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废婿翻身岳风柳萱〕〔宠婚无度:老公你〕〔佛门咸鱼的苦逼日〕〔沈千月端王〕〔天武称雄〕〔那孩子是奥术奇迹〕〔最强神婿〕〔无敌神婿〕〔最豪赘婿(又名:〕〔全世界都不知道我〕〔三国之曹家逆子〕〔此人杀心太重〕〔盛世嫡女:医品特〕〔震惊,我被女帝抢〕〔穿成大佬的反派小〕〔穿书后每天都在被〕〔带着系统做巨星〕〔大唐第一长子〕〔都市之至尊龙帝〕〔星河归来当奶爸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仙门种田手册 第九章 如有神助
    陆渊的居舍之外,禁制之内的平地上,多了深而广的坑洞。

    曾经的青平小碗已经被单方面更名为玉泉眼,无时不刻不在流淌澄澈的灵泉水。虽是涓涓细流,但可以预见的是,如果没有什么能蓄水的器物,日积月累之下,泉水一定是会溢出去的。

    区区三亩灵田,已经满足不了水量丰沛的玉泉眼了。

    所以陆渊找人挖了个坑,将泉流导入,盘算着等积累到一定深度以后还可以买些灵鱼苗,养养鱼。

    听说灵鱼烤起来挺香的。

    “小老弟开开门!”

    陆渊的整个修真界朋友圈里,这么称呼他的只有一个人。

    “赵师兄怎么想起到我这里来了?真让师弟我受宠若惊。”

    打开雾霭一样的禁制,果然是大肌霸四爷。

    光头师兄今天只穿了背心一样的衣物,行走间身体各处的强健肌肉以一种极富力量感的方式运动,手臂稍稍用力,便可虬结暴起,聚合成充满金属质感的壮硕臂膀。

    虽然不知这位是何等境界,但这画风不像修仙的,倒像是练北斗神拳的。

    “呦,不错啊,昨天还是响窍,今儿个就入照神了,不错不错。你不是说想学练器画符吗,我来瞧瞧。”

    “赵师兄你就是这么走过来的?”

    太华宗毕竟是有头脸的大宗门,门下子弟皆衣冠整洁,鲜有光头师兄这样只穿背心,大摇大摆从山上走到山下的。

    “没错,路上挺多人看我,但穿这个舒服,他们看他们的,我走我的。”

    对于旁人的眼光,四爷毫不在意!

    “听徐册策说,你买了底纸笔墨,还拿了《甲子大岁秘讳》,应该已经对画符的整个流程有了了解。

    来,整两张。”

    徐册策就是教授外门弟子行功的老册策,陆渊当然没拒绝,光头师兄行事不羁,却很厚道,这是帮自己来了。

    宗门内兑换的底纸长六寸,宽两寸,一面光滑一面粗糙,通体黄色,材质为草莎,适用于炼气期符箓绘画。

    将符纸摊平,有许多细微小点的粗糙一面朝上,上下各用薄而沉的镇纸压上,陆渊才将墨放到砚台里,兑水磨匀。

    《甲子大岁秘讳》中含许多神明的讳字,这些讳字并无发音,可以看成是代表身外神的印章,印章绘在底纸上,以炁贯之,将代表身神的精气神封存其中,如此方可调动雷霆、木气、金锐、厚土等天地五行,以达到术法效果。

    使用符箓时只需稍稍给点能量,就能生效。

    陆渊提笔,蘸墨,而后照着心中所想讳字模样,在底纸上挥毫。

    此讳字代表‘清静渊真玄虚顺化元君’,是诸多灵官中的的一位,写在这里,成功后便能使符箓中封存陆渊精气神与炁一同构建的术法。

    (为便于区分,此后身外神称作神真,人身神称作身神。)

