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精灵世界的冒险家〕〔我资质平平〕〔我真不是仙二代〕〔丹宫之主〕〔沈蔓歌叶南弦完整〕〔都市最强赘婿〕〔快穿之逆袭仙尊有〕〔天下第一〕〔上门狂婿〕〔都市的变形德鲁伊〕〔上江首富〕〔攻掠天下〕〔天降萌宝求抱抱〕〔乔管家给我打十个〕〔新白蛇问仙〕〔钱我是拒绝的〕〔二次元恋爱物语〕〔逍遥战神江策〕〔重生东游记〕〔和女巫荒岛冒险的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仙门种田手册 第四十章 见一些人
    灵植的生长需要地脉滋养和足够丰沛的灵气,特殊些的灵植对环境也有相当程度的要求。

    从很以前起,修真界域便已经少有天然便能供养灵植的地域,即使偶尔出现,也是只鳞片爪,零星的很,难以成规模。

    所以灵田这种能够锁定灵气浓度,大批种植一些普适性高的作物的人造灵地,便应运而生。

    但灵田能培养的,也仅限于市场上经过验证的,对环境和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条件,没有特殊要求的灵植。

    像辰皎给的这颗等阶不明的种子,一般灵田是没法种的。

    陆渊亲测无误。

    起初陆渊以为它是团凭空燃烧的火焰,仔细看过以后才发现,确实是源源不断散发光焰的火团。

    里面有较为凝实的圆形核心,应当是种子本体了。

    这咋种?

    辰皎有些疲累,在指挥木傀儡造出一所雅致的小院儿后,便要了枚玉简,把一些灵植方面的知识渡到里面,交给陆渊以后,便进屋歇息去了。

    屋里的生活用具一应俱全,床和被褥陆渊也早早和障目阵法一起铺设完。

    这是小世界内的第一所落脚之处,意义重大,以后陆渊来小世界里耕耘,就不用直接坐在石块或者土垄上了。

    做完这些,他朝小院看了一眼,带着玉简回到了宗门,准备去洞府里开田。

    却发现洞府前的崖坪上多了三个人,在石桌上喝茶。

    合着崖坪上的石桌主要功能是留客人喝茶。

    “陆师弟...呸,陆师兄!”

    刚进崖坪,喝茶的人已经瞧见了他,其中一个身形宽大些的,跳起来,兴奋地朝他挥手。

    “你们也来了?”

    什么是惊喜?

    在崭新的环境中看见熟人,陆渊就觉得就觉得很惊喜。

    虽然内门外门都是太华一份子,但分属内外门的弟子们,毕竟是不同的。

    有种微妙的、类似于游子他乡遇故知的感觉。

    跳起来打招呼的是切磋过,印象里有些情绪化的唐荼,旁边坐着的是老相识瞿向和小师妹桐舒。

    他们身上已经没有了外门弟子标志性的青衫。

    “是的陆师兄,我们都已经进了内门,正好碰见闲逛的赵师兄,就打听了你的洞府位置,然后过来了。”

    唐荼一遛小跑就溜了过来,很自觉地帮陆渊分担了手里提的小物件。

    普通内门弟子的排列次序是按照入内门先后的时间算的,因而如今,陆渊又多了俩师弟和一个师妹。

    瞿向笑着迎上来:“听了陆师兄筑基的消息以后,唐荼就一改以前的懒散,加紧修炼,近两日终于也进了内门。”

    桐舒跟在后面,有些俏皮地吐了吐舌头,做了个鬼脸:“没想到陆师兄进境这么快,本来我还想着能翻身做一回师姐呢。”

    她本身就不是普通人,进外门时已经有了不浅的修为,这么快进内门也在情理之中。

    陆渊心中欣喜,掏出黑色房卡:“来了就好,都进来坐坐,我这还有些茶点,正好配茶吃掉。”

    不知道别的修者是怎样招待客人的,但这儿只有些茶点。

    过于磕碜。

    好在进了洞府的三人没有嫌弃的意思。

    “近日赵师兄和柳师姐他们都要招募战兵,陆师兄和桐师妹对此有什么想法吗?”

