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龙凰神帝〕〔一个美好的世界和〕〔大国金融〕〔赵旭〕〔武娘二世〕〔闪婚强爱:傅少娇〕〔繁星书士〕〔天下第一道长〕〔厨尸〕〔极品小村医〕〔全民轮回之我知道〕〔林木〕〔剑问星辰〕〔行走记忆的时间〕〔三界主宰〕〔我在盘丝洞养蜘蛛〕〔林亦可和顾景霆〕〔从签到开始制霸全〕〔快穿之大佬又疯了〕〔医女倾城:邪王,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仙门种田手册 第三十四章 踞坐孤峰三光起,剑击东海大潮生
    青都界兼具修真宗门与妖府,是人族与妖族势力范围的重合点。

    两族各占一片疆域,虽不时有些小摩擦,但大体上来说,总算把表面上的和平维持至今,已有数百年。

    沿着东海的海岸线,青都界被割裂成所属势力不同的两部分。

    人行陆地上,妖游东海中。

    白璧青蝇,泾渭分明。

    丰都城是一座紧贴海岸线的小城,地势卡的极好,两边是难以攀援的陡峭险峰绝壁,高耸到等闲修真者都难以攀爬。

    如果东海不计其数的妖族想要蜂拥涌进大陆,丰都城将是最理想的,最首当其冲的目标。

    它就像一根牢牢钉在地面上的钉子,风吹雷打不动地顶在前方。

    数百年前的修真者或许也是考虑到这一点,才会在这里建立起这样一座能够充当堡垒的城池。

    城中阵法不计其数,重弩、五行符纹炮等大型杀伤器物众多,只用极少的力量,便能发挥极强的效用。

    随着局势稳定,此地沉寂百余年,然而在今天,这座沉眠的战争堡垒却重新苏醒过来。

    城中许多平时不用的阵法开始运转,城楼上各防守重器表面纹理依次亮起,更有许多往日不见的生面孔登上城楼,带着或惊惶或凝重的表情,四处检查观望。

    城中升起难言的紧张气氛。

    “各部分散,按照驻扎区域进入岗位!将各处阵法、器物符纹都细致的检验一遍,务必不能出现纰漏!”

    “凡有破损、老化迹象全部上报!必要时可以申请试射!”

    一道道不容拒绝的命令下达,然后被众多战兵毫无保留的执行。

    天光暗淡,浓黑的乌云将阳光遮蔽,云层越来越厚重,黑沉沉地压下来,天显得越来越低。

    像黑色的幕布缓缓拉下,要将整个天地卷进黑暗里。

    风雨欲来。

    “长梧真人,您看这妖族,真的要枉顾和约,进犯吾等界域了吗?”

    城楼上,一个身穿锦衣的富态老者掏出一块白色的丝绢汗巾,擦拭额头不住渗出的汗珠,朝一旁干瘦的道袍中年男子问道。

    “我也正在观望,宗门派我来探查形势。倒是你们尘海宗,生意都做到妖族那边了,难道没有听到一点风声吗?”

    被称作长梧的男人面上有些焦虑,盯着远处靛黑色的大海,攥紧了拳头。

    他的宗门就在青都界,如果说有哪些人是最不希望这场战争打起来的,这些生在青都界的修真者一定会其中。

    其它界域的修真者还有喘息的机会,但他们却只能在迁宗和死扛到底这两个都很不友好的结果里选择。

    “哪里还能做到妖族那边,赤蛟界都没了,还有哪方妖族界域允许我们修行者进入?这摊生意,算是彻底断了。”

    说到这里,富态老者的神色更加凝重,眼神中甚至泛起恐惧的神情,似乎有冰冷蔓延到他的心脏,以至于他握住方巾的手指都在微微颤抖。

    通往赤蛟界的界门彻底消失不见,只有两种可能,第一种可能是整个界域被彻底摧毁,界门失去作用。

    第二种可能则是作为界门基础的,各界定位联通的虚渊通道全部断裂。这样,界域便会失去同其他界域的相对位置,被放逐到虚渊深处。

    这两种方法都极其难以实现,更何况赤蛟界中有着妖族最为善战的赤渊战军,以及已经居于修行顶点的赤渊军主!

    那可是一位毋庸置疑的化神尊者!

