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醉卿十六年〕〔剑圣大魔〕〔一拳战神江宁林雨〕〔乔玉〕〔神罗行〕〔穿越后我成了带货〕〔江宁林雨真〕〔江宁和林雨真〕〔豪门战神〕〔姐姐保护好你的马〕〔从猎人世界开始的〕〔江宁林雨真〕〔顶峰战神〕〔食在大宋〕〔八荒战神〕〔东方战神江宁〕〔叶天秦清涵〕〔福运小农女〕〔朵朵的智能大佬也〕〔谍涯无痕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仙门种田手册 第三十一章 从此命理交缠,性命相依
    真元澎湃,流转于河车与经脉中,周天圆融。

    这就是筑基。

    陆渊仍呆在黑暗里,保持捏住青玉葫芦的动作,慢慢感受身体里越加汹涌的暖流。

    “做个交易怎么样?”

    冷不防,一道幽幽的女声从背后传来,打破了屋内的寂静。

    女声并不难听,相反更有种令人沉醉的力量,让人喜欢,不自禁的想要再听上一会儿,落在居舍里,就似静海生潮,荡起道道绮丽涟漪。

    可陆渊只觉得寒毛倒立,冷汗频出。

    似乎有看不见的锋锐剑刃,带着寒意抵在后腰。

    禁制是关着的,居舍的门也紧闭,进来的时候,房内明明空无一人,这是哪里来的女声!

    他全身的肌肉皮肤都在非常短的时间里绷紧,整个人都显得僵硬。

    “别紧张,我并无恶意,只是循着天然的求生直觉才会来到这里。就像你刚刚听到那样,想做个交易。”

    陆渊喉咙耸动,却不敢依照言语放松半点,身体缓慢而艰涩地扭动,生怕突然有剑锋从前胸露出来,电影里的反派都擅长心口不一,嘴上讲着保你平安,却在背后毫不犹豫的下黑手。

    所以他转身的动作很慢,似乎突然间那介于肥胖与皮包骨头之间的二两肉,突然间沉重了千万倍,需要用出全部的气力,才能挪动。

    同时竭尽所能的感知身后,一旦有风吹草动,便会瞬息间远遁。

    从心不是什么可耻的事儿,尤其是在面对无法力敌,难以揣测的未知时。

    探知是修真者最重要的能力之一,如果在毫无所觉的情况下被人近身,最大的可能就是对方比你要厉害的多的多。

    所以这并不是毫无道理的怂,而是怂的识明智审,怂的有理有据。

    转身的每一秒,都像经历一个纪元。

    陆渊的心是悬着的,在内心经过不知多久以后,终于把身子完全转向声音传来的地方,然后对上了一双清澈认真的好看眼眸。

    眼神清亮,不带任何负面情绪的杂质,在黑暗中也能熠熠闪光。

    一时间,陆渊整个人都放松下来,他的身体仍然保持警戒,可心神却在对上这样清澈的眼神时,便已经觉得安心。

    于是他向桌上的花盆里递了块灵石,花盆里是一棵茎秆纤细弯曲,类似狗尾巴草的植物,只是要大一些,顶端的绒球也是白而圆润的。

    这是株夜明草,在有充裕灵气的地方,顶端柔软的绒球便会亮起,如现在一样放出朦胧的光。

    借着不甚明朗的光,他看清了椅子上那双眸子的主人。

    女子生的极美,但她身上不是女子飘柔艳丽的装束,而是残破的黑色战甲,其上各类创痕密布,肩头连接的护肩更已经彻底断开,内里衣衫也被撕裂,露出底下琼脂凝露般的肌肤。

    甲上受创严重,甚至有许多洞穿处,甲下的衣衫也是同样的缺损,染了许多红如残阳的血。

    但本应伤痕累累的女子本体,却没有半道伤口。

    那女子开口道:“做吗?”

    陆渊:“啊?!真的吗?”

    女子面上没有出现别的表情:“交易。”

    “哦哦,”陆渊清醒过来,恨不得给自己薄弱的意志一个狠狠的大嘴巴:“什么交易?”

