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万古神帝张若尘池〕〔张继海〕〔剧本乐园(谁叫游〕〔行走诸天的旅行者〕〔极道猎梦师〕〔花精想要谈恋爱〕〔小草出城寻夫记〕〔从小鲜肉成为文娱〕〔妻来孕转〕〔秦静温〕〔这不是我熟悉的大〕〔超级土豪〕〔混沌夺天〕〔奏静温乔舜辰〕〔成了明日末世的NP〕〔开局抽女帝,把把〕〔诸天地球大融合〕〔漫威:开局签到凯〕〔总裁,夫人她虐渣〕〔当时曾许诺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仙门种田手册 第二十九章 新生的微渺世界
    “事情就是这样。”

    陆渊的居舍内,瞿向解释道。

    并未隐瞒,将事情从崔华拜托柳余恨帮忙,到黄松假借真传名义招揽帮手,都捋了个清楚。

    “柳师姐不会因为权势或者财富而对人加以区别对待,反而更愿意帮一些没有任何背景的清白弟子,提携后辈。”

    “这些你有意的打听,很快便能得到验证。”

    “我之所以解释这么多,便是不想你误会柳师姐,也是不想你觉得所有人都与黄松是一丘之貉。”

    瞿向与唐荼能够到来本身就表明某种态度,肯解释这么多确实出乎陆渊预料。

    他抽出一柄青色的小剑。

    小剑的样式很是秀气,无有剑格,前后线条流畅,仅有手掌那么长,除了刃口,再看不出有锋芒。

    从外表而言,它更接近两面开刃的水果刀,而非取人性命于瞬息间的凶器。

    但就是这样一柄玲珑娇小的器物,在一个伪筑基手中,便能击碎厚岩符的护体效果,贯穿厚而坚韧的牛皮盾,又余势不减撞断陆渊几根胸骨,将他抛飞出去。

    如果不是赵四搞来几枚品质上佳、对外伤有奇效的疗伤丹丸,他现在能不能站起来都是问题。

    陆渊此时拿出缴获的飞剑,便是想着瞿向有可能是抱着带走它的目的而来。

    这毕竟是一把飞剑,且构思精妙,锻造手法高超,比寻常飞剑能够发挥的效用大上许多。

    更可贵的是,练气期也能够轻松御使,威力只比在筑基手中稍稍差些,是一柄特定条件下的‘神器’。

    换句话说,很有价值。

    所以应当不会被轻易放弃。

    才怪。

    “柳师姐说,这柄青影本是借与黄松,但既然落在你手,便送你了。”

    见陆渊惊愕,瞿向笑着说:“此剑虽巧,却只在练气筑基二境使用最合适,师姐早已将其束之高阁,落在你手里也算缘分,便赠予你,也算结个善缘。”

    说完,瞿向也不多做叨扰,带着依依不舍的唐荼告辞离开了。

    白得一柄飞剑的陆渊笑容灿烂,送走二人,把视线转向光头师兄带来的木盒。

    接下来就是令人激动的开箱环节了!

    他本就是奔着奖励来的。

    挂在颈间的青玉葫芦已经变得有些热,木盒里有它迫切渴求的、绝不容错过的东西。

    自打有了这个挂坠起,青玉葫芦从未对任何事物表现过需要,直到陆渊看见大比第一奖励的描述。

    所以陆渊才会不辞劳苦的准备,并对第一志在必得。

    按下木盒侧面的机关触发按钮,盒盖便缓缓向上打开。内里空间很是空旷,只有一枚黑沉沉的戒指凭空悬浮在中央。

    戒指样式简单粗糙,像是一截粗铁丝拼起来的廉价货色。

    但只有真正珍贵的事物,才值得采用华丽的装饰和容器来盛装。

    戒指看起来普通,陆渊却是有些眼力的,学过炼器的他很快看出一丝端倪,有股肉眼看不见的沉重意味始终萦绕其上,似乎有千万钧的重量覆压,凝聚。

    这枚戒指的名字,叫做江山戒。

    纳江河湖泊,山岳峰岭于内的江山戒。

    此间界域如繁星,生在虚渊中,但有时新生的界域并没有成功成长,便会失去光芒,从繁星中坠落,坠进幽深的虚渊。

    这样的夭折世界,便是江山戒的前身。

    内里是什么样,陆渊没法看。练气期的修为实在拉胯,识海尚未开辟,仅凭紫府中一点神识种子不能窥见戒内,无法得知江山戒中到底是怎样的一番光景,才能配得上这般气魄的名字。

