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鉴宝大玩家〕〔五个孽徒都想争夺〕〔我的高祖成仙了〕〔斗罗之万相斗罗〕〔佘小曼〕〔绝世战尊〕〔穿书后恶毒女配又〕〔上门女婿叶辰〕〔我在聊斋写〕〔诸天扮演〕〔帝国败家子〕〔古代美食评论家〕〔觅仙道〕〔千秋我为凰〕〔郁少宠妻无下限〕〔总裁校草放学别走〕〔超品大师〕〔天狱司〕〔原来我不是继承人〕〔刑侦探案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仙门种田手册 第四十三章 本是同根生
    有光的地方,就会有阴影。

    世界怎么可能只有光鲜亮丽的一面?

    在常人的视线无法深入的角落里,必定会存在深沉而难以寻觅的黑暗,以藏纳世间不为公理所容的罪恶。

    相比于其它界域,涌泉界的普通人数量不算多,可仍占了此界人口的大头。

    坊市,镇子,城池中,没能踏过练气门槛的普通人永远比修者多得多。

    在太华附近的坊市中,便有间专做倒卖营生的铺子,铺子老板及帮工伙计,看着都是浑身上下没有半点修为的。

    货架上放着底纸笔墨,货架旁是碗筷杯壶,虽沾了点灵气,却都是些在修者看来上不得台面的小物件。

    本钱小,利润薄,实在很难引起旁人的注意。

    但老板实诚,伙计麻利热情,长久了就有些熟客愿意常来光顾,如此一来,铺子生意倒也过得下去。

    这一开就是几十年。

    修者的世界里有句话,叫做山中无岁月,世上已千年。这当然是夸张的说法,但只要踏上了修行的道路,哪怕只是入门,寿命便会绵长许多。

    熟客还是那些熟客,但当年还是青涩小伙的老板,如今已经白发苍苍。

    “这是您的砚台,昨个儿莫家工坊才产的新样式...您这话说得,就是赚点糊口钱...哎,好嘞,您请走好。”

    送走一位熟客以后,铺子里来了个青年模样的面生男人,老板虽然上了年纪,记忆力却是极好,认出是位从没来过的生客。

    面孔神态也有些生硬,若是仔细看了就会觉得微微的不协调,好像茶盏中配鸡汤,大锅里熬人参,莫名的不搭。

    看久了,便会生出些异样的想法:这人本不该是这模样。

    “这位客人您看想要点什么?您给报个名儿,我估估店里有没有存货。”

    老板似乎是没法注意到这人掩饰很好的异样,他面上带着使人生不出反感的笑容,热情地招呼着。

    “我找英招。”

    那人无动于衷,半点没被这股热情感染,只是生硬的吐出几个字,钉子似的钉在原地,直勾勾的盯着老板。

    没有寒暄,没有接话,只有冷冰冰的四个字与略显阴沉的面孔。

    除此以外再无言语。

    目的明确,说的话却与铺子半点不搭,更显怪异。

    老板面上表现出恰到好处的惊讶,笑容仍然不减,出声道:“客人莫不是找错了地方,我这里没有叫这名字的,铺子里也只卖些小物件,没有寻人的渠道。”

    “我找英招。”

    那人仍是这一句,将老板的话置若罔闻,口吻语气没有缓和,僵硬且生冷。

    只是这回,他翻出面表面光滑的金属材质令牌,表面光滑,呈白色,上面印有一道圆圈,圆圈涌动起一股叫人不适的阴冷。

    再凑近些,圆圈上绘着密集的鳞片。

    这哪里是圆圈,分明是条细长的衔尾蛇。

    老板神情显得有些讶异:“客人拿出的铁牌并非凡品,不知是虚铁做的,还是铅铸的,又或者只是层表皮,不需用到上述两样。”(这是试探的切口,黑话)

    “虚铁。”

    老板终于露出了然的神情,他招来理货的伙计,嘱咐他看好铺子,而后手臂伸出,向后一引,

    “客人您要的货比较紧俏,请随我到后堂细议。”