    “我在被人追杀,伤势很重,需要一个难被追踪的地方疗养,如果你能提供,我可以教你很多东西,包括怎样让你的小世界补全缺失,更好的成长。”

    陆渊手一抖,青玉葫芦以往从未被人看破,如今终于露底了吗:“你怎么知道?”

    女子好看的细长眉毛微微皱起,似乎在忍受痛楚,但语调仍然平和,

    “猜的,现在确定了。不用担心,没人看得穿你的宝贝,我只是看见了刚才飞舞的光点,那是界河沙,只有世界初生时才会出现。

    我需要在你的世界里养伤。”

    陆渊了然,却没有一口答应下来,眼前的女子来历不明,立场未知,自然是不能轻易决断的,

    “抱歉,但我没法相信你。”

    “我也一样。但我有张契约,上面有唯一至高神真讳字,无法扭曲更改,契约达成后便是化神也无法毁弃。这可以成为我们信任的基础。”

    穿着黑色残甲的女子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一卷昏黄的纸,抛给了灯下的陆渊。

    抛掷的动作为她带来更深的痛楚,细眉皱得更深。

    神真乃是世间最无偏袒的立场,神真讳字除了用于符箓以外,同样可以作为特殊契约的公证,违背契约便会受到契约所书处罚。

    惩罚的力度同作为公正的天地神真等阶有关,等阶越高,违约代价便越是难以避免。

    而唯一至高神真的全称是‘昊天金阙无上至尊自然妙有弥罗至真玉皇上帝’,在神真谱系上居于顶点,其讳字不容更改,不容扭曲,不容遮掩。

    确如所说,是化神也无法毁弃的伟力。

    “立约双方,共享寿命,性命交修,生死联系一体,一损俱损,一荣俱荣...若违此约,神魂俱灭,徒留真灵。”

    书写契约的黄纸并非凡物,足以勾连冥冥中的神真。

    黄纸中央神真讳字昭然,陆渊确定以后,念出书写在卷上的大段文字,而后诧异的把视线转向女子那边。

    确实能够成为双方信任的基础,因为这是生死与共的契约!

    极少有双方会在铭刻神真讳字的空白契约中,拟定这样的内容,哪怕道侣也绝难会书写这样的契约文字。

    “人族元婴寿不过千年,我是龙属,天生便能活两千年,契约达成后,我们元寿便会均分,且生死相连;

    也无须顾虑追杀者,我养好伤便能解决。另外,在此之前,我已经将行踪痕迹消除,不必担心有人会追到你。”

    女子的声音再次传来,清楚的陈列利弊,即便伤势已经如此沉重,仍然能够清晰陈说利害。

    陆渊有些讶异她的身份,而后沉思片刻,便割破手指,在黄纸下方留下了一滴血液。

    不管她立场如何,签了这张契约,陆渊便有能力对她将来的行为作出制约和影响,反之也一样。

    而且,他确实很需要了解许多被引为秘密,被秘而不宣的知识。

    非常需要。

    然后将明确规定了契约内容的黄纸递了回去,看她同样割破手指,在上面滴了滴同样呈现红色的血液。

    然后这张承载至高神真讳字,代表两个体从此密不可分的黄纸凭空生出灰色的火焰,只眨眼的功夫便燃烧殆尽,不留半点尘埃。

    契约此刻生效。

    陆渊刚刚割破的手指,在他惊讶的目光中恢复如初,再看女子那边,也是如此。

    “我是陆渊。”

    “辰皎。”

    陆渊对辰皎敞开了青玉葫芦二层小世界的入口,看着她步入那片光秃秃的荒芜大地,心底却不知为何回想起黄纸焚烧消散前刚好瞥见的,夹在大段文字中的两句话。

    死生挈阔,与尔成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真没想重生啊〕〔这是我的星球〕〔剑来〕〔世子很凶〕〔我的孝心变质了〕〔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真的是正派〕〔万族之劫〕〔上门龙婿叶辰听书〕〔我师兄实在太稳健〕〔第一战神杨风〕〔岳风柳萱大结局〕〔古斯彦〕〔穿成权臣的心尖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