    天地神真统御万物,按照陆渊的理解,祂们就是规则的另外一种称呼,这与存想出来,只存在于神识、识海中的身神不同。

    神真的尊号、讳字,在陆渊读过的书中并没有提及是如何来的,每位神真皆有自己的司掌范围及从属关系。

    神真有尊位等阶,炼气期的符箓,写灵官等阶的讳字就可以。

    心中讳字确定时,陆渊只觉有清气灌顶,执笔的手鬼使神差般行动起来,这种感觉很奇妙,像是有股无形的力量握住自己的手,如推车般推动自己的动作、炁和精气神。

    挥毫泼墨,一气呵成。

    但陆渊不敢用如有神助这个词儿,刚刚的感觉就像是水从高处流到低处,自然而然的完成了,但自己的行动却像是被水推着的。

    他看向自己的成果:一张金芒符。

    是参照了所购买符箓其中一种,解析其中结构以后复刻的。

    光头师兄没说话,他神情凝重,眉头蹙起,拈起这张墨迹未干的符箓,细细观察。

    下一刻,他的动作却让陆渊骇然。

    符箓上一道灵光闪过,这是被激发的标志,然后符箓中金芒绽出,直接撞在光头师兄的脸上!

    五行中,金乃最锐、最利、最戾,金芒凝金气而成,洞穿山石,催折树木不再话下,逞论人体!

    “赵师兄!”

    陆渊急的呼出声,欲将光头师兄推开,但已然来不及,金芒催动速度何等迅疾,甚至不用瞬息,便已经打在脸上。

    那可是人体肉身啊!修真者驱雷策电靠的是身神、神识、炁或真元,若无特殊法门护持,身体也仍然相对脆弱,这就好比一个人用脸接飞刀,如何能成!

    陆渊目眦欲裂,赵四这人虽然爱搞颜色,行事又不羁,颜值也平平无奇,膨胀装比时还喜欢自称四爷,但对自己是真的够意思。

    一般真传哪个不是眼高于顶,哪会这样对人,多番提点,又跑到居所来帮忙,就好像自己真是邻家小老弟一样。

    接触不多,但是个可交的朋友,第一眼见到时便已经确定,这是天生的直觉。

    “锵!”

    几点火花闪过,伴随着金石交击之声。

    没有血液迸溅,没有血肉模糊,想象中的一切均没有出现。

    赵四的大脸巍然不动,毫无变化,刚刚那一道激起火花的金芒,连道浅浅的痕迹都没有留下,油皮都没擦破。

    陆渊傻了,好久才倒吸一口冷气。

    嘶!

    此人面皮,竟恐怖如斯!

    “我发现,我好像并没有什么能教你的。”

    用自己的身体测试这张符箓后,赵四面色古怪,他刚硬的面庞上出现纠结的表情。

    谁都有好为人师的时候,但四爷教无可教,不仅没法装比,还有点尴尬。

    陆渊绘写姿势、精气神与炁的输出、术法构建皆无错漏,且用时极短,十分完美。而作为成品,这一道金芒符品质极高,各个方面都属于上上之选。

    这就是祖师爷赏饭吃,天生就是干这块的料。

    “小老弟,要来符器阁吗?我跟你讲,我们符器阁福利多多,任务轻松报酬极高,特别适合你这样的有志青年!”

    “我师父和丹阁阁主蝶夫人关系又好,经常搞到一些成本价的丹药,进来就相当于同时享受两阁的福利,很赚很划算!”

    “我甚至可以开后门,让你马上成为我们符器阁的内门弟子,核心待遇...算了这样容易被打...”

    “你还在等什么,小老弟,快作出选择啊!大比以后一定要选我们符器阁,不然你这天赋就明珠暗投了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真没想重生啊〕〔大周仙吏〕〔天官赐福〕〔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在港综成为传说〕〔高人竟在我身边〕〔我在玄幻世界冒充〕〔麻衣神婿〕〔第一战神杨风〕〔北玄门〕〔世子很凶〕〔剑来〕〔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