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燃情总裁太坏了〕〔百转飞仙〕〔雾隐之王〕〔夺魂之主〕〔都市无双战神〕〔我在斗破开商店〕〔王者废婿〕〔许君不知情深浅无〕〔土家秘史〕〔斗罗开始签到诸天〕〔高人竟在我身边〕〔胜天传奇〕〔剑临诸天〕〔闪婚总裁契约妻〕〔三国大乱斗〕〔王的女人谁敢动〕〔我在豪门当夫人〕〔顾淼霍以铭〕〔混元武帝〕〔一胎二宝,总裁追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仙门种田手册 第六章 宗门特招生
    走是肯定不会走过去的,灵植协会离得远,靠两条腿完成这跨越无数山河的壮举那真是痴人说梦。

    这波是宗门包办,性质立马从陆弟弟的私人活动变成公差,吃的喝的,住的用的都能报销。

    这应该算是特殊人才福利吧,陆渊趴在飞舟的窗户边上打哈欠,旁边是捧着本册子看得津津有味的光头壮汉。

    “可惜逛燕舞楼宗门不给报销。”

    光头师兄合上册子,意犹未尽的咂咂嘴,这时陆渊刚好转过身来,瞧见了册子封面上的名字。

    《芙蓉帐暖度春宵——体修与燕舞楼歌姬不得不说的故事》

    艹!

    我以为你在学习,努力修行,合着您一直在这看小皇叔呢!

    您是怎么当上真传的?!

    是的,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矣。这位光头并不是陆弟弟以为的外门弟子,而是得了太华宗长老悉心教导的真传弟子。

    外门弟子往上爬,是普通内门弟子;普通内门弟子往上爬,是宗门着重培养的核心弟子;再往上,才是作为各位长老衣钵传人的真传弟子。

    而光头的师傅,就是当初暴打他的老人家,也即是陆渊手上令牌的真正主人-太华宗符器阁阁主顾纯垆。

    “小老弟,我看你有点面熟啊,咱俩是不是在什么地方见过?”

    “没有没有,师兄说笑了,我连内门都没去过,怎么可能见过师兄。”

    此乃谎言!

    我在你挨揍的时候见过你,虽然你挨揍的样子很衰,但梗着头不服的样子真的很动人。

    “啊,我想起来了!”

    光头佬一拍大腿,作恍然大悟状。

    我去,不会是探头偷窥的时候被他发现了吧,陆渊惴惴不安。

    “小老弟还记得典卖杂霜谷那天吗?我就排在你前面几个身位啊!当时我手头有点宗门发的谷子,寻思着让它发挥点剩余价值,就和你们一块卖掉了。

    为了显得不那么突兀,我还特地换了身衣服。”

    emmmm...怎么评价这种行为呢?

    绝了!

    这位好像不怎么靠谱的样子,陆渊面皮一抽,回想了一下,发现采办喊的人名里,还真有这货。

    “小老弟你放心,只要这趟你拿了早春玉牌,进内门就算是定了。我看人很准,觉得你不是个坏坯,玩不过那些心黑手狠的家伙,到时候如果有人找茬,就报四爷的名字,要真是欺负新人的缺德带冒烟的货色,四爷铁定抽他。”

    光头佬甩过来一块袖珍木牌,除了上面的字换成了赵,体积也更加小以外,形制和顾字令牌几乎一模一样。

    陆渊接到手里,还有点小感动,本来以为就是说说而已,可要给了信物,这就不是客套话,是比真金还真的诺言。

    “多谢赵师兄。”

    “你要是真有这个心,就好好修炼,多赚点钱,等手头阔绰了,请四爷逛回燕舞楼,那我这也算回本儿了。”

    “......行叭。”

    所乘飞舟乃是太华宗所制,有数种形制,乘着的这艘便是载人最多,也是最便宜的,好在此等法器本身就是种逼格的体现,没有人挤人的情景。

    陆渊和光头师兄有单独的房间,房里用度一应俱全,甚至还有两碟瓜子以及休闲读物。

    从窗户朝外看,便能见到飞速掠过的淡薄云气,云气似乎十分广阔,再往远处看,就只能被白色的云幕遮挡视线。

    “赵师兄,内门是什么样子呢?”

    “内门啊,”光头摸了摸并不存在的胡茬,思考了一会,煞有介事的说道,“人挺多的。”

    “没了?”陆渊瞪大眼睛。

    这个回答短小无力,并且没有情报价值。

    “开玩笑的啦。”光头师兄咧嘴一笑。

    “内门有二堂五阁,二堂是律令堂和执法堂的合并叫法,负责维护宗门规章与律令执行,掌教直属,和五阁性质不同。”

    “五阁则分别是丹阁、藏经阁、演武阁、符器阁和铜臭阁,各自的方向听名字就能猜出十之八九,我们卖杂霜谷时看见的采办老头,就是铜臭阁的下级执事。”

    “初入的内门弟子会根据各自天赋与偏好,被分配进入其中。如果是被认定为具有值得培养的弟子,则会在进一步观察后,成为各阁的核心弟子。”

    “所以,要尽力表现出自己的优势啊小老弟,同样都是两只眼睛一张嘴的人,进了内门以后,未来的差距可能比人和狗还大。”

    光头师兄拍了拍陆渊的肩膀,唏嘘不已。

    是这样吗,陆渊皱起眉头。

    存在竞争,还很激烈。

    “内门似乎有弟子自发组成的小团体?听瞿向师兄说,有位柳师姐很有名望。”

    陆渊问道,机会难得,寻常见不到内门的人,多问点。

    “啊,柳余恨啊!挺漂亮的小娘皮,也有手段,能耐不小,宗门内部有很多人喜欢她呢,别家宗门的仰慕者也不少。

    就是这里有点问题,整天想些有的没的。柳余恨,听这名字,你品,你细品。”

    赵四指了自己的脑袋,继续说:“小团体有,多是以某个听起来牛皮哄哄的人为首,建立组成的小型利益共同体,天赋一般的可以考虑一下,吊炸天的都是自己修行,或是成为那个牛皮哄哄的人。”

    “这次你若是拿了早春玉牌,宗门会给你一个进入内门的机会,但仅限于多数灵植夫供职的铜臭阁,如果想要进入其它堂阁,便得放弃这次机会,等到真正筑基再做申请。”

    啊这,不能给个机会,摘牌以后既能进内门,又能自己挑吗。

    仿佛是看穿了他的心思,赵四挑了挑眉毛。

    “小老弟,可别以为早进了内门就是好事儿。假使你成了灵植夫,进了铜臭阁,于生计方面确实不错,酬薪会比现在高很多。”

    “但是在外门期间并无让人称道的成绩,却会成为你的弱项,潜力评价、供给资源都是一般,开放权限低,特殊渠道无,提拔核心弟子时也将排在后面。”

    “即使你资质真的不错,可没权限接触非凡的功法和实用的术法,无老师教诲,也难比得过资质平庸些的。更何况修真路上,一步差,步步差,就更要争个长短。”

    “所以四爷我给你个建议,在最近的外门大比里弄个好名次,即使不能,也要将你的优点百分之二百的展露出来,再筑基进内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真没想重生啊〕〔大周仙吏〕〔天官赐福〕〔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在港综成为传说〕〔高人竟在我身边〕〔我在玄幻世界冒充〕〔麻衣神婿〕〔第一战神杨风〕〔北玄门〕〔世子很凶〕〔剑来〕〔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