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燃情总裁太坏了〕〔百转飞仙〕〔雾隐之王〕〔夺魂之主〕〔都市无双战神〕〔我在斗破开商店〕〔王者废婿〕〔许君不知情深浅无〕〔土家秘史〕〔斗罗开始签到诸天〕〔高人竟在我身边〕〔胜天传奇〕〔剑临诸天〕〔闪婚总裁契约妻〕〔三国大乱斗〕〔王的女人谁敢动〕〔我在豪门当夫人〕〔顾淼霍以铭〕〔混元武帝〕〔一胎二宝,总裁追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仙门种田手册 第五十三章 声名
    太华百里外,坊市间。

    雷翎符箓店前来了两名衣衫样式相近的青年,一名高些,一名矮些,看服色应当是太华附近小宗门的弟子。

    太华附近没有大宗,都是些修者境界上限不是很高的宗门,这些宗门或直接,或间接的托庇于太华。

    它们门中要紧的生意、主要依仗的职业都不尽相同。

    有的如太华外门一样,主要靠种植灵植盈利;有的靠则是依仗调教、贩卖一些灵兽;有的依仗画符炼器。

    上述是主流,除了主流以外,还存在一些从事建筑、风水、园艺等特殊职业的宗门。

    而这两名青年,便是出自以画符为主要盈利手段的青墟宗。

    青墟宗的掌门是金丹境界,门中学着太华设了几位同为金丹境界的太上长老,在太华所辖的广阔区域内,也是个稍稍有些名气的宗门。

    “子良,这里距太华宗已经不远,送完符箓以后,我们要不要前去瞻望,瞧瞧那般的大宗是什么模样?”

    矮些的青年唇红齿白,模样秀气,很有几分奶油小生的气质,言语间征询着高个儿青年的意愿,像是讨要糖果的小孩子。

    “这...曲裳师妹,我青墟宗以太华为标杆,自然是该去的,但不知我等出身是否会招来白眼。”

    名为子良的高个青年,他的阅历是有的,但也正因为如此,见过一些并不叫人愉快的场景,反而有些踟蹰。

    他曾经碰见过几个大宗里出外游历的弟子,言语间虽没有对略小的宗门多有贬低,却仍然从骨子里散发着矜傲的意味。

    在那些来自大宗的年轻人面前,金丹宗门的弟子们也都显得拘谨,尴尬,卑微,还有藏匿极好的丝丝恼怒。

    毕竟没有谁喜欢别人在自己面前摆出高高在上的姿态。

    比起之前听闻过的大宗,太华威名更甚,所以这名高个青年,下意识的将曾见过的矜傲套在了太华弟子的形象上。

    “先交完符箓再说。听说上次交来的符箓里,有一张二品的不合格,被店主挑了出来,虽未言明,可这次的审查一定会严格许多。

    若是再出些差池,恐怕师妹你也不会有去的兴致了。”

    青墟宗中,绘符的盈利占据很重的比例,由于已经打下的名声和其它的利益牵扯,青墟宗会定期派弟子送些符箓到一些有名的符箓店中售卖。

    雷翎符箓店的买卖做得很大,而且传承得久,有超过千年的好口碑,所以即便在此坊市间的不过是分店,也仍有很多人愿意多跑些路途,把符箓送来这里。

    而全名为季子良的高个青年,就承担了这次送符的任务。

    二人进了店中,很快辨别出管事儿的,而后走到青衣店主那里,很有礼貌的执晚辈礼。

    “青墟宗的?来后堂吧。”

    店主从身穿的衣服瞧出了他们的来历,便引着进了后堂。

    季子良从囊中抽出长方盒,这方盒坚实、防水,是专门为存放符箓定制的。

    揭了盖子,便能清楚瞧见盒中分成数十叠的符纸。

    青衣店主照着往常惯例,很快校验完符箓,校验过程中,他从中抽出了九张,推了回去。

    “这几张差些火候,不收,其它的还成。”

    过于垃圾的不收,老规矩了。

    然后按照店主校验的数目种类及品质,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店主,我见外面铺子里新添了特别柜台,专门陈列一位绘符师的作品,不知那是哪位前辈的手笔。”

    店主却只笑笑:“你也是画符的,不妨瞧瞧,给他涨些销量,最近局势比较稳,很少有人愿意花钱买比寻常贵些的符。”

    季子良本来只是问问,听店主说了以后,却有了些好奇。

    一般修者各有专长,在自己的领域里混的风生水起,其它领域就差点意思,所以若是不会绘符的修者,很难看出符箓的好坏。

    所以陆渊符箓品质虽高,可认得的不多,又没有长期的口碑积累,销量不高理所应当。

    季子良所言的专柜,正是为陆渊设立的。

    “既然店主都这么说了,晚辈自然是要遵从。”

    这里虽只是分店,可从不入品阶的符箓到金丹适用的三品符箓,在这里都能找得见,所以将一些低于二品的符箓单独列出来,放在专门的展柜里,这件事情本身便有些不同寻常。

    捧人不是这样捧的,所以如果不是店主抽风,就只能说明,那些符箓确实具有非同一般的优点。

    存着这样的心思,季子良到了专柜后面,从柜台开口处拈起其中一张,将神念探入,细细体会。

    起先他的面上是疑惑,而后变得震惊,最后是如梦初醒的恍然。

    “子良,怎么样?”

    穿着男装的曲裳问道,面前男子的神情确实容易让人生出担忧,她有些担心。

    “没事。”

    季子良攥紧另一只手的拳头,转而朝向店主:“我觉得这张符不该是这个价位。”

    顿了顿,他有些嫌弃地指了指比寻常高了一成的标价:“这个价格,配不上这张符。”

    店主露出一副意料之中的神情:“我也这么觉得,可这不是没人买吗,就标的低了一点。怎么样小伙子,要不要来几张?”

    “要!”

    季子良毫不犹豫地回应。

    这种品相极好的符箓,即使不用于争斗,也是非常好的描摹素材。

    通过临摹,和神念探知其中结构的模仿,再加上用心的学习,可以有效提升绘符的水准。

    更是可以当做符箓爱好者的收藏。

    不管从哪个方面来讲,只比寻常高一成的价格,买到这些符箓,都是暴赚。

    “店主,请将这位渊前辈不同种类的作品,都给我三张!不,五张!”

    “成,小二,快过来,给这位客人包上。”

    这小二不是酒楼的小二,而是他的本名,是雷翎符箓店的伙计。

    “多谢店主指点,不然今天怕是要错过这等珍贵的作品。”

    季子良揖手一礼,以示对店主的感谢。

    店主摆摆手:“若是你真的有心,就多宣传一下这符,反正渊就一个人,画的符再多,也影响不到你们青墟的生意。

    况且渊的背景也是有的,你们交好他,绝不会吃亏。”

    “对了还有,刚你们说话我都听见了,想去太华就去。在那儿,给你们白眼的人或许会有,但能亲和待人的只会更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真没想重生啊〕〔大周仙吏〕〔天官赐福〕〔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在港综成为传说〕〔高人竟在我身边〕〔我在玄幻世界冒充〕〔麻衣神婿〕〔第一战神杨风〕〔北玄门〕〔世子很凶〕〔剑来〕〔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