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市井之辈〕〔专属偏爱:冷少情〕〔蚀骨缠绵:痴情阔〕〔诸天之霸体传说〕〔第一战神〕〔我真的是捡漏王〕〔做首富从捡宝箱开〕〔农门娇宠:首辅的〕〔名侦探修炼手册〕〔大唐扫把星〕〔终极教父系统〕〔沈千月端王〕〔重生之顶级巨富〕〔竹马狠温柔〕〔三千世界快穿〕〔末世团宝救爹〕〔你似流光缱绻〕〔大佬每天脑补夫人〕〔县令夫人好凶的〕〔师叔万万岁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仙门种田手册 第二十四章 围堵
    陆渊此前未曾有过许多战斗经验,但却知晓很多能让一个人失去战斗力的办法。

    在廖真落败,被木牌上亮起的光芒送走以后,这片紧挨着草地与隆起岩石组成风口的小树林里又先后来了几个人。

    有御使灵植的灵植夫,有借机关法器之利的同门,有剑法精妙、剑气凛然的狩妖队精英,但他们给陆渊的威胁感都不如廖原。

    远远不如。

    廖原的打法刚猛,认定目标便一往无前,近身以后更是普通修真者的噩梦。

    陆渊甚至没来得及动用林中仍然留存的器物与手段,只差一点便只能靠肉身硬抗。

    好在廖原近身前被淘汰了。

    后来的几人,其实并不弱,他们的身手利落,炁也饱满充盈,与自身的辅助战力也配合的很好,在外门中也算翘楚,不然也无法留在小岩谷直到现在。

    可惜陆渊从没想过单挑硬钢,而他们没廖原那么强,灵植法器剑气等都无法突进陆渊身前。

    所以陆渊甚至没动用多少林子里的布置,总共只用了七十张符箓,便将这些后来人尽数淘汰。

    金芒符的有效距离远,激发迅速,起效快,如果敌人远距百步,十张金芒符足以封住他的闪避空间,辅以其它类型的符箓,更为有效。

    只要不是廖原那样的高手,就躲不开,只能硬抗。

    十张不能将对手淘汰,就再来十张。

    而陆渊手中符箓何止数百。

    木牌上的数字减至三十,再生变化。

    木牌上不再显示跳动的数字,而是呈现出圆润的小白点。

    这些小小的白色光点,许多兀自在游移,也有数颗停滞原地,静止不动。

    “白色光点为未被淘汰弟子位置。”

    木牌上传来这样一句话,并不机械,有种漫不经心的味道,听着耳熟。

    这果然是四爷的手笔。

    但旋即,陆渊的面色就变得不怎么好看。

    因为有二十五粒白点,都聚在一处,而后分出十粒,朝落单的四粒白点方向靠拢。

    而剩下的十五粒白点,则并非分散,而是朝着最后一粒静止不动的白点移动。

    仍在场上的弟子,静止不动的便只有陆渊。

    他想起廖原的话,明白了缘由,只是不明白,场上落单的人仍有五个,为何黄松一伙能够确定哪粒白点是自己?

    ......

    符器阁后殿里,一道声音响起。

    “他该直接捏死那只小虫子的。”

    镜子里呈现的画面之外,光头师兄点评了一句。

    言语中提及的小虫子便是陆渊在小岩谷中遇见的第一个人持有的灵宠,那只有着黑色细密鳞甲,既像苍蝇又像蚊子的昆虫。

    陆渊在淘汰那个沉默同门以后,只将蚊蝇弹出,并没有两指一搓,直接碾死。

    现在想来,一句话也没有说就被淘汰的那个人,应当也是黄松笼络的外门弟子,借着那只侥幸未死的蚊蝇,将陆渊的地点透露给了黄松。

    “经历的少,情有可原。他脑筋转的很快,林中的布置也让人觉得新颖,只是姓黄的小家伙与他有隙,居然带了这许多人寻他。”

    顾老头话说的平淡,对黄松聚集了数十人的行为并无评判。

    赵四却坐不住了,瞪大眼睛问自个师傅:“从没见过这样无耻的,这不算违规?”