    但是不要紧,修为上有限制,但青玉葫芦同样有对策。

    陆渊轻轻将这枚朴拙的黑色戒指拈起,却并不戴在手上,而是用另一只手拽出葫芦,再将这枚戒指贴近。

    有莹莹光华从戒指接触的地方冒出,极其细小的、极其稠密的光点组成了这些氤氲的光华。

    如烟雾般袅袅,又如流水般汩汩。

    光流泻在空中,在气中曼舞,回流,似乎有无形的河道存在,导引这细碎的光的河流。

    并不落地,这也是理所当然的,光不与尘同和,仙不与凡同流。

    而后河积成江,江汇成海。

    浮游的光点越来越多,光流从高盘旋卷曲到低处,涨出小屋,漫至云雾,禁制之内宛如起了一场尘暴,只是尘暴的组成从砂砾换成了细小的流荧。

    就在云雾禁制即将被完全占据之时,尘暴不再膨胀。

    流荧聚积的海洋似乎终于找到宣泄的余地,蜂拥般涌入。

    那余地就是陆渊两指捏住的青玉葫芦。

    数以百计,亿计,兆计的光点涌入葫芦嘴儿,而后穿过青色的光点,沉淀在葫芦的底层,凝聚成不见边际的汪洋!

    原本葫芦下层尽是黑暗,既无三寸方圆,也无半缕光线,此刻陆渊却清晰的感受到,有什么沉重而繁密、令人敬畏的事物,正在缓缓地在汪洋中开辟。

    那恢弘的开辟缓慢却坚定,深沉而浩瀚。

    是道生一,是从无到有。

    是从空虚到充实,从死静到雷鸣,从寂寂到包罗万象!

    是开天辟地!

    陆渊听到了声音,这声音广纳百里,由无数天地间的欢呼汇集而成,雷声、风声、水声,乃至种子发芽破土,砂砾互相摩擦,火焰批驳作响,种种声响聚在一道声音里,宏大而壮阔。

    这是存在的圣歌,是万物初生的交响曲,是世界诞生的前奏!

    然后声音戛然而止。

    不再扩张,不再高歌,不再诞生,不再前进。

    万籁俱寂。

    陆渊沉浸的心神也在千分之一个刹那中醒来,才发现身边尽是黑暗。

    光的海洋已经消失,被葫芦彻底吸纳,与之相对,戒指上那股沉重至极的意味也已经彻底消散。

    青玉葫芦二层多了些实际的质感,多了些东西。

    陆渊能够看到葫芦里的任何角落,于是他带着远没有消散的震撼与满足,将好奇的目光投了过去。

    他看见了不敢想象,却又觉得理所当然的事物。

    一个小小的,刚刚开辟的世界,安静的窝在金色的海洋中。

    啵!

    似乎有一层薄膜无声息的破碎了。

    他体内的炁,进入了新的空间里,而后流经这体内新的空间被压缩,沉凝,提高,变成澎湃凝实的河流般的真元。

    炁满任督自开。

    筑基成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真没想重生啊〕〔这是我的星球〕〔剑来〕〔世子很凶〕〔我的孝心变质了〕〔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真的是正派〕〔万族之劫〕〔上门龙婿叶辰听书〕〔我师兄实在太稳健〕〔第一战神杨风〕〔岳风柳萱大结局〕〔古斯彦〕〔穿成权臣的心尖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