    那人不吭声,只跟在老板后面,来到店铺后一间青瓦砖房里。

    到了房里,老板关上木门,从内部插上门栓。

    在房内的感觉便立时和外边不一样了,有层无形无质,难以发觉的膜,将门两侧分成两个互不干扰的世界。

    原本门外的蛙鸣在屋里也听得见,现在则什么声音都没有,屋内落针可闻。

    是极高明的障目阵法,若不是亲眼所见,定然不会相信在堆积货物与杂物的房舍之间,竟有这样一间看起来毫无异状的特殊房间。

    “客人既点了英招的名,便应当知道我们的规矩。”

    “衔尾蛇是大名鼎鼎的刺杀组织,规矩自然懂,这是定金。”

    房门关上,青年终于肯多说几句,从囊中拿出一个四四方方的黑檀木盒,放在桌上,朝老板推了过去。

    老板面上仍然带着热情的笑容,似乎眼下做的买卖,和卖底纸笔墨是一样的。

    他打开黑色的盒盖,里面是一颗浑圆的紫色珍珠,朝外放着熠熠的豪光。

    “黑海百年紫珍珠,作价一百颗二品灵石,客人的定金似乎有些多了,敢问客人的目标是谁。”

    “太华宗,陆渊。”

    老板面上神色终于维持不住,看似热情的笑容渐渐凝固,而后细雪般消褪殆尽,只余陌生和冰冷。

    他合上盒盖,将木盒缓缓推回原处,

    “客人莫不是在为难我们,事关太华的生意,我们是不接的,客人请回吧。”

    那青年却动也不动,他看向那位已经送客的店主:“难道你就不想听听我付出的报酬?”

    老态尽生的老板摇摇头:“客人的出价确实丰厚,从这颗紫珍珠便能探知一二,但行有行规,太华的人我们若是动了,可不止是在此界的生意再做不下去。”

    “不是你们,是你,英招。”那青年终于表露出来意,

    “衔尾蛇自然不会为我的报酬触太华的虎须,但你会。”

    青年的语气笃定,似乎能够肯定自己的报酬贵重到足以打动眼前这位看似普通的老人。

    “哦?客人竟认得出我?不知客人能付出的代价是何等高昂,竟能让我这个老头子背叛组织,冒着被太华和衔尾蛇同时追杀的危险,豁出命也要得到呢?”

    老板的面上少有的生出讥诮,并不觉得这种犹如失了智一般的行为会发生在自己身上。

    但是,等到青年下一句话出口的瞬间,他便完全推翻了之前的所有想法,手掌不觉间紧握成拳。

    “若是我有破入金丹境界的方法呢?”

    轻轻一言,落在人耳中便似惊雷炸开。

    金丹境界,便可称真人,寿八百,可凭肉身御六气以游无穷。

    修真有三难:入门难,成丹难,化婴难。

    化神正常人不会提及,因为那不是睡醒的时候该想的。

    不知有多少在归真境界抵达尽头的人,都卡在这道门前,苦修而不得入,最后空耗寿元坐化。

    老板,也就是英招,他的神色变得慎重而认真,这报酬之贵重罕有已经超出他的想象,恰恰是他最为需要,却绝不可得的。

    这等条件,已经值得他在心中进行权衡。

    “我既知你为英招,便也知晓你当前的困境,你曾受过重伤,此后便绝了进阶的可能,卡在归真境界,再无寸进。

    更可怕的是,你的寿元精血都因为重伤流失许多,衰老速度与凡人无异。

    虽仍执行委托,但你在衔尾蛇所有功勋,不够换取解决的方法,若是再无变故,最多不过十年,你就将寿元耗尽。”

    “凡人一样枯燥的生活,凡人般的短暂寿命,最后如凡人一般老死病榻,这是你想要的吗?”

    这一席话,成了压在骆驼上的最后一根稻草,在老者心中的天平一端压下了重重的砝码,他的眼神不再犹疑,变得认真而坚决。

    那是豁出一切的决勇。

    若是自知死期将近,又怎会吝于舍命一搏。

    他作出了选择。

    “可以,但我们需要签订契约。另外,用的时间可能会比较久,我需要等他单独外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真没想重生啊〕〔这是我的星球〕〔剑来〕〔世子很凶〕〔我的孝心变质了〕〔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真的是正派〕〔万族之劫〕〔上门龙婿叶辰听书〕〔我师兄实在太稳健〕〔第一战神杨风〕〔岳风柳萱大结局〕〔古斯彦〕〔穿成权臣的心尖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