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醉卿十六年〕〔剑圣大魔〕〔一拳战神江宁林雨〕〔乔玉〕〔神罗行〕〔穿越后我成了带货〕〔江宁林雨真〕〔江宁和林雨真〕〔豪门战神〕〔姐姐保护好你的马〕〔从猎人世界开始的〕〔江宁林雨真〕〔顶峰战神〕〔食在大宋〕〔八荒战神〕〔东方战神江宁〕〔叶天秦清涵〕〔福运小农女〕〔朵朵的智能大佬也〕〔谍涯无痕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仙门种田手册 第二十二章 伏地魔
    暗流涌动的大局,和小人物是没什么直接的关系的。

    即使有敏锐的弟子,通过这次大比形式的改变,见微知著的推测出一些蛛丝马迹,却也很难还原出事物的本来面貌,究出改变的根源。

    陆渊便同属此列,然而层次的限制让他很难知道发生了什么。

    什么事情发生了?什么时候发生的?这些都不明朗,即便是站在太华宗顶端、在整个修真界中都据有一席之地的几位太上长老也不能肯定。

    然而他很清楚的知道,有些事情确实发生了。

    从修为上讲,陆渊现在确实是不起眼的小人物,很难改变什么,在这晦暗不明的局势里,小人物能做的,只能是如风暴中的蝴蝶那样扇一扇翅膀,掀起一缕细微到不足道的风流。

    所以需要变得更强。

    而眼前恰好有那样一个符合他要求的机会,那就是这次大比。

    赢了,会有更多的资源倾斜,更多的灵石、便利、权限等,会更快的提升阶级,突破。

    奖励也很不错。

    陆渊不喜欢毫无反抗的被卷进漩涡,也不喜欢对将要发生的改变一无所知,所以...

    要拿第一。

    ......

    陆渊现下躲在草丛中,四下无人,视野中是茂盛的树林。

    这就是今次大比的地点,小岩谷。

    参与外门弟子共九百五十四名,都被投放进地形多变的小岩谷,身上除了检查后允许携带的装备,还有一块显示当前人数的木牌。

    这块木牌同样具备判定弟子淘汰与否的功能,同时也能及时将被淘汰的弟子送出小岩谷。

    很高明的手段,其中涉及的道理陆渊看不明白,但却很熟悉木牌的炼制手法。

    和光头师兄仓库里的那些器物如出一辙。

    尤其是木牌顶部的侧面有一个小小的‘四’字,旁人可能不了解代表什么,但陆渊却清楚的明白,这是光头师兄的手笔。

    可惜只是认得,这在大比中并不能帮到自己。

    对老阴比来说,草丛就是故乡。

    他在此地已经潜伏多时,天然的地形屏障和特制的匿迹符箓让他能够安然苟住,坐看木牌上代表未被淘汰弟子的数字不断变小。

    直到木牌上的数字变成一百。

    ......

    “这就是你说的那个小家伙?看着有点怪。”

    顾老头坐在符器阁里,面前是一面半人高的镜子,漂浮在半空中,让人不需抬头或者低头就能看清楚镜子正面的每个角落。

    镜子里呈现的,正是贴了符箓的陆渊趴在草丛里的景象,明明陆渊上方空无一物,也不知这般的上帝视角是怎么来的。

    顾老头的评价很中肯。

    可不是怪吗,旁人几乎没有躲的,因为外门大比的名次,只有排在前列才有价值,稍稍往后一点,都几乎完全没有裨益。

    宗门没有奖励,也并不会因为名次靠近前列便给些优待,唯一的用处大概就是充当茶余饭后的谈姿。

    所以参加大比的人,大多是借着这样一个难得的机会,和众多同辈切磋交流,增益手段,广博见闻,这样对自身修行和未来的道路都有很大的帮助。

    鲜有陆渊这样,趴在一个地方不动弹,从令牌上显示数字九百五十四,一直趴到令牌上显示数字一百的。

    老伏地魔了。

    赵四没慌,老神在在的回道:“这也是避祸的一种手段嘛,苟的住才有未来可言,况且他还有有些手段的,您就瞧好吧。”

    “瞧个屁,我都瞧了两个时辰了!就知道不该信你小子的连篇鬼话!”