    究竟是什么样的力量,才能与化神尊者及其麾下战军相抗衡,并将整个界域的踪影都掩盖。

    想到这里,即便老者已经踏入金丹境界,地位算的上尊崇,在不管哪个宗门中都会得到相当的礼遇,但仍然不免觉得有些害怕与恐惧。

    这种情绪已经很久没有出现在他身上,尤其是破入金丹,自以为掌握了十分强横的力量以后。

    一旁站着的长梧真人似乎也想到了这些,深吸了一口气,不敢再言语。

    于是沉重的静默蔓延开来,城楼上很快便只剩下可怕的寂静。

    许多人都是听从宗门派遣,前来此地探听情况的,在听了老者与长梧真人的交谈以后,纷纷扼制住自己的念头,不敢继续在这个问题上深究。

    修行境界越深,其间的差距便越大,便越会知晓有些事情是不能够谈论的,连猜测也不能够,这是对真正力量的忌惮与敬畏。

    只有不知无畏的愣头青,才会一追到底,大放厥词。

    但正当城楼上陷入短暂沉寂的时候,远处的大海却出现了波澜。

    腥咸的烈风从海上升起,碰过丰都城两侧光滑陡峭的岩壁,一股脑的涌进这座规模不大的小城,从高高的城楼上迅猛的掠过。

    海风中,各宗战旗猎猎作响。

    “快看那!”

    长梧真人颤巍巍的指向海中,面色苍白。

    海中有一道白线,从视野的最左边一直拉到最右边,似乎完全没有边际,就那样毫不掩饰地横亘在海面上。

    缓缓地,以一种不可阻挡的态势,朝丰都城压过来。

    汹涌的海浪下是密集的黑影,密密麻麻,重重叠叠。

    “怎么会这么快!”

    有人失声惊叫出来。

    许多宗门都有人在此,但只是过来瞧一瞧,探听情况,却没有带来许多支援的战军,眼下城中,只有原本就负责守卫丰都城的青都界大焱宗独火军。

    这支战军全员压上也只千人,境界参差,从筑基到金丹不等。

    谁都没想到会有这么多妖族,在第一时间发起进攻。

    其中不知道藏着多少境界高深的妖修,纵然丰都城是铁打金铸,易守难攻,情势也不容乐观。

    “有元婴境界的前辈吗!”

    人群中突然有人叫喊。

    敌我差距十分明显,如果说还有什么能够扭转局势,那么就只剩下拥有通天彻地之能的超高阶修真者——元婴真君了。

    修行境界越高,威能便越是跨越式的变革。

    及至金丹入元婴,便如金鲤跃龙门。

    在这个化神屈指可数,隐匿不出只留传说与声名的年代,元婴便是实际上的修行顶点。

    城楼上金丹真人数十,也不如一位哪怕只是初入的元婴真君来的更叫人安心。

    也唯有这样等阶的修行者,才能让此刻的众修行者觉得有了依靠。

    然而这些本身其实已经不弱,足以在修真界中占据一席之地的真人们四下探顾,却没有发现任何一位记忆中有着赫赫声威的面孔。

    本来就只是探听,派人前来的宗门也未必就在青都界,也未必能供得起一位元婴真君,怎么可能只在有一点可能的情况下,就请可作为大宗支撑的元婴出山呢?

    那富态的老人却双手重重拍在墙上,面上泛起喜悦的神色,汗巾掉落也不在意,因为他猛然想起,确实是有一位元婴真君到了此地的。

    “有的!有的!太华宗步陀真君定然在城中!我在路上偶然得见,拜会过的!”

    步陀是姓名而非道号,但富态老人已经顾不得这许多,高声叫喊起来。

    似乎是回应他的呼喊,黑沉一片的环境起了变化。

    天地间似乎有光亮升起,荡开这几乎浓重到化不开的黑暗。

    三道挟着光焰的飞剑,从丰都城旁的一座孤峰上缓缓升起,洞穿乌云,破开风幕。

    而后缓缓加速,带起三道极长,极细又极为灿烂的尾巴,从天际坠下,流星一般落在浪涛组成的白线上。

    直到飞剑落下,才有雷霆一般的轰鸣从高远的空中传过来。

    再然后,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

    东海生大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真没想重生啊〕〔这是我的星球〕〔剑来〕〔世子很凶〕〔我的孝心变质了〕〔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真的是正派〕〔万族之劫〕〔上门龙婿叶辰听书〕〔我师兄实在太稳健〕〔第一战神杨风〕〔岳风柳萱大结局〕〔古斯彦〕〔穿成权臣的心尖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