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龙凰神帝〕〔一个美好的世界和〕〔大国金融〕〔赵旭〕〔武娘二世〕〔闪婚强爱:傅少娇〕〔繁星书士〕〔天下第一道长〕〔厨尸〕〔极品小村医〕〔全民轮回之我知道〕〔林木〕〔剑问星辰〕〔行走记忆的时间〕〔三界主宰〕〔我在盘丝洞养蜘蛛〕〔林亦可和顾景霆〕〔从签到开始制霸全〕〔快穿之大佬又疯了〕〔医女倾城:邪王,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仙门种田手册 第四十八章 排云,入峰
    不是每一种在册灵植的种子或幼株都能在市面上见到。

    因为就算有了坊市,城镇这些用于交流的场所,修者能够接触的方面和层次仍然是很有限的。

    有些灵植过于罕见,没等出现在大众视野便被某些势力隐秘地捷足先登,这是很常见的事情,唯有修为、人脉和所处阶级到了一定的层次,才会接触到相应的事物。

    “这样看来,在有柳师姐作为对比的情况下,赵师兄简直是反面教材啊...”

    在修为境界上,光头师兄确实牛比,但要是谈及渠道这类同外界有关联的事情,他就歇菜了。

    四爷的生活基本上是在宗门、燕舞楼与小型炼器同好交流聚会之间徘徊,在外界已经不只是声名不显,而是到了听过赵四这个名字的人都没几个的程度。

    就算在太华宗里,外门弟子也同样不知这位符器阁首席真传的真实信息。

    他们只知道符器阁确实是有位首席真传的,却不知这位真传是个有着健美身材的光头。

    不然光头师兄也不会现在都招不满麾下战兵的编制。

    陆渊叹了口气,既是为光头师兄,也是为一脉相承的自己。

    明明顶着个灵植夫的身份,却没积极构建自己的小圈子,现如今连雾流苏树的幼株都买不到。

    没钱的时候买不起,心疼;有钱的时候没得买,肝疼。

    所以还得找专业的人。

    “瞿师弟~外门做过的生意,还继续做吗?”

    趁着瞿向还没去战军报到,符器阁的培训没开始,还有些空闲日子,陆渊摸到了瞿向的洞府前,就当碰碰运气。

    瞿向在第一时间开了洞府大门,迎出来,闻言之后笑道,

    “当然是做的,我在军中任的也是和军需相关的职位,生意的范围还广了些,师兄若是有什么需要,尽管开口。”

    “是这样的,我想买些雾流苏的树种或幼株,有活性的断枝也可以,但宗门里没得兑,坊市间以前也没见到过卖的,所以到你这里来看看。”

    雾流苏是高大的树木类灵植,一般的灵田难以供它生长,有能力和意愿栽种的修者本就很少,所以市面上少有流通。

    瞿向却有些不解:“师兄不是已经摘了灵植夫的玉牌,为何不去灵植协会?那里的灵植种类较为齐全,听说内部人员购买还有优惠。”

    “这不是离你比较近嘛,就先来问问...”陆渊干巴巴的笑了笑。

    他如今还没有赶路用的法器和坐骑,去的话就得乘宗门飞舟,最低的价钱是来回二十颗一品灵石。

    能不去就不去。

    “原来如此,”瞿向点点头,而后稍一思索,

    “前几日确实有人透露出想要售卖已成材雾流苏树的意思,但当时我觉得没人会接手,便拒绝了。师兄若是需要,我再与他联系。”

    “那就麻烦瞿师弟了。”

    ......

