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醉卿十六年〕〔剑圣大魔〕〔一拳战神江宁林雨〕〔乔玉〕〔神罗行〕〔穿越后我成了带货〕〔江宁林雨真〕〔江宁和林雨真〕〔豪门战神〕〔姐姐保护好你的马〕〔从猎人世界开始的〕〔江宁林雨真〕〔顶峰战神〕〔食在大宋〕〔八荒战神〕〔东方战神江宁〕〔叶天秦清涵〕〔福运小农女〕〔朵朵的智能大佬也〕〔谍涯无痕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仙门种田手册 第十七章 这个人有问题
    桐师妹的效率很高。

    只不过隔了一天,陆渊订购的岷山红蚁蚁塔就已经到了。

    时代背景和身份摆在这里,要在短短两天内将货送到不是件轻松的事情,恐怕桐师妹私下里也费了些心力。

    陆渊付钱的时候嘴上没有说什么,却将这份善意记在心底。

    蚁塔是蚂蚁们利用泥土、砂砾、石块等粘合成的巢穴,这座岷山红蚁蚁塔高约半米,表面粗糙,看上去就是有许多细小坑洞的风化岩石,很难想象里面居住有数以千计的岷山红蚁。

    “师兄,这是御兽牌,可以在一定程度上驱使岷山红蚁,圈定活动范围等,您拿好嘞!”

    聊熟了以后,桐舒小妹子活泼的天性展露,在陆渊这个熟人面前再也不一板一眼的遵照家族培养的礼仪。

    以前是被束缚在高阁内的牡丹,现在像在坡上迎着光的烂漫山花。

    毕竟是年方二八的少女,正当天真烂漫的年纪,一举一动都要端足架势真是辛苦她了。

    陆渊拿了轻便小巧的白玉御兽牌,笑着对小师妹挥挥手,托着蚁塔回去了。

    还挺重,应该借辆板车来拉的。

    回到居舍,给蚁塔找了块地方安置下来,才用御兽牌唤醒其内沉睡的蚁后与诸工蚁,划分了活动范围和日常工作。

    岷山红蚁们的吃食也很好解决,前期用杂霜米垫着就行,再就点灵泉水。

    虽然贵,但物有所值,而且养起来便宜。

    再然后,就又到了喜闻乐见的肝符环节。

    没办法,手头还是有点紧。

    买完蚁塔,还剩下一百三十多颗灵石,要在以前,这是能让陆渊眼珠子发绿的巨款;但时代变了,炼器材料、辅助用具、院里要添新灵植、乃至大比准备等都需要钱。

    那这就有点不够花了。

    还能怎么办?接着画符呗。

    灵田里的蓝星龙须藤成熟还有小半年,炼器又没起步,眼下能赚钱的,也就只剩下画符了。

    不仅要把缺少的部分凑出来,还要留下足够的符箓留待应付大比。

    ......

    两周以后,坊市中,雷翎符箓店里。

    “欸,老板!对,又是我,我又来了!”

    揣着鼓鼓囊囊的包裹,陆渊贼兮兮的溜到店主跟前。

    “您这还收符不?没入品的。”

    店主仍穿着那身青衣,好像从来没换过,他目光转朝下,瞄了眼陆渊腰间的小包裹,眼中起了波澜。

    “呦,这都是自个儿画的?”

    “可不是吗,费了老大劲儿了。”

    店主起身,抄了块算盘,照例把陆渊引向后堂,一边点符算价格,一边道,

    “您这速度可一点不慢啊,要不是后边还有总部,本店都不敢再要您这符,吃不下。我做生意也跑了不少地方,愣是没见过手速这么快的。”

    “不过客人您可得注意点,虽然别说这一袋,再多上个几十倍本店都能收,可我这店里是准备把你的符箓给捧成高档货色的,太多的话可就显不出身价了。”

    人都有两幅模样,给外人看的和给自己人看的。

    刚见面的时候,店主多高冷,讲的话都是按字儿算的,看一眼货就能报价,合作以后不仅话多了,连算盘都用上了。

    按店主自己个儿的话讲,心算太耗心力,不如算盘用的顺手,也就给刚来的客人表演一下,显得专业老到。

    这么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一兜的符箓很快清点完毕,店主瞅了眼算盘,开始报价,

    “本次交易符箓共六百四十三张,包括金芒符两百张...”

