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唐诗薄夜〕〔极限警戒〕〔香江1853〕〔特种兵之神级提取〕〔妈咪太小,总裁太〕〔超级保安赵东〕〔超强狂婿〕〔都市潜龙〕〔三个姐姐砍我升级〕〔超绝英豪苏阳林楚〕〔每当我以为〕〔左明天下〕〔NBA之篮球之王〕〔穿成流放抄家的小〕〔成了明日末世的〕〔忍者就该出肉装〕〔大明从慎重开始〕〔北宋之无双国士〕〔悟道仙机〕〔御前郡主的翻身仗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仙门种田手册 第十章 无情的符箓打印机
    一叠底纸,一支玉笔,一画就是一整天。

    这是陆渊过去几天的生活状态。

    半个月前,他辞去了植耕的职务,在内门铜臭阁挂了高级植耕的名,自此每月也有微薄的津贴了。

    不多,五十勾每月,也就半颗一品灵石,但却意味着已经跨入了人生的新阶段,不再是苦于繁杂劳务的外门泥腿子,实现了阶级的跨越。

    其实际意义大概相当于从农民到白领,活儿更轻松,环境更好,收入更高。

    然后就是拒绝铜臭阁的邀请,放弃作为灵植夫这类特殊人才进入内门。

    在明眼人的眼中,这样抉择的原因昭然若揭,目标直指不久后的外门大比!

    再就是清空了几乎所有的宗门贡献,将这两年所有记录在册的功绩都换了《存思法》,这本书在藏经阁吃灰好多年了,老册策推荐给他,以存思身神,壮大己身,增益精气神。

    其后就是买足了底纸茭墨,缩在屋里画符。

    “一勾、两勾、三勾...五十勾。”

    胡子拉碴的陆渊仔细的数着仅剩的现金,越数,面色越难看,悲苦一点一点占据了他所有的面部表情。

    “啊!我好穷啊!”

    惨叫和哀嚎从屋舍中传出,被雾霭状的禁制挡住,没有传到外面,保住了陆弟弟作为穷比的尊严。

    辛辛苦苦满两年,一夜回到入宗前。

    仅剩的家产,买了几尾鱼苗和纸墨以后,就只剩下这么点了。

    唯一的成果就是桌上几叠厚薄不均的黄纸,没有流光溢彩,没有逼人灵气,只有一种若有若无的威胁感,粗看上去像裁剪好的普通纸张,外观上没有任何不寻常的地方。

    但这些都是符箓,是封着修真者的精气神,撰绘神真秘讳,一旦激发便可勾连五行,以人造器物演天地之变的符箓。

    凡一十八种,共两百六十四张。

    光头师兄真没食言,给了许多符箓的绘制方法,甚至连筑基以后才能绘制的也教了一些。

    现下陆渊绘出的均是不入品阶的,只拣了常用的符箓绘制,因为从一品符箓起,就需要能量密度更大的真元才能绘制。

    炁是普通人到修真者过渡阶段的产物,这个过渡阶段就是炼气期,唯有到了筑基,才凝真元,而灌注真元的符箓,才入品阶。

    “不知那店主吃不吃得下。”

    为什么要找外面坊市卖掉符箓呢?因为宗门不收。

    炼气期弟子多是外门,皆有职责,很少有时间去外面,宗门环境又相对平和,所以适用于炼气期的符箓一直很少有人从宗门换取,自然收的也少。

    陆渊并没怀疑自己的符箓能不能卖出去,他能够以比较客观的眼光评价自己,既不把尾巴翘到天上,觉得自己这符天上地下少有,符箓店必定全收;也不妄自菲薄,觉得画的都是垃圾。

    那么怎么去坊市呢?

    “师兄好,我是外门陆渊,牌号98765,请问有去灵植协会的票吗?”

    陆渊来到飞舟整备起落的广场,咨询卖票的师兄。宗门飞舟当然不是无偿乘坐,还是需要一点点代价的。

    “三等飞舟每票十颗一品灵石,二等飞舟...”

    “好的谢谢师兄,师兄再见。”

    陆渊扭头就走,毫不犹豫。

    对不起,你要的,我给不起。

    灵植协会及所在坊市远在百里之外,不坐飞舟怎么去?