    过了几天,雾流苏树的交易定了下来,但陆渊暂时没时间去取了。

    因为符器阁的培训将在今日开始。

    陆渊踏在一朵水玉散上,穿云越雾,随风上行。

    太华峰峦极多,高度以其中五座山峰为最,五阁总部便建在这五峰的峰顶。

    山体入云,五峰的上半部分犹在云层之上。

    陆渊的洞府在临近半山腰的位置,稍稍有些靠下,被深厚但不显沉重的飘逸云层遮掩,处在漫卷的山雾之中。

    出了门,在云雾中独自穿行的时候,尚不觉得如何。

    及至冲破雾层,凌然立在翻涌不定的云海上时,陆渊才对太华这个身处的宗门有了些直观的印象。

    眼前所立只是上半峰,却仍然高的看不见顶端,宽广的峰身将视线牢牢挡住,陆渊离山体靠的不近,眼中所见却还是延伸到远处的平整山壁。

    若是把视线投到另一侧,便会看见几乎无边无际的云海,厚厚的白色云层积聚在下方,不时有风卷过一角云端,激起几道云涡。

    其间有若隐若现的巨大轮廓,隐没在云海中,缓缓而行,但离得太远了,又极缥缈,看不清是宗门的战舰飞舟,还是本就生活在此的巨大生物。

    山上有许多高踞险处的雄伟建筑,零零落落地散在各处,有许多横在空中的廊桥连接。

    廊腰缦回,檐牙高啄,复道行空,不霁何虹?

    身边也不止是他一人。

    不断有黑色的小点从底下的云层钻出,那是同属符器阁的同门,离得远,只能看见小点。

    不只是下方,陆渊两侧,上方皆有人影,乍一看,数之不尽。

    有如他一般乘坐宽大软趴的水玉散上行的,也有御剑直飞、速度极快、在空中拖出长长的尾影的。

    这两种方式最是寻常。

    更有同门坐在专制的方木盒中,经过陆渊,挥手打了个招呼。

    还有身负木色双翅者,迎风展翼;大袖飘然者,凭虚御空。

    当真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

    而他们的方向,不约而同地指向天空,指向那似乎只离天半尺的峰顶。

    这是陆渊自入内门来,第一次参加真正的集体活动,也是第一次看见这般景象。

    蓦地,有人贴近了,然后水玉散上传来轻微的震颤。

    “哟,小老弟来了,飞的有点累,蹭蹭你的水玉散。”

    陆渊转身,眼前正是光头师兄那张大脸。

    这会他已经上来了,并且舒舒服服的躺在了旁边,两手垫在脑后,翘起了二郎腿:“这样在风里飘着,又不用自己动,真是舒爽。”

    以金丹之能,御风只是等闲,光陆渊所见,就有数位同门着宽袍大袖,不凭借任何外物飘飞许久,也不显困乏。

    这光头他不是乏累,只是懒病犯了。

    “师兄不是招兵去了,怎么也来?”

    赵四嘴唇朝旁边一努:“喏,这不就是吗?今儿个算是大日子,我也得来露个面,不然以后符器阁弟子见了我都不认识,多尴尬。”

    呦,您还知道尴尬,陆渊不自觉的把光头师兄和其它首席真传放一块对比了下。

    啧,不行,人是挺好,但排面属实拉胯。

    往光头师兄努嘴的方向看了眼,差点没吓得从水玉散上掉下去。

    不知道什么时候起,已经有许多人围在他这水玉散附近,保持与他水玉散匀速而行,都直勾勾地看着自己。

    “都是同门师兄弟,别围在我这了,赶紧上去吧。”

    赵四姿势没变,抽出一只手摆了摆,这些人才躬身一礼,而后越过陆渊的水云散,朝上飞去。

    “他们入了我的肆野军,因而有些拘礼,毕竟军中是只讲军规将令的地方,但其实都是符器阁的后辈,虽然不熟,可寻常也叫我一声师兄,很快就会随我去战军驻地。

    但人不够,我等会还得去后山招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真没想重生啊〕〔这是我的星球〕〔剑来〕〔世子很凶〕〔我的孝心变质了〕〔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真的是正派〕〔万族之劫〕〔上门龙婿叶辰听书〕〔我师兄实在太稳健〕〔第一战神杨风〕〔岳风柳萱大结局〕〔古斯彦〕〔穿成权臣的心尖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