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醉卿十六年〕〔剑圣大魔〕〔一拳战神江宁林雨〕〔乔玉〕〔神罗行〕〔穿越后我成了带货〕〔江宁林雨真〕〔江宁和林雨真〕〔豪门战神〕〔姐姐保护好你的马〕〔从猎人世界开始的〕〔江宁林雨真〕〔顶峰战神〕〔食在大宋〕〔八荒战神〕〔东方战神江宁〕〔叶天秦清涵〕〔福运小农女〕〔朵朵的智能大佬也〕〔谍涯无痕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仙门种田手册 第四十七章 东海无战事
    身为青都界抵御妖族的屏障之一,如今的丰都城可谓今非昔比。

    近百年来,这里从来都只有大焱宗独火军驻扎在此,城中上下不过千人,一军上下,修为最高者也不过只是金丹。

    金丹修为,本不算低,但若是镇守丰都城这般的要地,就显得远远不足了。

    东海有大妖,而大焱宗无元婴。

    两军对垒,若无境界相当的修者压阵,过程便会如同摧枯拉朽一般单调。

    在大妖所率妖军面前,丰都城这道屏障,不比一层膜坚固多少。

    如果不是赤渊军主的约束,大妖攻城的场景早该上演。

    看似相安无事,实则危如累卵。

    这样危险的形势,居然维持了近百年。

    但没什么是一成不变的,在前些日子,脆弱的和平局面终于崩盘,丰都城的形势也随之改变。

    改变是自从那日妖军压境后开始的。

    陆续开始有来自各宗的支援入驻丰都。

    起先只是些零散的小股战军,连坐骑也没有,更无舰只;其后是小有规模的战部,集结在一块,成建制的赶来。

    再然后,就是层层叠叠的战舰,开到了丰都上空,补全缺失的空中防线。

    在这之中,太华占了半边天。

    来此的战军多归属于青都界本地宗门,其它界域来的支援并没有想象中那样多。

    但令来此的修者们疑惑的是,妖军的进攻再没有发生,连试探都没有。

    正当各路援兵猜测频出的时候,却有一位书生模样的人,从东海涉水而来,独身站在丰都城下。

    准确的说,他不是人,而是一个化作人形的妖。

    “我乃使者,为和谈而来。”

    声震四野,传及丰都城的每一个角落。

    ......

    堂上是各宗元婴,堂下是那位书生模样的妖。

    在他开声不久,便在一列军士的看护下,被引进丰都城。

    化形不需要太过高深的境界,这位独身来此的妖族使者修为仅仅相当于人族的归真。

    但他面对两侧成堆的金丹真人,以及堂上的元婴真君,神情上却并没有一丝一毫的胆怯与害怕。

    纵然这殿中任何一人,都有轻易让他肉身成灰,神魂泯灭的力量,他仍是顶着众多不带善意的气势压迫,挺直身体,不曾后退一寸。

    金丹与归真差距已是悬殊,若是有意以势压人,更是难以承受。

    何况这殿中真人何止数十。

    但这名妖族,却硬将这些承受下来,面上不显异色。

    不仅如此,他甚至率先开口,侃侃而谈。

    “各位不必紧张,我族并未有出兵意向,前些日子若给诸位带来不必要的麻烦,还请见谅。”

    身处险地,却好像他才是掌握局势的一方。

    侧方有真人开口斥道:“如果大军压境也算不必要的麻烦,那莫非要等化神亲身前来,才算开战?!”

    受此问责,那妖族神情自若,似乎真是个不出恶言的书生,

    “我等与你们各占界域,彼此相安已有数百年,我族化神赤渊军主更是倡导和平,若是想要开战,战事早在百年前便该发生,又怎会蹉跎至今!”

    他环顾四周,扫视两侧林立的真人们,言语掷地有声:“更何况,若是我族有意,这丰都城如今在是谁的手里还是两说。”

    “狂妄!”

    “荒谬!”

    “贼子竟如此张狂!”

