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废婿翻身岳风柳萱〕〔宠婚无度:老公你〕〔佛门咸鱼的苦逼日〕〔沈千月端王〕〔天武称雄〕〔那孩子是奥术奇迹〕〔最强神婿〕〔无敌神婿〕〔最豪赘婿(又名:〕〔全世界都不知道我〕〔三国之曹家逆子〕〔此人杀心太重〕〔盛世嫡女:医品特〕〔震惊,我被女帝抢〕〔穿成大佬的反派小〕〔穿书后每天都在被〕〔带着系统做巨星〕〔大唐第一长子〕〔都市之至尊龙帝〕〔星河归来当奶爸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仙门种田手册 第十三章 师弟,搭搭手?
    陆渊对炼器小有研究。

    开垦灵田需要很多材料和准备,其中最不可或缺的不是五行土,而是灵田落成以后打在田里的缚灵桩。

    灵田能培育外界难出的奇花异草、药植木属,很大程度上是因为能量密度比外界高很多,又因为不是天生的灵物,故而若不采用缚灵桩来留住沉绵的灵韵,便会在栽种几轮后变回凡土。

    缚灵桩自然也不是天生就有的,是器的一种,由有炼器法门的修真者做成,外形就如普通的楔子,有留存灵韵的功用。

    陆渊如今有三亩灵田,所用缚灵桩主材皆是用从瞿向那淘的白蜡木。

    成品挺贵的,所以自己做。

    得益于炼气期的满悟性,从老册策那借的许多关于炼器的书籍都琢磨的通,真有想不明白的,就花些贡献点,去执事房问问符器阁的器辅造,这么一碰,也就懂了。

    事关灵石,不学也得学。

    但这不过是小手段,刚刚入门而已。

    有多大本事吹多大的牛皮,但凡能做出来光头师兄仓库里的一件,陆渊就敢把小有研究四个字改成炼器专精。

    两个半月以后,就是外门大比,得把自己的闪光点尽可能的铺出来,正好自个儿也缺趁手的家伙,可不得趁机会学两手本事?

    “小老弟,你现在未入筑基,丹田中没法承载火种,做各类器具的时候会很不方便。”

    “如果你想做些武器防具在大比上用的话,就多采用组装式的结构,这样单个组件难度低,整体容错高,有想要改动的地方也更容易施行。”

    光头师兄把他的想法说了出来,面上神色认真,不像平时那样面上正经实际七分吊儿郎当。

    在谈及擅长领域的时候,他还是挺靠谱的。

    “像金铁,木器这些材料,如果不好处理,可以花些灵石,在执事房发布定制的任务,让擅长的人帮你处理成想要的样子。”

    说到这里,他从木架上抽出一本册子,翻开指给陆渊看。

    册子也是木质的,书页是宽大而薄的方正木片,合页的地方用巧妙的方式粘合,使它能够灵活的开合。

    陆渊看过去,上面什么都没有。

    这是拿错书了?

    “这东西是和宗门的任务板配套的,任务板在宗门任务发布处,记录所有宗门任务,一旦出现任务变更,或者有新的任务,都会在这木牍上显现。”

    “这是我依托宗门阵法做的,出了宗门就没用了,待会你走的时候带上一块,找任务的时候就不用和其他人一样专程去执事房问了。”

    “四爷独家制造,仿冒必究啊。”

    “瞅啥呢瞅,摸上去,用炁和意识去感知!看看就得了,你发布任务还得跑去执事房,再由执事房递交宗门任务处。”

    陆渊尴尬的应了两声,把手搭了上去,照着光头师兄说的方法发力,很快便觉出有许多信息陈列。

    这木牍就像是一u盘,能够储存信息,和u盘不一样的是,它内里的信息还能和宗门任务处的同步更新。

    储存信息不稀罕,修真者常用的玉简就有这个功能,但同步更新就十分的六了,即使只能看看,也是了不起的成就。

    我的道祖啊,其实四爷您也是个穿越者吧?!

    正把宗门发布的任务一条条看过去,借此熟悉太华门下的生活方式,却突然瞧见了熟悉的俩字。

    倒回去检查一遍,真没看错,他陆渊的大名就这么堂而皇之的出现在其中一个任务里。

    “有师兄师姐们知道陆渊师兄的居舍具体位置吗?有些关于灵植夫的问题想请教他。”

    嘶~我陆某人已经是个名人儿了吗?居然还有点名找我的!

    自打进太华宗以来,就没碰上过这样的事情,这还是破天荒的头一遭。

    看来瞿向瞿师兄说的不错,拒绝以灵植夫的身份成为内门弟子这件事情,很少见,并且我陆某人的名字也跟着在外门间传开了。

    再往下看。

    “发布人:外门弟子桐舒,牌号98766;”

    “任务酬金:六十勾。”

    今年太华宗终于招新弟子了,陆渊如是想到。

    ......

    从山上下来时,陆渊手里不仅拿着四爷独家制造的木牍,还有其他一些炼器基础和材料方面的书籍,是四爷根据现状给他挑的。

    毕竟书籍是人类进步的阶梯。

    陆渊在仓库外边试了许多法器的效用,甚至连身为消耗品的入阶符箓也用了几张,大致了解了筑基和炼气这两个境界能发挥的力量区间。

    这让他心里终于有了底,能够坦然面对即将到来的大比。

    接下来的时间,得想想自己需要什么样的家伙,是武器还是防具,确定以后再开工,试着给自己加装备。

    也可以都有。

    到时候上台,先穿一身防护用甲,包里揣满满一袋符箓,手上再提着大盾。

    如果甲和盾做的好,根据刚刚测试的结果,完全可以指着所有参赛人的鼻子开嘲讽:你能秒我?

    秒不掉我就等着被符箓淹没吧。

    这个念头在陆渊脑子里一闪而过,并且留下了特别深刻的印象。

    乘水玉散从山上下来,在山脚附近步行,这时太阳已经挂在西方,很快就将落下。

    没走几步,就见面前多了一个人影,挡在前方的道路上。

    他下意识的就要绕开,那人却冷不丁的出声了。

    “陆渊师弟,我找你好久了。”

    陆渊这时才看清那人的形体和模样:身高和自己相差不多,穿外门弟子的青衫,面貌平平无奇,是不认识的人。

    但总有若有如无的威胁感从那人身上散发出来,唯有实力相差不远的情况下,才会出现类似的感觉。

    对面显然也已经照神了。

    陆渊吃不准这位不速之客的路数,开声问道:“这位师兄怎会认得我。”

    那人露出微笑:“是我唐突了,我叫唐荼,外门弟子。师弟可能不认识我,但如今整个外门却没有几个认不出你的。”

    外门弟子数目众多,各有所司,太华宗地方又大,便是居舍也有几千所,同为外门弟子却互不认识是很常见的。

    似陆某人这般几乎人人都能认得,才是怪事。

    “那唐师兄此番寻我,是有什么事情吗。”

    唐荼面上微笑不变:“师弟必定要在大比上崭露头角,但我等外门弟子实战经验极少,为解此弊端,可否请师弟与我去演武台搭个手?”

    搭手有很多种意思,放在这里,便只剩下互相较量,比试功力高低的一种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真没想重生啊〕〔大周仙吏〕〔天官赐福〕〔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在港综成为传说〕〔高人竟在我身边〕〔我在玄幻世界冒充〕〔麻衣神婿〕〔第一战神杨风〕〔北玄门〕〔世子很凶〕〔剑来〕〔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