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龙凰神帝〕〔一个美好的世界和〕〔大国金融〕〔赵旭〕〔武娘二世〕〔闪婚强爱:傅少娇〕〔繁星书士〕〔天下第一道长〕〔厨尸〕〔极品小村医〕〔全民轮回之我知道〕〔林木〕〔剑问星辰〕〔行走记忆的时间〕〔三界主宰〕〔我在盘丝洞养蜘蛛〕〔林亦可和顾景霆〕〔从签到开始制霸全〕〔快穿之大佬又疯了〕〔医女倾城:邪王,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仙门种田手册 第五章 出门
    入夜,秋风起。

    太华宗主峰,藏经阁静修室内。

    一盏明灯将四四方方小室点亮,室中十分空荡,器物除燃灯之外仅有蒲团和矮桌,十分朴素。

    “叶师姐。”

    男声中藏着古怪的低沉,仿佛担心惊扰到面前的人,故而小心地压低了嗓音,让原本浑厚的声音收敛,在这本就沉静的静修室中也只能将将听见。

    这低垂头颅,踞坐在蒲团上的男人,赫然就是今日午间给予陆渊建议的外门弟子瞿向。

    在他对面是位正在翻阅经文的女性,面相不过双十年华,一根玲珑点翠梅花簪挽住青丝,披件桃花云雾烟罗衫,穿着散花如意云烟裙。

    黛眉细长,凤眼深邃沉静。

    本应是人间难见的美娇娘,可在瞿向眼里,这位师姐却透着令人心悸的威严。

    若是有人抱着些并不光伟正的轻佻心思,只被她瞧一眼,便会如同落到隆冬寒潭里,心绪都被冻结。

    “何事。”

    她并不抬头,只是示意瞿向说下去。

    “师姐,今日我遇见一个名为陆渊的外门弟子,他从我这里买了许多五行土矿,是要构筑灵田,已经有正式灵植夫的水平,另外他距离筑基不远了,进入内门是可以预见的,您看需不需要提前做些铺垫,把他拉到您这边?”

    “入门几年。”

    “两年。”瞿向答道。

    “有些小手段,但资质一般。不过我也需要些奔走的拥趸,施些小恩惠,若是愿意来便来,若是不愿意,也是个无福之人。”

    “师弟明白了。”

    瞿向行礼,轻手轻脚的告退,无声关好室门,离开了这间不大的静修室。

    室内又安静下来,恢复到原本的模样,只剩下不时的翻页声。

    这件事并不能引起叶姓女修的丝毫兴致,对于她来说,一个极其普通的外门弟子晋升内门,并不是件值得投入时间和精力的事情,因而她只是翻书,甚至并未抬头,给前来汇报的瞿向一些眼神和示意。

    ......

    “先拿了早春玉牌吧。”

    摘了早春玉牌,在宗门那一备注,就能够辞了植耕这又累又没钱的苦差事,就能挑些高级植耕的好活儿,赚钱轻松些。

    陆渊早就想这么干了。

    植耕干的是又苦又累的活儿,只有没什么本事,层级又低的外门弟子没办法,才会选择成为宗门的植耕,租宗门的地种些杂品灵米。

    植耕上面是高级植耕,有了早春玉牌,成为合格的灵植夫,便可以去宗门申请成为高级植耕,负责入了品阶的灵田打理,较为轻松,而且有固定工资,旱涝保收。

    至于筑基的事儿,还得请教几位靠谱的前辈,问问情况才行。

    练气七境,分别是锻骨、走穴、开脉、辟海、心动、响窍、照神,陆渊已经开了耳、舌、鼻、眼、喉这七窍,响窍圆满,只待开辟泥丸宫,入了练气的最后一境照神,巩固不久便可朝筑基迈进。

    练气七境,照神最难以捉摸估量,若是入了,筑基便是板上钉钉,只需要炁的积累便可。

    地铃卖了四十颗一品灵石,这半亩灵田的产出,抵得上一般植耕四五年的辛勤劳作。加上原本的三十颗一品灵石,再扣去买材料的五十六颗,如今陆渊身上,只剩下十四颗晶莹剔透的一品灵石了。

    对了,增炁丹还是买了,等照神了就用青色光点洗洗吃掉。

    只要青色光点和灵石足够,丹药当饭又有何妨。

    “外门弟子陆渊,牌号98765,申请外出。”

    太华宗弟子,离开宗门前皆需报备,并写明原因,内门的陆渊不清楚,但外门弟子是要去执事房报备的。

    牌号则是代表入门顺序,陆渊是两年前最后一个入门的,去年宗里又没收新弟子,所以在这太华门下,是个弟子他都得喊师兄。

    是实打实的弟弟。

    “理由?”