    “总价值四百五十颗一品灵石,本店抽利三成,应付客人三百一十五颗。”

    上次来,起了些小麻烦,店主为表歉意,免了店里的抽成,让陆渊白赚三成抽利,这次就不行了,得按店里的规矩办。

    “客人有疑议吗?”

    “没有没有!”

    又有了笔巨款进账,陆渊面带微笑,心脏却砰砰直跳。

    果然,领钱的时候才是最让人心绪澎湃的,什么初恋、什么燕舞楼,都不及灵石远矣!

    没让店主把货款主体兑成三颗二品灵石加十五颗普通灵石,陆渊直接把三百多颗沁着凉意的灵石块扫进小兜里,行走的时候甚至能感受到它们之间的摩擦、碰撞。

    别提多爽了!

    坊市由附近宗门联合管辖,治安很好。更何况太华门下向来注重同门,若是出了事,一定会从头捋到尾。

    便是许多盗匪也已经达成绝不招惹太华门下的共识,所以哪怕带着这样一笔令人心动的巨款,陆渊的安全仍然非常有保障。

    拜别店主,开始扫货。

    能长出龙牙兵的龙牙?买了!柔韧纤细的冰蚕丝?买了!铭刻符纹的大篆笔?买了...

    陆渊在坊市间,挑选自己可能用到的商货。

    只要觉得最近有用,俱都收入囊中!

    有灵石的快乐,就是这么朴实无华。

    正在他扫货扫的开心的时候,后面却冷不丁传来句带刺儿的言语。

    “这不是我太华宗的外门植耕,陆渊吗,身为区区植耕,怎么会有灵石买这些东西?该不会是做了见不得人的勾当吧,我就知道,这群操持贱业的没几个好东西。”

    听口气就知道,老阴阳人了。

    陆渊转过脸来一看,一个同样穿外门青衫的青年男子站在后面,双手抱胸,脑袋微微后仰,明明比自己矮一些,却强行作出居高临下的姿态。

    面部就不说了,路人脸,放在人堆里分不出来。

    他眼睛里的蕴含的意味,是将自身置于高阶级,再由此俯视低层的藐视。

    总之不像个好人。

    既然这样,那陆渊也不客气了,如果是个金丹说这话,那也罢了。可眼前这个显然并未筑基,灵觉虽然感到一丝丝危险,却并不致命。

    按照以往的例子,这应当是会给自己带点小麻烦的程度,哪怕有后续,也不会有很多波折。

    我直觉一向很准,所以...

    那你说尼玛呢!

    “虽然我不知道也不用知道您是个什么玩意儿,但就凭这两句,我也知道站面前的这坨不是啥好货色,但凡有点脑子的,都不会是你这番作态。

    且不说灵石都是我自己清清白白挣得,您这张口区区植耕,闭口见不得人,是对我们灵植夫有歧视呢吧,您是不是斧头被人偷了,看谁都像贼。

    就您这模样也敢自称‘我太华宗’?谁给你的勇气,烦请您看看周身上下,扪心自问,除了衣服,您到底是哪一点配得上这四个字?

    做人贵有自知之明,想来自知之明这词儿您也是不认得的,还请您有空的时候翻翻词典,把这词儿给认全了。

    站都站不直,还得把头仰着,怎么,您平时都用鼻孔看人吗?

    呸,反正就俩字,恶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真没想重生啊〕〔这是我的星球〕〔剑来〕〔世子很凶〕〔我的孝心变质了〕〔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真的是正派〕〔万族之劫〕〔上门龙婿叶辰听书〕〔我师兄实在太稳健〕〔第一战神杨风〕〔岳风柳萱大结局〕〔古斯彦〕〔穿成权臣的心尖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