    这个时候就要找专业的人了。

    “瞿师兄?瞿师兄在吗?”

    陆渊挎着小包,跑到了外门弟子居舍区域,朝着一处禁制喊道。

    没等多久,有部分雾气散开,形成了能够让人出入的方状门户,里面的人正是很有门道的外门卖货郎瞿向。

    陆渊解释了一番,才让瞿向明白他的意图。

    “想不到陆师弟也要参加外门大比,之前我就觉得陆师弟必定是要进内门的,只是没想到你会拒绝铜臭阁的邀约。”

    瞿向还是笑吟吟的模样,只是话语中透出来的信息却不小。

    “瞿师兄如何得知?”

    陆渊只说了要卖灵符,却没说没去内门的经过和原因,因而感到疑惑。

    “陆师弟莫不是忘了我是做什么的?何况我也有志在此次外门大比中争些名分,自然要对竞争者多加关注。”

    “一般来说,如果有机会,很少会有同门拒绝灵植夫这种特别的上升渠道,陆师弟的决定可是让很多人吃了一惊呢,如今已经在外门里传开了。”

    太华宗外门弟子近千,盯着外门大比,想以一个好名次作为进身之阶的,不是只陆渊一个。

    “就是上去露露脸,都是后话。瞿师兄有办法去坊市吗?等我回来必定携礼物登门道谢。”

    得,碰上一竞争对手,这事儿怕是麻烦了。

    陆渊面上笑嘻嘻,心里这么想着。

    只是瞿向的回答却十分爽快,让人诧异。

    “陆师弟大可不必,我也正要去坊市间采购些商货,不介意的话就和我一起吧。”

    瞿向让陆渊稍待片刻,而后赶出一辆马车,一起去了。

    拉车的是匹膘壮的黑马,神骏异常,也不是凡物,不到半日便到了坊市。

    对有能力的修真者来说,距离并不能成为太大的问题,因而各宗距离远。作为不同宗修真者集会的固定场所,必定夹在许多宗门的交通道路上,所以坊市也不会太近。

    “陆师弟,我有个不情之请,可否取张符箓与我一观。”

    两人要去的地方不同,分别的时候,瞿向似是想起什么,朝陆渊问道。

    “瞿师兄客气了,这几张符箓便赠予瞿师兄。”

    取了几张最为趁手的金芒符递过去,陆渊便挥手道别,朝着符箓店的方向走过去。

    丝毫没有发现瞿向停留在原地,持着符箓若有所思。

    ......

    “老板,收符不?”

    此时店里客人很多,完全不是上次来的冷清模样,别看店里铺面不算很大,生意却意外的红火。

    小二们忙着为客人介绍,那位青衣店主却捏着一张符,迈步朝后堂走去。

    听闻陆渊的询问,店主停住了脚步:“客人且随我来。”

    陆渊到了后堂,按照店主的示意,便一叠叠的将符箓摊在红漆桌面上。

    “金芒符、青藤符、疾风符...”

    只看表面墨迹,店主便将这一十八种符箓的名称如数家珍般念了出来,而后将手里原本持着的符箓仍在一旁的垃圾桶里。

    陆渊瞪大了眼睛,那明明是张能够激发使用的符箓,观探之下更是认出那是张二品符箓!

    不要可以给我啊!

    店主察觉到他的诧异,解释了一下:“本店不收垃圾,店里伙计打眼,收了。”

    所以就扔了???

    再差劲也得几块二品灵石吧!那就是几百一品灵石啊!

    陆渊牢牢盯住垃圾桶,眼睛都绿了。

    而后心里却莫名的惴惴不安,我的道祖啊!这二品符箓都被一声不响的扔了,我的没品级符箓不会被直接扫进垃圾堆吧...

    紧张地把视线转回来,放在店主身上,看他拈起一张符,咽了口唾沫。

    这单生意要是黄了,接下来几个月就得吃土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真没想重生啊〕〔大周仙吏〕〔天官赐福〕〔在港综成为传说〕〔我师兄实在太稳健〕〔高人竟在我身边〕〔我在玄幻世界冒充〕〔麻衣神婿〕〔第一战神杨风〕〔北玄门〕〔世子很凶〕〔剑来〕〔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