    话是这么说,但顾老头仍是把脸转过去,盯住镜子里的景象。

    毕竟看都看了,再看一会也无妨。

    ......

    耳边有嗡嗡的蚊蝇振翅声。

    陆渊觉得不对是在察觉到这细微的声音很持久的时候。

    趴了两个时辰,都没有蚊蝇过来捣乱,偏偏这时候有了,还一直围在身边。

    身体上的气息用匿迹符消去不少,旁边又没有明显能吸引蚊蝇的事物,如果有,那它们早该来了。

    正在这时,陆渊心中警兆顿生,身子猛地朝旁边一侧。

    一道色泽金黄的弧形劲气挨着他的衣服,没进地里,而后炸起一捧细碎的草叶与稀碎的泥土,弥散在半空中。

    “呸呸呸!”

    陆渊吐出躲闪不及,吸进嘴里的碎草叶,而后看向袭击的来源。

    这样的攻击方式他很熟悉,是金芒符。

    虽说有令牌护着,安全无虞,但这位同门出手也着实果断和霸道了些。

    悄无声息的就出手,换了别人,只怕是还没见到偷袭的人是谁,就已经被淘汰了。

    烟尘散去,露出了偷袭者的面貌。

    穿男性外门青色道袍,高高瘦瘦,眼神中没有想象中的阴戾,而是谨慎和慎重。

    是个不认识的同门。

    “这位师兄,能说说你是怎么发现我的吗?”

    那人没有搭话,只是抬起右手的青锋,左手又拈起一道黄色符箓,作好战斗态势,而后冲了过来。

    然后他就被吊了起来。

    吊起他的是一道极细极细的蛛丝,细微到在空气中甚至难以见到它的形体,难以发觉,但这蛛丝极为坚韧,且能粘住衣物、木头等诸多事物,所以这位同门才会如此轻易的被吊在树上。

    陆渊不是在这里白趴的,这些蛛丝被他的炁引动,分散在这片树林中。

    炼器期不能御使飞剑,但照神以后,紫府开辟,身神有寄居之所,有了神识的种子,浑身的炁也充盈,已经可以操纵一些轻便小巧的器物。

    他确实不准备挪窝,因为这片树林和草地,已经作了许多布置,是理想的地方。

    理想的、淘汰所有人的地方。

    那位沉默的同门,反应极快,脚踝上刚有异动时,便要持剑朝下方斩去。

    蛛丝虽韧,光滑的快剑却刚好克它,一旦斩中,便会断裂,失去原本限制的作用。

    与此同时,他左手也捻动符箓,只顷刻间,黄色符纸便成飞灰,内里的金芒被激发出来,目标直对陆渊。

    可惜陆渊的反应不比他慢,更是玩未入阶符箓的带行家。

    另外几道蛛丝缠住那人握剑的手、腰间的衣物等地方,阻止了他挥斩的动作,只慢了一瞬,他便来不及斩断缠在靴上的蛛丝,被倒吊起来。

    而后他的视野里就被耀眼而熟悉的金色占据。

    陆渊没动,只也捻了一道金芒符,唤出一道更加凝实,更加鲜艳的金芒。

    陆渊的金芒摧枯拉朽的击垮对面形制相同的金色劲气,而后余势不减,径直朝向那人飞过去。

    ‘叮’的一声,是那种刀刃切到铁钉的声响。

    一道不甚耀眼的光芒闪过,那位同门不见了,原地只留下他来过的痕迹。

    于此同时,木牌上的数字,也从一百,跳动到九十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真没想重生啊〕〔这是我的星球〕〔剑来〕〔世子很凶〕〔我的孝心变质了〕〔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真的是正派〕〔万族之劫〕〔上门龙婿叶辰听书〕〔我师兄实在太稳健〕〔第一战神杨风〕〔岳风柳萱大结局〕〔古斯彦〕〔穿成权臣的心尖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