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唐诗薄夜〕〔极限警戒〕〔香江1853〕〔特种兵之神级提取〕〔妈咪太小,总裁太〕〔超级保安赵东〕〔超强狂婿〕〔都市潜龙〕〔三个姐姐砍我升级〕〔超绝英豪苏阳林楚〕〔每当我以为〕〔左明天下〕〔NBA之篮球之王〕〔穿成流放抄家的小〕〔成了明日末世的〕〔忍者就该出肉装〕〔大明从慎重开始〕〔北宋之无双国士〕〔悟道仙机〕〔御前郡主的翻身仗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仙门种田手册 第四十四章 小世界的开发预备
    对外界威胁,陆渊浑然不觉。

    但他接下来却得待在宗门很长一段时间了。

    因为再过两天,符器阁弟子就需要集合,去专门的工坊里进行一轮简单的培训,再真正参与舰船的构建拼装。

    尤其是新进的内门弟子,这轮培训主要针对的,就是对炼器的了解不深的他们。

    陆渊自忖这个过程中不会出现,理论知识接收不能的情景,这点小自信还是有的。

    如果连悟性点满的陆某人都会在这道坎上栽跟头,别人也一定会。

    一个人尴尬是真的尴尬,但是一群人尴尬就叫做共患难。

    这将直接把彼此间的关系升温到友情的层次。

    何况那本《炼器要诀》他这两日也看了看,内容之丰富,内涵之精彩都让人眼界大开。

    涉及的问题和道理,有许多都是从他之前想也没有想到过的角度出发,令人拍案叫绝。

    愈读愈觉得是本宝藏书籍,能挖掘的东西沛如河海。

    限于修为和财力的原因,书中读过部分里,处理材料的方法,制作器具的次序,陆渊不能一一动手实践,来加深自身的理解,但已经让他获益良多。

    与其说是本教材,倒不如说是段书写一位高等级炼器师数百年沉淀的历史。

    似乎有一位看不清面貌的炼器师,将他从青涩到成熟的过程,用自身的一次次成功与失败,对初入炼器门槛的陆渊言传身教。

    这种笔记,珍贵而深奥,凝聚着作者的一生心血,是不会轻易传下的。

    除非...

    陆渊隐隐的有些猜测,却因为这个馅饼有些过于巨大而犹疑,不敢相信。

    如果这猜测属实,那么在炼器一道上,自己将有源源不断的支撑,并能少走很多弯路。

    非要打个比方,就是从小学开始就保送顶级学府。

    学习知识的道路,对自己来说将是一片坦途。

    在这个信息不发达,传承靠口口相传的时代,这样的待遇更显得罕有而珍贵。

    足以让许多局限在低境界,却不得门入的炼器师,羡慕到眼睛发红。

    什么叫一步登天,什么叫一步到胃。

    这就是!

    所以直到进入小世界的时候,陆渊的面上都是带着期待的潮红,与读书之后的满足余韵。

    “你...怀春了?”

    小世界里,辰皎坐在小院里的木椅上。自有了居舍以后,她便很少踏上荒凉而空寂的土地,只是待在院里。

    她喜欢看陆渊种下的种子缓缓发芽,喜欢听游鱼溅起的水声。

    于她而言,站起来仍然是件会加剧痛苦与耗费体力的事情,便常坐在木椅上,静静地看,静静地听。

    伤势是在一点一点好转的,最有力的证明,就是慢慢地有些活力回到了身体中,她的脸颊出现了淡淡的血色,不再如冰雪般苍白。

    就像一抹胭脂,在水里缓缓晕开,给整个池塘都踱上一层惊心动魄的色彩。

    也更愿意和陆渊说说话了。

    陆某人现下的模样,唇角带笑,眉目含春,同仍憧憬浪漫、坠入爱河的少年少女毫无二致。

    任谁看到,都会以为这人是怀春了。

    陆渊只是笑:“确实是怀春了。”

    他扬起手中的那本《炼器要诀》,眼中有说不明的璀璨神采,来自前世的理工男火苗在心头燃起,而后灼灼不息,

    “我老家有句话,钢铁与火焰才是男人的浪漫!”