    执事房的老文书问道,他算是外门管事儿的,隶属律令堂,被下派到外门来管理各项事务,刑专、采办、辅教、执扇等虽然隶属单位有所不同,但在外门都以文书为大。

    “参加灵植夫测评。”

    老文书本来板着个脸,生气这个小弟子不知外界险恶,不到筑基就要出去乱跑,准备驳回,闻听此言面上才好看许多。

    “挺好,批准了。鉴于你第一次出门,宗门内部会发布导引任务,所需皆由宗门包办。你拿着这个,等到有人接了任务,它会发亮,那时你再到这里来。”

    老文书在一本簿子上写了陆渊的名儿,备注原因后在后面画了个勾,然后抛出一个长条状的东西。

    陆渊接住了,发现是跟铅笔一样的长木条儿。

    发亮,这不和小黑屋的通行证一样吗,果然小黑屋是宗门背书的。

    但是炼气期的陆弟弟没走远,他转身就跑到了隔壁的传功室,找负责传功教学的册策去了。

    册策是藏经阁的一种职务,因为比较低端,所以常有册策被分配到外门,负责教导外门弟子行功运炁,解决修行上的难题。

    太华宗各主要部门都会下派一些低等执事来管理外门,外门执事房就是这样构成的。

    册策看样子也不年轻,是中老年模样,看着像五十多岁的人,听到陆渊眼下情况后,他捋了捋花白的胡子,而后道,

    “照神是练气最后一境,也是最难的一境,进不了内门的外门弟子大多卡在这一关上。”

    “入照神,就要开辟泥丸宫,泥丸宫居于头部,乃九宫之首,对练气之后的修炼有着绝对性的意义。”

    “《修真十书》云:‘天脑者,一身之宗,百神之会,道合太玄,故曰泥丸。’”

    “《道枢·平都篇》云:‘天脑者,一身之灵也,百神之命窟,津液之山源,魂精之玉室也。夫能脑中园虚以灌真,万空真立,千孔生烟,德备天地,洞同大方,故曰泥丸。泥丸者,形之上神也。’”

    “我建议你先看些书,像我刚刚说的那两本,以及《类经》、《太平经》,等你看完了它们,有了自己的见解和行炁推理,对人体神和身外神等都有了了解,再来找我。我们一起讨论一下。”

    可能是担心陆渊急功近利,导致不好的后果,中老年册策又补了一句,

    “你还年轻,入门才两年便已经响窍圆满,比很多人都强了,现下不要着急,泥丸宫是修行根基之一,读透这些书并不是仅仅帮你进入照神,对后来的修行更有裨益。”

    陆渊道了谢,知晓是为了自己好。

    “哈哈哈哈哈哈!”

    借了书,正要往回走,却听闻隔壁老文书那里传来饱满有力却带着股不协调感的男人笑声,听着还很熟悉。

    听着爽朗豪迈,可不知道为什么,陆渊听出了暗搓搓的猥琐意味。

    等等,这股微妙的感觉...是那个光头狼灭!

    “实不相瞒,此次前来,正是为了帮助初次出门的师弟一把,我不知道什么导引任务奖励,也不知道什么宗门额外补贴,我只是想用心引导和保护我不谙世事的师弟,用微薄的力量为太华宗添砖加瓦!”

    “牌号98765,陆渊师弟是吧,这活儿,四爷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真没想重生啊〕〔这是我的星球〕〔剑来〕〔世子很凶〕〔我的孝心变质了〕〔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真的是正派〕〔万族之劫〕〔上门龙婿叶辰听书〕〔我师兄实在太稳健〕〔第一战神杨风〕〔岳风柳萱大结局〕〔古斯彦〕〔穿成权臣的心尖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