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精灵世界的冒险家〕〔我资质平平〕〔我真不是仙二代〕〔丹宫之主〕〔沈蔓歌叶南弦完整〕〔都市最强赘婿〕〔快穿之逆袭仙尊有〕〔天下第一〕〔上门狂婿〕〔都市的变形德鲁伊〕〔上江首富〕〔攻掠天下〕〔天降萌宝求抱抱〕〔乔管家给我打十个〕〔新白蛇问仙〕〔钱我是拒绝的〕〔二次元恋爱物语〕〔逍遥战神江策〕〔重生东游记〕〔和女巫荒岛冒险的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仙门种田手册 第二十六章 团灭
    寄生植物有一种特点,在寄生生物的时候,会悄无声息,就连被寄生的对象也很难再第一时间发现。

    道理就像蚊子吸血,初时不觉得痒,等到察觉的时候,已经吸了一肚子的血。

    从陆渊发动蛛丝的时候起,一批极细极小的孢子也从地面上升腾而起,形成肉眼看不见的尘雾,将除陆渊以外的在场所有人,都笼罩进去。

    同样也是提前做了蕴养和准备的,孢子来自于小菟丝子,内里储备充分,沾染到宿主便会以极快的速度发芽,成长,抽丝。

    它们成长的养分便是修真者的血和炁。

    但小菟丝子这种寄生生物做的并不会太绝,等宿主陷入极为虚弱的境地时,便会暂缓吸食养分,祛除起来也容易。

    战场上,陆渊激发符箓掀起的波动让他的位置暴露出来。

    “他在那里!”

    黄松面色难看,口中发出一声尖啸,手指向陆渊藏身的方向。

    但这个时候,正是残余的蛛丝仍在飘飞,地面青藤扭曲乱舞,孢子寄生成功的微妙瞬间。

    除了黄松,他的身周显出一套自生豪光的符甲,瞬间将蛛丝、青藤荡开,品阶不低,至少不是他这个阶段该有的东西。

    和廖原的重甲不同,这符甲轻薄便利,穿在身上如小马甲,丝毫不影响移动,所起作用也仅是防护。

    但鲜有人看向已经暴露的陆渊那边,因为有强烈的危机感自身后传来。

    小树林里,不知何时多了许多人影,而这些人影绝不是黄松一伙分出去的那十个人。

    木牌上,仅剩下十九颗白点,落单的四人已经被淘汰,顺便带走了敌对的两人,加上陆渊刚淘汰的五个,一共十一人出局。

    八颗分出去的白点正在靠拢,但还有段距离,绝不会在此时此刻出现在小树林的人影里。

    “有埋伏!快躲开!”

    不知是谁最先发现后方的树林里,显出许多人影,迫在眉睫的危机感并没让他来的及思考陆渊怎么会有帮手和什么样的帮手,只短促而响亮的示警。

    但对大部分人来说,已经来不及了。

    蛛丝、青藤吸引了很多人大部分的注意力,无灵的环境又给他们加了许多负担,五名被送走的同伴更让他们觉得惊愕。

    在战斗中惊愕并不是件好事,这意味着短暂的分神,分神便来不及应对突如其来的变化。

    铮铮铮铮铮铮!

    空气中,密集的弦震声连绵不断地响起,每一声弦震都低沉、有力,似是野兽压在喉咙里的怒吼!似是磅礴黑云里咆哮的闷雷!

    弓发如骤雨,弦弹如霹雳!

    紧随而来的便是无数尖锐的破风声,稠密的箭矢洞穿空气,其锋刃上有点点寒光闪过,在半空拉出道道令人遍体生寒的清晰轨迹。

    笃!