    大殿内斥责声此起彼伏,多是修为有成者,声动便带起阵阵无形气浪,俱向这开口放出狂妄言语的妖族涌去。

    但没人正面反驳,亲眼见过那道白线的真人们,都明白这并非虚言。

    在那样的战争中,个人的力量也显得无比渺小,即便修为已达金丹,也不过是在那道滔天的白潮中,激起一点微不足道的浪花。

    那妖颇有胆气,即便修为尚浅,面上已经被迫至苍白,仍然站直身体,不肯露出半分示弱的神情。

    今天他是代表整个族群而来,即便无妖观望,也不愿丢了本族的脸面。

    “噤声。”

    堂上有平和的声音响起,将层层气浪抚平,压下殿中嘈杂的人声。

    于是殿里一时平静下来,无有人敢违逆。

    因为出言的是步陀。

    亲眼见过他出剑的威势,便不会再敢有其它的念头。

    “空口无凭,如何取信于人,你们既然想要和谈,就得给出切实可信的依据。”

    “自是有的。”妖使向步陀一礼,而后从腰间解下一个黑色布囊。

    正欲打开,却被旁边一个富态的老者喝止了动作。

    “慢着!”老者正是尘海宗的赵通,他从妖使手中接过布囊,“兹事体大,需探查一番,免生意外,见谅。”

    赵通在传了个信儿以后,带着援军又回来了,此刻大殿内真君真人俱在,怕这百宝囊里生出变故,便拿了过来,让周围的真人警戒,自己以神念探查。

    但神念甫一探入,他脸上便呈显出震惊与骇然交织的神情,身躯微颤,黑色的百宝囊掂起来轻盈,可在手掌中居然要托不住,几乎要掉在地面上。

    “这是...这是...”

    妖使从容地把百宝囊拿回来,轻轻一抖,便有三口棺材从里面掉落出来。

    他推开其中一口的棺盖,将里面的情景呈现在大庭广众之下,

    “碧鳞府君、蓝屠府君、龙虬府君携部将来此,意图吞并我青都妖府,掀起战争,如此行事丧心病狂,为天地所不容,于是我青都界妖府的大妖出手,将其格杀!

    这个依据,够不够!”

    满殿哗然。

    一位大妖,便可等同于人族真君,已然能够充当大宗的支柱,对任何一个宗门来说,都相当于擎天玉柱,架海金梁。

    每一位元婴的诞生与陨落,都会伴随煊赫的声名与周边势力的改变,都是足以传遍本界的大事。

    而如今,三具等同于元婴真君的大妖尸体就摆放在这里。

    怎能让人不惊?

    便是步陀也神情微动,同阶强者就这么无声无息的陨落了,让人心中寒意顿生。

    妖使却不肯让人有喘息的机会,进而道:“和谈的诚意我族已经拿出,是和是战,就看在座的诸位了,请早做决断。”

    殿中人声似乎被断了源头,在这句话出口的瞬间便已经消失。

    没有任何一个人敢代替青都界修者作出任何一种决定。

    良久,步陀遍顾四周,见无人出声,摇了摇头,而后看着眼前的妖使,

    “这个理由我并不相信,但足够充分,所以和谈的提议,我们接受,从今往后人与妖仍井水不犯河水。”

    旁边传来几声惊呼,

    “冲夷道兄!”

    “真君怎可...?!”

    ...

    步陀并没理会:“此间事了,陵刑军便会随我退回涌泉界,如果你们不接受和谈,请率自家战军深入东海,和妖族酣畅淋漓的打上一仗。”

    他转向刚刚出声的几位修者,神情淡漠,目光挨个在他们面孔上逡巡:“箜通道友,你们轮沙宗要打?还是李恒小友的燕璃宗?亦或是你们离尘宗?”

    那几位修者闻言皆低下头颅,不敢与他对视。

    不出声,便是不敢。

    步陀看向那位妖使:“你可以走了,但在你走之前,我想问问你的名字。”

    妖使向他再行一礼:“我本为青藤,化形后便取了青檐的名。此番冲夷真君解围,我记在心中,他日再见必有报答。

    就此拜别真君。”

    他深鞠一躬,而后不再看周围修士一眼,大步踏出,朝东海而去。

    身形挺拔,一如来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真没想重生啊〕〔这是我的星球〕〔剑来〕〔世子很凶〕〔我的孝心变质了〕〔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真的是正派〕〔万族之劫〕〔上门龙婿叶辰听书〕〔我师兄实在太稳健〕〔第一战神杨风〕〔岳风柳萱大结局〕〔古斯彦〕〔穿成权臣的心尖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