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废婿翻身岳风柳萱〕〔宠婚无度:老公你〕〔佛门咸鱼的苦逼日〕〔沈千月端王〕〔天武称雄〕〔那孩子是奥术奇迹〕〔最强神婿〕〔无敌神婿〕〔最豪赘婿(又名:〕〔全世界都不知道我〕〔三国之曹家逆子〕〔此人杀心太重〕〔盛世嫡女:医品特〕〔震惊,我被女帝抢〕〔穿成大佬的反派小〕〔穿书后每天都在被〕〔带着系统做巨星〕〔大唐第一长子〕〔都市之至尊龙帝〕〔星河归来当奶爸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仙门种田手册 第五十章 三昧
    “在我们需要锻造金属,或是对其它材料作一些特殊处理的时候,必然会用到火焰,但是寻常火焰往往不能满足我们的需要。”

    “天地间的异种火焰,又没有那么多,不可能每位修者都分到一朵合适的火种。”

    “所以这个时候,我们就得从别的方面想办法。”

    景岩真人将那簇纯白火苗晃了一晃,以展示给下方的同门,道,

    “修真者吞纳天地之灵秀,本身已非凡物,精、气、神自然也非比寻常,将其凝在一处,聚而为火,散则为气,升降循环有周天之道。”

    “这就是三昧真火。”

    “它以人体为炉灶,以精气神为薪柴,乃是修者天生便有的法宝,只是需要一步步修炼,才能越加完善。”

    这时台下有人举起手臂,示意有问题需要解答。

    景岩伸手一招:“各位若是有问题,可以像这位同门一样,举手发言。我将在此讲足一月,如有问题,请及时提出,日后若是修行上有什么不明白的地方,也可来聚在一块,邀我论道。”

    这种小型的、自发的论道方式,就像导师私下开了个小补习班,免费的。

    相当于从自己的修行时间中,割出一块来解决同门的问题。

    这在太华内很常见,但在外界却是难以想象的。

    刚刚举起手臂的人微微躬身一礼:“景师所持,便是三昧真火吗?我从书上读过,三昧真火呈紫色,觉得不解,所以才有此问。”

    “好,很好,”景岩真人看着他点头,

    “有不懂的地方,就要及时问出来。我指尖的火焰确实还不能称为三昧真火。”

    “人体精气神,三项皆可成火,分别为下昧气火、中昧精火、上昧神火,三火俱全,凝在一块,才可称三昧真火。”

    “其中以下昧气火凝聚最为容易,此刻我手中便是气火。”

    景岩真人不见动作,指尖火焰却蓦地变了颜色。

    从牛奶色的纯白,变得灰蒙蒙,如雾气一般。

    “这是精火。”

    焰色再变,呈金色。

    “这是神火。”

    按照顺序,接下来就该是紫色的三昧真火,但真人手中的火焰颜色不再变动了。

    陆渊一愣,怎么不变了,真火呢?

    “我知道大家都好奇真火的模样,但很遗憾,我还没能把精气神三火融在一起,脱胎成真。”

    景岩真人一摊手,示意自己也很无奈。

    “这东西玄的很,有人天生福缘深厚,很容易就能完成,但是像我,就得天天琢磨,还不一定能成。这和修为境界也有些关联,但这种关联不是很大。”

    “这个时候,就得提到一个家伙了,他是我们符器阁的首席真传,很气人!”

    “符器阁中凝成真火的不多,基本都是勤恳修炼,求人指点才成功的,但这家伙不一样,平时惫懒,又喜欢听歌唱曲儿,就这样,他在归真境界的时候,居然做到了我一直想做的事情。”

    啊这...陆渊注意到台上真人捏紧的拳头,面上认认真真听讲,心里却有点想笑。

    他很理解这种感受,就像是斥资两百万买彩票没中,旁边只花了两块钱的却赢了特等奖。

    扎铁了老心。

    “所以说,在有三火的基础上,凝真火是看运气的,说不定在座的各位,燃起精气神三火以后,当天晚上就福至心灵,得偿所愿也说不定。”

    景岩真人喟叹一声,似乎没了刚开始的兴致,

    “咱们不提这茬,还是说说别的吧,比如三火各适用于何种性质的材料...”

    正当他要转移话题的时候,刚刚举手的那位同门又一次示意要发言。

    “你问。”

    “敢问景师,我符器阁首席真传是何许人也?听景师所言,必是惊才艳绝之人,丰神俊朗,弟子不禁心生向往。”

    “额...”景岩真人的神情变得有些奇怪,似乎在斟酌用词。

    “惊才艳绝...是有那么一些,他名为赵四,是阁主的弟子...这个,下面我们来讲一下三火的凝聚...”

    关于四爷他自然是说不下去了,丰神俊朗翩翩如玉是没有的,不知道这位心生向往的弟子,日后亲眼见了赵四以后,还能不能把向往继续维持下去。

    “最常用的是气火,它也是几种火焰当中最易点燃的,既能作引火,又能锻冶一些常用金属。”

    “一般来说,筑基就能够用于实际操作中,精火则多在归真,但若是体质好一些,精气充盈,不到归真也可以试一下。”

    等他的讲述告一段落,台下连续问询两次的弟子又举起了手臂。

    “...说吧。”

    “景师,可否将赵师兄的相貌描述一下,以后遇上也不至于认不出,那样有些失礼。此前极少听说他的事迹,因而有些好奇,请景师见谅。”

    这要求不算过分,在讲演之时拓展至其他方面是常有的事情,有些话多的讲师还会向这些初入内门的弟子普及内门的风云人物。

    陆渊暗中为这位同门捏了把汗,这位问询的同门很不会看气氛,看来是个直脾性,和人交流也少。

    讲些看场合的话呀兄弟!

    景岩真人没生气,反而笑眯眯地回答了,

    “你们的赵师兄,他身高八尺,昂扬有男子气,为人风流潇洒,自认玉树临风,所到之处常有莺歌燕舞,额头更是似有湛湛神光护佑,令人目眩,为之心折。”

    这谁啊?

    陆渊先是疑惑,而后仔细品了品。

    这些描述,同光头师兄确实对的上,可听着怎么那么不对劲儿呢。

    “趁这个机会,大家可以照着册子里的方法,试着点燃气火,若是出现行功不畅或是其它问题,有我在的话,多少可以提些建议,效率比独自苦修高一点。”

    接下来便是沉默,众弟子翻阅石桌上每人一本的册子,而景岩真人则从高台下来,四处走动,时不时停下,观看某弟子的成效,不忘指点两句。

    陆渊得到的笔记中,多是实例以及各种材料的性质变化,还真没有像三昧真火这般的修行法门。

    他翻了几页书册,将各要点记熟,然后自然而然的,手中就燃起一点火焰。

    色同冰雪,幽幽如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真没想重生啊〕〔大周仙吏〕〔天官赐福〕〔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在港综成为传说〕〔高人竟在我身边〕〔我在玄幻世界冒充〕〔麻衣神婿〕〔第一战神杨风〕〔北玄门〕〔世子很凶〕〔剑来〕〔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