    有箭矢命中树干,在一声昭示沉重与锋锐的沉闷撞击声后,半截短箭没入其中,只留下兀自嗡嗡颤动的箭杆与黑色尾翼。

    道道土灰色光芒从正在与蛛丝青藤斗争的人身上亮起,却显得稀薄而黯淡。

    这是他们才发现,不知何时自身的炁已经所剩无几,欲要强行吸纳灵气来弥补炁的流失,却吸了个寂寞。

    勉强施展的土行防御术法自然远不如平常,怎么能挡得住凶利密集的箭雨?所以刚刚升起的土灰色护盾便如被戳破的气泡,眨眼间便已经彻底碎裂。

    林间不断有黄色亮光升起,木牌上不断有白色光点消失。

    直到只剩下攒成一团的八颗,和隔着不远,遥遥相对的两颗。

    小树林畔,只剩下黄松与陆渊,余者皆已经被淘汰!

    “龙牙兵!”

    黄松的面目重又变得狰狞,在虚假的自得和掌控被打破后,他心中的愤怒、嫉恨、憎恶再次升腾而起,如黑色不熄的灼灼阴火,舔舐他残存的理智,更甚当初。

    他符甲上的灵光黯淡至极,摇摇欲坠,似乎下一秒就会熄灭,但本身却毫发无损,并认出了林间的人影。

    都是龙牙兵,是龙牙形种子孕育出的木人,种子在坊间卖到五颗一品灵石的价格。

    它们手中皆持有黑沉的弩,弩上镶嵌的灵石已然黯淡无光。

    龙牙兵战斗力自是弱鸡的不行,但只瞄准,扣扳机的话,还是能够胜任的。

    林间,已经有些狂躁的声音响起。

    “你以为这样就能胜过我吗?!你以为这样就赢了吗?!不可能!你在做梦!第一是我的!奖励是我的!柳师姐是我的!未来的拔擢也是我的!”

    黄松的面上再看不出寻常神色,只剩下丑陋的疯狂。

    他从怀里掏出两枚包纸的丹丸,也不揭开,直接张口吞下,他的皮肤在吞服丹丸后变得通红,眼中血丝道道生出,直到瞳孔附近一片殷红。

    刚猛的药力如大江,硬灌进他本身只能容纳小溪的经脉。

    随后惊人的能韵波动从他身上传出,令原处的陆渊感觉胸口突然出现压迫,呼吸都有些困难。

    那是高于炁的能级,比炁更加凝练,更加坚韧,更加磅礴,蕴含的能量以及能够引发的破坏也远超炁所能及。

    修真界对这样的人体能量的称呼是真元。

    陆渊察觉到,黄松身上本已经生长的小菟丝子已经承受不了真元的冲击,纷纷枯死,那两枚丹丸不仅暂时将他身上的炁凝成真元,还蕴含许多灵气,补全了损失。

    更有一声清越的剑鸣传出,一把青色小巧,偏向女式的玲珑小剑浮起,倏忽出现在空中,划出带着锋芒的青色剑芒。

    修真者的标准配置、招牌象征——飞剑。

    但唯有筑基以后才能轻松御使。

    眼睛通红的黄松不再言语,飞剑蓄能,加速,出击。

    剑身小巧,但带起的威势却是练气期修真者难以企及的,陆渊盯着那道青色的轨迹,身体似乎被猛兽牢牢锁定,寒毛竖起,根根倒立。

    他的身体僵硬,似乎跌进储藏满冰块的寒窖里。

    但他的动作只停了一下,而后顶着迫人的压力,将一面早已经放好的厚重宽盾举起。

    这盾以精铁为骨,蒙上七层特殊处理过、以坚韧著称的铜牛牛皮,又篆刻许多增益的符纹,其防御力几乎已经达到使用材料的极限。

    弩箭穿不透,但能否防住飞剑犹未可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真没想重生啊〕〔这是我的星球〕〔剑来〕〔世子很凶〕〔我的孝心变质了〕〔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真的是正派〕〔万族之劫〕〔上门龙婿叶辰听书〕〔我师兄实在太稳健〕〔第一战神杨风〕〔岳风柳萱大结局〕〔古斯彦〕〔穿成权臣的心尖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