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燃情总裁太坏了〕〔百转飞仙〕〔雾隐之王〕〔夺魂之主〕〔都市无双战神〕〔我在斗破开商店〕〔王者废婿〕〔许君不知情深浅无〕〔土家秘史〕〔斗罗开始签到诸天〕〔高人竟在我身边〕〔胜天传奇〕〔剑临诸天〕〔闪婚总裁契约妻〕〔三国大乱斗〕〔王的女人谁敢动〕〔我在豪门当夫人〕〔顾淼霍以铭〕〔混元武帝〕〔一胎二宝,总裁追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仙门种田手册 第四十九章 培训
    “赵师兄,我们太华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人?”

    水玉散上,陆渊问了这个让他有些疑惑的问题。

    太华宗外门不过千人,本以为加上内门的弟子、执事和长老们,宗门人数也不会超过一定的数目。

    在陆渊心里,这个数目应该是两千左右。

    若是再把仆役加进去,想必也只堪堪五千。

    可是直到乘坐水玉散来到云层之上,眼见远处数不清的同门乳燕归巢般朝峰顶进发,他才晓得曾经的推测离事实相差有多远。

    简直是谬以千里!

    单单当前目之所及,便有不下千名修者,或抟风、或御剑、或利用其它的一些外物在云海上穿行。

    仍有许多小黑点源源不断地破开云层,稳定匀速地朝上运行。

    似乎无穷无尽一般。

    而这只是太华五阁二堂之一。

    “要说具体的人数,我肯定是难以知晓的,但太华内门修者应该不会低于万人。”

    “我太华自开宗立派以来,便没有使其衰落的事情发生,每年招收弟子皆数以百计。”

    “入门需要严格筛选,尤其是资质这一关,拦住了许多人,但凡能入门,必定是有可能筑基,踏上修行道路的好胚子。”

    “这样日积月累,内门弟子便有不少,何况晋阶以后,寿元更长,弟子们的数量就显得更多。”

    赵四没有陆渊这般的惊讶与震撼,他早已司空见惯,反不觉的有什么奇怪。

    但其实确实很奇怪,这等规模,实在是太大了一些。

    因为内门修者,境界修为几乎都在炼气之上。

    联想到太华近乎严苛的、在三十岁前完成筑基方能入内门的规定,这实在是很了不得的比例。

    “三十岁后,没能入内门的外门弟子,有的回家自己搞事业、建立修真家族,有的去了后山潜修,也有较少的一部分,靠着各种关系在内门做了低级执事。”

    说到这里,光头师兄两手一撑,坐了起来,沉沉的呼出一口气,似乎在为那些未能达标而黯然离开的外门弟子可惜。

    “那赵师兄你去后山招纳战兵,岂不是...”

    光头师兄没出声,而是直接抛出一个小巧的玉色石质方盒,方盒上下连接处有小扣子扣着,不会被随手的动作轻易打开。

    “既然选择留下来,那便还是我太华人,留在后山潜修的同门不少,不只是没进内门的弟子,归真境界的客卿等也不在少数。

    这是我用功勋兑换的洗髓丹,对他们的资质提升多少有些用处,也算解决我战军潜力不足问题的一种方式。”

    若是一支战军内,许多战兵限于资质,难以提升境界,这支战军便会显得后劲不足,战力提升将十分缓慢。

    洗髓丹是一种能够少许提升资质的丹药,只对天生不那么出色的人有用。

    对赵四这样的人而言,是没有任何效力的。

    却能成为他招揽战兵与提升战军潜力的好臂助。

    “要不要?”

    这是对着陆渊说的,指的是那颗洗髓丹。

    陆渊摇了摇头,把装着丹药的小方盒还了回去。

    即便效用有限,但这样也丹药十分珍贵,若不是自己有更好的选择,说不定就动心了。

    “你果然有些秘密的手段,小老弟。”

    光头师兄接过丹药笑了一笑,却让陆渊心头一惊。

    “别担心,谁还没有点小秘密,大家都一样。你的履历有些问题,入门的时候测出的资质平庸,却在两年内就进了内门,很容易叫人看出来。”

    “我已经将你的履历改动了下,乍一看不会出问题,这次和你说明白,是希望你以后能够注意一些,因为我不能常在这边了,很多事情是顾不到的。”

    “如果下次出现了类似的问题,而你没法解决,得学会找人。找我,找我师傅都没问题。”

    说话间,已经到了峰顶,眼前出现一条平整宽敞的大道,水玉散也在大道旁边停了下来。

    光头师兄蹦跶一下,就跳在地上,然后挥了挥手以示告别。

    他要去的地方,和陆渊是不一样的。

    看着他的背影,陆渊心绪一时有些复杂。

    ......

    符器阁初入内门的弟子培训在峰顶下方一间宽敞的偏殿里。

    陆渊到峰顶时,便有人对了牌号与面孔,引到这里来。

    殿里陈设和前世的课堂有些像,前方一座稍高的讲台,正对下面整齐摆放的石桌。

    只是课堂中,桌上是堆叠的书籍文具,而这里放的则是一本封面写着《基础》的蓝皮书。

    还有些看不出取自何种灵植的木块、刻刀以及其它一些小工具。

    台上有位梳着道髻,穿有宽大袍袖的道袍,头发花白,面上没有皱纹,神情和善,即使没有什么表情也会让人觉得亲近,似乎天生就是好打交道的人。

    陆渊上来的时候见过他,是那些凭虚御空的同门之一。

    一位实打实的金丹真人。

    眼看殿中石桌前陆陆续续都有人落座,那位真人才开了口,言语间并无对低境界修者的轻视不屑,十分温和,

    “诸位同门,我的名字叫做景岩,任符器阁银牌主职器师,今天由我来为诸位讲解炼器这门手艺需要做的一些准备和基础,最后还会做一个小测试,请仔细听,仔细看。”

    符器阁的主职有两种,分别是符师和器师,相应的辅职为符辅造与器辅造,

    辅职的概念,就和学徒、下级的意思有些相像,更类似于中世纪的骑士侍从。

    骑士侍从都是骑士的预备役。

    辅职也是一个道理。

    但主职还有分别,这是陆渊之前没有想到的。

    也不知被柳师姐打的那位黄长老,是个什么牌色的主职功行。

    “想必大家在入内门前,都是有些炼器经验的,只是当时限于体内流动的是炁,才难以对筑基层级的法器有清晰的了解。”

    “没经验也没关系,我们从头开始,首先是火焰。”

    景岩真人将手抬起,而后食指中指相贴,并指如剑。

    没有多余的动作,他的指头上就燃起一簇乳白色的小火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真没想重生啊〕〔大周仙吏〕〔天官赐福〕〔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在港综成为传说〕〔高人竟在我身边〕〔我在玄幻世界冒充〕〔麻衣神婿〕〔第一战神杨风〕〔北玄门〕〔世子很凶〕〔剑来〕〔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