    辰皎眼中映出青年那一刻的神采,她抿起嘴角,神情更温和了些,

    “虽然不是很明白,但听你的语气,好像很有些道理。”

    来自家乡的东西得到认可,是一件非常值得高兴的事情。

    陆渊珍而重之的收好手中的书,而后找了个小板凳,朝辰皎凑近了些。

    他忍不住看她清亮的眼睛,而后顺着她的视线把目光投向池塘里。

    池塘积满了水,水面上有尖尖的小角探出。

    旁边有一只长满鳞片的小爪子在扒拉它。

    小荷才露尖尖角,早有小绿立上头。

    似乎是察觉到陆渊的视线,爪子停止了动作,而后连头带尾缩进龟壳,妄图装作石头,坠入塘底以求逃脱。

    但没能如愿。

    陆渊比它快,在从水面消失的时候,就用两根手指捏住了它的背甲和腹甲。

    像捏着块随时可吃的小蛋糕。

    小绿察觉出不妥,探出头,黑黑的小眼睛可怜巴巴的盯着陆渊。

    陆渊一乐,这不老实的小乌龟。

    把爷给整笑了。

    塞给它一块散发诱人甜香的蜜糖,放生到池塘边,他开始研究这株前几日还是莲子的墨莲。

    生长的速度有些过于快了,像打了生长激素。

    小世界尽在掌握中,陆渊很明白不是时间流速产生差异的原因,这里的时间和外界是一样快的。

    “这里没有许多生灵植株同它争养分,灵气浓度又远超它所需,生长比在外界快也在情理中。”

    辰皎帮他解决了这个疑惑。

    小世界的体积还小,又缺日月阴阳,地脉更是微薄,但毕竟初开,灵气浓度是不低的。

    据传此间诸界,起先的灵气也是十分充盈,后来生灵众多,修炼兴起,才渐渐淡了。

    “其实我今天来,是想和你讨教一下小世界的打理,我虽是灵植夫,却只拿了早春玉牌,境界也低,所以不能很好的把握深度,万一种的灵植过多,反坏了小世界的根基,那就太悲伤了。”

    这种自身未经历过的事情,还得先问问眼前这位大佬。

    “那个。”

    辰皎没有正面回答,而是把视线投到小绿那里。

    小绿的爪子里,抱着块和它一样大的金黄色澄澈蜜糖。

    是从桐舒师妹那里购买蜂巢时,她赠的蜜糖。

    陆渊渐渐明白了辰皎的习惯,她每次想要东西时,都会等自己开口有所求,再以此做些小小的交易。

    她要的都是些既不值钱,也不起眼的小玩意。

    “你会对我出手吗?”

    陆渊也问了个风马牛不相及的问题,并得到了预料中的答案。

    修者的世界中,虽有共生契约,却也能通过封印等手段,勉强算是能绕过契约惩罚。

    “不会,那张契约是特别的,签订以后,你和我都无法对彼此出手。”

    辰皎的视线并未从小龟爪子间挪开,语气却毫无波澜。

    陆渊笑了笑:“那我们以后,就是天然要站在一个立场的,是天生的小团体,所以你以后有什么需要,都可以直接和我说,而不必等到我有问题时才交换所需。”

    他掏出一包用青色的纸裹了的蜜糖,第一次走近辰皎五步以内,把这包蜜糖放在她面前的石桌上,伸伸手就可以拿到的地方。

    “你以前没吃过这些吗?”

    辰皎未有动作,纸包便已经自动飞起,到了她的手中。

    她的神识也恢复了不少,至少可以用了。

    “境界不够高的时候,带兵打仗,没心情;境界高了以后,也有很多麻烦的事情处理,没时间。”

    “现在呢?”陆渊坐在小板凳上,坐在辰皎旁边问道。

    “现在我的部下们都安全了,我不担心,有心情;没有很多事情处理,也有时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真没想重生啊〕〔大周仙吏〕〔天官赐福〕〔在港综成为传说〕〔我师兄实在太稳健〕〔高人竟在我身边〕〔我在玄幻世界冒充〕〔麻衣神婿〕〔第一战神杨风〕〔北玄门〕〔世子很凶〕〔剑来〕〔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