦里正好凝成了一个完整的红色光点。

    每十团一品灵植的红色雾气,便可以凝成一颗完整的红色光点,若是红色雾气取自杂品灵植,则要更多。

    那么问题来了,这两种光点儿凝成的时候,牌面挺大,可它们到底有什么用呢?

    陆老师很快用实际行动解决了这个问题。

    他做了两件事,掏出买了没舍得吃的丹药,并拿出测资质的三连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真没想重生啊〕〔大周仙吏〕〔天官赐福〕〔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在港综成为传说〕〔高人竟在我身边〕〔我在玄幻世界冒充〕〔麻衣神婿〕〔第一战神杨风〕〔北玄门〕〔世子很凶〕〔剑来〕〔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