    互相了解近况的时候,瞿向问起这个问题。

    新建战军的事情已经传开,各位首席真传都已经在紧锣密鼓地招揽人手,为未来的班底作准备,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

    联想到还在闲逛的光头师兄,陆渊忍不住摇头叹息。

    “没什么想法,况且我还准备多开些灵田,又要参与舰船的建造,没有太多空余的时间。你们呢?”

    桐舒也摇头:“我选的铜臭阁,做些家族生意便可,打架是不行的。”

    见陆渊的视线落在自己身上,唐荼嘿嘿一笑,搭上瞿向肩膀,

    “我和排骨...就是旁边这个,都选了藏经阁,但修为有点低,所以在柳师姐的战军里挂了名,等境界再高一些,就去报到。

    柳师姐还赠了我们些丹药,让我们好好修行。”

    陆渊有些倒是有些惊讶,自打筑基以后,各类外物的物价就随着本境界的需求变更了许多。

    筑基能御使飞剑,同阶符箓的用武之地就小了些,故而符箓的价格相对较低;相对的,丹药和各类同阶器物的价格倒是水涨船高。

    柳余恨这位师姐居然能赠两个刚进筑基的内门弟子丹药,倒让人高看一眼。

    “对了,黄松呢?”

    陆渊突然想起还有这个人存在,似乎已经很久没听到消息了。

    唐荼耸耸肩,面上倒也没什么幸灾乐祸的表情,虽然很讨厌黄松,但对同门落井下石的事情他也做不来。

    “他被黄长老打了一顿,现在应该在盘圆界对抗妖族,以磨炼心志吧。”

    “黄长老看来也是正直不阿的人啊!这样眼里揉不得沙子的人真的很少了。”桐舒顿时对这位素未谋面的黄长老心生敬仰。

    唐荼飞快的摆了摆手,

    “想多了桐师妹,他和黄松是一丘之貉,上梁不正下梁歪。”

    “柳师姐在大比时找他的时候,他还想把这事儿压下来,后来柳师姐把当初他赠予的东西放在洞府门前,对黄长老发起了切磋的请求。”

    太华有专门的切磋场地,并有特殊的保护措施,上至金丹,下到筑基,都能在里互相交流战斗经验。

    “然后呢?”桐舒听得很专注,水汪汪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唐荼,等下文。

    “一剑秒了呗,有什么好说的。”

    唐荼眉毛一抖一抖,一讲到这个,他就兴致高昂:“柳师姐平日里不怎么展示修为,那黄长老见她年纪不大,以为可欺,但柳师姐是何等的天赋卓绝,早就已经跨进了极深的境界!

    只一剑,便将那黄姓长老斩出场地,丢了好大的面子!”

    而后他啧啧叹息,像极了茶馆的说书先生:“这人与人啊,当真是不同的,自知之明还是得有。”

    看着他摇头晃脑的样子,桐舒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唐荼又道:柳师姐胸怀宽广,若换了我,定然是要继续追究的。”

    胸怀宽广?

    桐舒下意识低头朝下观望,而后笑容消失。

    小伙子,你路走窄了!陆渊把这一切瞧了个清楚,赶忙转了话题,

    “桐师妹,上回那样的岷山红蚁蚁塔还有货吗?我要开些灵田,想再买一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真没想重生啊〕〔这是我的星球〕〔剑来〕〔世子很凶〕〔我的孝心变质了〕〔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真的是正派〕〔万族之劫〕〔上门龙婿叶辰听书〕〔我师兄实在太稳健〕〔第一战神杨风〕〔岳风柳萱大结局〕〔古斯彦〕〔穿成权臣的心尖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