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燃情总裁太坏了〕〔百转飞仙〕〔雾隐之王〕〔夺魂之主〕〔都市无双战神〕〔我在斗破开商店〕〔王者废婿〕〔许君不知情深浅无〕〔土家秘史〕〔斗罗开始签到诸天〕〔高人竟在我身边〕〔胜天传奇〕〔剑临诸天〕〔闪婚总裁契约妻〕〔三国大乱斗〕〔王的女人谁敢动〕〔我在豪门当夫人〕〔顾淼霍以铭〕〔混元武帝〕〔一胎二宝,总裁追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仙门种田手册 第三十五章 不合常理的撤退
    东海的妖族退去了。

    汹涌的妖潮甚至没有到丰都城下,只有靛蓝海面上翻涌不休的大浪与浪潮裹挟的妖族尸体才能证明刚刚发生的一切不是梦境。

    在那三道飞剑落下,海面升腾起三簇高入云端的白色浪花以后,东海泛起此前未有的巨大浪潮。

    一道又一道的潮水,越过深黑的礁石,宽阔的沙滩,有力的扑击到丰都城的城墙才算罢休。

    潮水卷来许多种族不同的动物尸体,皆是被那三道飞剑所携的凌厉剑意震碎身体内部构造,显出本族面貌的妖。

    城楼上,远远看着残存妖族退去的众人却没有欢呼。

    此地俱是修士,有久经战阵的战军,有见识广远的真人,自然不会觉得泱泱东海的妖府,只遇着一位人族元婴便会退避三舍。

    单说东海的妖族元婴,也不是一位两位。

    如果妖族真正倾其所有的发起攻势,别说这里只有步陀现出身形,哪怕青都界所有人族真君尽皆在此,也将陷入苦战。

    “这...妖族匆匆退去,有些蹊跷。”

    长梧真人环顾周围,见无人出声,便打破了沉默。

    “是很不对劲,但终究是退去了不是吗?”

    旁边有人接过话头,言语中满是庆幸。

    刚刚乌云与妖潮一起压过来的时候,所有人的心弦都紧紧绷着,在那样的妖潮中,就连逃脱也是件极其难以办到的事情。

    若非妖族不明不白的退走,最好的结果恐怕就是丰都城上下近乎全灭,只把消息传递出去。

    能有现在的结果,已经是十分幸运了。

    所以即便许多修者心头仍然沉重,面上却隐隐透露出放松的神色。

    “刚刚那三道剑光剑意凌厉,声势浩大,携雷霆之势斩杀诸多妖族,莫不是三位真君一同出手?”

    有人敬仰地朝剑光升起的孤峰顶端看了一眼,但旋即就被身旁的人嘲笑了。

    “鹿道兄,不要只是呆在洞府里闭关了,常出来走走,多见识些事物,以免下回再闹出这样的笑话。”

    那富态老人摇了摇头,笑着继续道:“哪里是三位,从始至终,峰上便只有那一位俗家名为步陀的冲夷真君而已。

    之所以会有三柄飞剑,是因为冲夷真君修行的道法独特,以一柄飞剑为本命,其余两柄同气连枝,作为辅器。这已经不是什么秘密,只有道兄你还惘然无知。”

    修行者皆有姓名,但在修行日久以后,便可以为自己再取个道号,以免生出误会与尴尬。

    冲夷便是太华宗太上长老步陀的道号,又因修行境界高深,故而又被称为冲夷真君。

    那位鹿道兄面上泛起潮红,很是不好意思,引得众人善意哄笑。

    他急忙寻了个话头,来避开眼下尴尬的处境:“那今天...也得有个说法啊,该怎么回去向宗门报备,各位心里都有想法了吗?”

    这么一说,刚有些缓和的气氛便再次僵了下来。

    青都界各宗的人聚在一块窃窃私语,其它界域过来的修者却面色纠结,沉默不言。

    就在这个时候,人群中突然多了一位面色肃然,花白头发挽成道髻的中年道人,他身上没有压人的气势,似乎只是未曾修炼的普通人。

    但哪有普通人,能在一群金丹真人都不察觉的情况下,出现在城楼上。

    富态老者目光正在众人间逡巡,冷不防看见道人,心中一惊,而后大喜,赶忙推开挡在身前的诸位真人,恭敬地朝道人作揖。

    “尘海宗赵通见过冲夷真君,谢真君出手护佑吾等!”

    忽然听得此言,众人一愣,而后纷纷拱手弯腰。

    “瀚海宗长梧见过冲夷真君,谢真君出手!”

    “青叶宗合山见过冲夷真君,谢真君出手!”

    “湣林宗思海见过冲夷真君,谢真君出手!”

    ...

    步陀,也就是冲夷真君坦然受之,而后开口,

    “众位同道,相信大家也已经看出此次妖潮不同寻常,退去十分可疑。我在峰顶观望东海,发现东海深处妖气滚滚,直冲云霄。

    其中必有元婴同级大妖压阵,但最后并未出手。

    现在东海之上,妖潮虽然退去,但是并未解散,局势仍然危急。

    请大家返回宗门,将此事上报,尽可能地增派些战军和资源来,以卫丰都。”

    不管听了这番话以后,在场的修者心里是什么念头,但在表面上,所有人都垂首抱拳,齐声道,

    “谨遵真君法旨!”

    接着,面貌正值壮年,青丝却已经掺了许多白发的步陀走向第一个出声的富态老者:“赵通小友,我有一事相求。”

    一个看着只是中年的男人,却对明显已经有些衰老的老者口称小友,似乎有些不太和谐。

    但事实上,不管是境界还是年纪,步陀都长富态老人许多,这声小友叫的其实恰如其分。

    “真君但说无妨,只要我赵通力所能及,一定倾尽全力。”

    赵通面色坚毅,心中打定主意,不管面前这位提了什么要求,都必定尽全力满足。

    有元婴的宗门已经可称大宗,城楼上的众人涉及宗门虽多,却少有能担得起大宗称呼的。

    尘海宗便在其中,门中境界最高者即是金丹。

    能和一位元婴真君搭上关系,是许多这样的宗门梦寐以求的。

    “赵通小友,我想请你把此地消息与信物带回我太华,如你答应,必有回报。”

    以元婴之能,也无法跨越界域与人通信,散出的神识都会被界门挡住。

    “自是愿意,但...难道真君不回宗门吗?”赵通愕然。

    步陀摇摇头:“此地并未其它元婴,若我离开,妖潮再起,凭大焱宗的战军是绝对无法撑到援军到来的。

    我在此玉牌中已经将形势与判断建议都理清,你将它带给我太华掌教便可。”

    他拿出一枚两指宽的玉牌,与一方小印:“这方小印适合金丹使用,便赠予小友。”

    赵通却只拿了玉牌,然后躬身一礼:“真君高义,我赵通虽是生意人,却也不是眼中只有灵石的逐利之辈。

    前辈冒着身陨的危险,只为护住丰都城,守住前列战线,若是帮您传个信儿还收礼,那我这面皮也算白长了。

    前辈放心,我定将玉牌送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真没想重生啊〕〔大周仙吏〕〔天官赐福〕〔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在港综成为传说〕〔高人竟在我身边〕〔我在玄幻世界冒充〕〔麻衣神婿〕〔第一战神杨风〕〔北玄门〕〔世子很凶〕〔剑来〕〔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