    “不算。”

    “凭啥呀!这就是作弊!”

    顾老头掏掏耳朵:“别吼那么大声,震得我耳朵痒痒。”

    “老头你就不管管?这有人拉帮结伙的在欺负你未来徒弟呢!”赵四眼睛瞪得像铜铃,拉着顾老头的宽大袍袖不放。

    “宗门机构各有所司,不得僭越,我一符器阁的,怎么管这档子事?

    要是你推荐的那小陆,再碰上刁难的事儿,我倒是能向掌教禀明,对触犯宗门律法的施以严惩。

    但这回大比,比的就是输赢,有天赋的靠天赋,有灵石的靠灵石,人家能笼络这么多人,甭管怎么来的,那就是本事!

    再说了,看了这么久,你心里也清楚,谁输谁赢还不一定呢!”

    赵四安生下来:“也是,我那小老弟挺好,不一定输。”

    过了一会,顾老头瞄一眼自己的徒弟,眼中神色变得促狭:“听说那个姓黄的,挺招摇的那小家伙,能带这么多人借的是小柳的势,你就不去问问她?”

    赵光头面色如常,安静如鸡,眼睛专注的盯着镜中影像,像是没有听到自家师傅的话。

    ......

    与此同时,藏经阁中,也有一片水幕悬浮,呈现出小岩谷内各地的场景。

    “师姐!这个黄松真的是太过分了!他明明服了师姐的丹药,取了师姐的法器,却还私下里假借师姐的声名招了这么多人帮忙!更堂而皇之的在大比中昭示,坏师姐的名声...”

    生气着说话的是一个看上去只有二八年华的小姑娘,满头青丝在左侧扎成斜马尾,发带上系着几颗银白色的小铃铛,脆生生的声音里带着气愤和恼怒。

    藏经阁的女性不多,年纪这么小的只有一个,是最小的核心弟子流莺,平时和柳余恨最是亲昵。

    即便还小,却也是明些事理的,知晓黄松所做何为,所以气愤。

    她觉得黄松做的过分,事实上也确实过分。

    她知道柳师姐帮忙并不是喜欢黄长老送来的灵石书卷,而是受人所托,那人是铜臭阁真传崔华,师姐欠过他一个人情,故而答应下来。

    答应的也并非黄松宣扬的内定第一,而是尽力把这个惹人厌的家伙往更高的名次送一送。

    黄松不知道这些,他并不清楚柳余恨这样的真传意味着什么,只以为是自家叔叔黄长老的面子,所以觉得自己有资格额外要求些什么。

    甚至有些更加大胆、更加旖旎的想法。

    于是他在柳余恨所作的努力之外,还假借着她的声名招了许多人助拳。

    狐假虎威,却一呼百应。

    这才有了木牌上二十五粒白点聚在一处的景况。

    “他为什么这么做!”

    流莺撅着小嘴,急的小脸通红。

    这样的行为已经可以算是踩在宗门规章的红线上,如果宗门决意要查,那么师姐一定会受牵连。

    “因为胆怯,即便经由训练,又有我的法器,他仍然对自己能否达成目标感到怀疑,可又贪恋大比第一的好处。”

    一身素白的柳余恨面上并未见恼,只拍拍流莺的小脑袋,蹲下身来,使视线与流莺的眼睛齐平,

    “小流莺,帮个忙,给符器阁的赵师兄带个口信。”

    “师姐为什么不自己去?”流莺眨眨眼睛。

    “因为我有些东西需要还给黄长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真没想重生啊〕〔大周仙吏〕〔天官赐福〕〔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在港综成为传说〕〔高人竟在我身边〕〔我在玄幻世界冒充〕〔麻衣神婿〕〔第一战神杨风〕〔北玄门〕〔世子很凶〕〔剑来〕〔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