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醉卿十六年〕〔剑圣大魔〕〔一拳战神江宁林雨〕〔乔玉〕〔神罗行〕〔穿越后我成了带货〕〔江宁林雨真〕〔江宁和林雨真〕〔豪门战神〕〔姐姐保护好你的马〕〔从猎人世界开始的〕〔江宁林雨真〕〔顶峰战神〕〔食在大宋〕〔八荒战神〕〔东方战神江宁〕〔叶天秦清涵〕〔福运小农女〕〔朵朵的智能大佬也〕〔谍涯无痕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仙门种田手册 第五十五章 过往与如今
    水玉散不能离开太华,在诸峰间通行却可以。

    在漫山灯火的掩映中,有一朵小小的水玉散,从藏经阁所在主峰悄悄地越过极淡薄的雾气和月光,落到了符器阁主峰半山腰一座洞府的崖坪间。

    一个纤细小巧的人影从水玉散上轻盈地跳下来,身形灵动如兔,带起一阵并不响亮,却很清脆的铃声。

    她两步跑到洞府门前,单手托着不大的方盒,另一只手将石门拍地砰砰作响。

    “赵师兄!我来找你啦!”

    正是藏经阁的核心弟子、柳余恨的小尾巴——流莺。

    石门很快打开了,光头师兄乐呵呵地迎出来,

    “小流莺怎么来我这里了,这个日子不和你柳师姐一块吗?”

    “就是师姐让我来的,喏,师姐做的点心,叫我给送来的。”流莺把左手朝前一推,把方盒递到赵四面前。

    “这...”赵四的笑容变得干巴巴的,双手搓动,在犹豫要不要接过来。

    “唉,真是磨叽,男人就应该果断一点嘛!”

    流莺小手再往前推,方盒几乎顶到赵四衣衫,“赵师兄赶紧拿去,我手都酸了。”

    赵四平时是没什么不好脾气的,流莺这样的半大孩子,很容易对他心生亲近之意。

    加上她经常往来于两峰之间,长久下来,跟眼前的这位首席真传也混的熟了。

    赵四无奈,只得把外表颇为精致的方盒接了过来,就要转身回洞府。

    “喂,赵师兄,你都不请我进去坐坐的吗?我可是费了好大的功夫,花了好长好长的时间,才送到的。”

    流莺扯住他的背后的衣服布料,将他拉住,皱着小鼻子,有些愤愤地质问,似乎遭受了很大的委屈:“当你们俩的传声筒,我也很辛苦的好吧!

    现在倒好,连杯茶都不给我喝!”

    “可我这里也没什么拿的出手的东西招待,难道请你进来一起喝西北风吗?”

    “你们男人不是常说,故事配酒,越喝越有吗?我不喝酒,就蹭点茶,听你说说话。”

    流莺抓着赵四衣服,就是不放手。

    “行吧,”

    赵四伸出手,在这个小姑娘头顶轻拍两下:“你这性情,倒是很像我很久以前遇见的一个小女孩,一点不安分,却又叫人没办法。

    进来吧,不过先说好,我这里只有些从师傅那顺来的茶,给小孩子吃的零嘴儿可没有。”

    流莺身形小巧,面对的又是身高八尺的昂藏大汉,得踮着脚才能勉强同赵四的肩膀平齐,修行的时日也短,在光头师兄看来就是妥妥的小孩子。

    “哼,你才小孩子。”

    发辫间绑了许多小铃铛的小流莺撇嘴,小声嘟囔一句,而后跟在后面大声问道:“那你很久以前遇见的那个小女孩现在怎么样了?”

    赵四仍捧着盒子朝前走,呼出微不可查的叹息,言语中多了几分萧索和遗憾,

    “不知道,我已经很久没有见过她了。”

    ......

    “金丹九名、归真九十七、筑基九十四...筑基竟如此之多。”

    藏经阁主峰,首席真传洞府中,柳余恨对着一卷写满文字与符号的册子,纤眉蹙起。

    上面记载此次几支新组战军的信息,战军成员名字、修为境界、各项潜力等不论巨细,均被记载在册上。

    但此时册上呈现的,并不是她自身的战军,而是四爷的肆野军。

    太华此次组建的战军,以各阁首席真传为首,满编暂定为一营,有两百修者的编制。

    战军内部,有伍、什、营、曲、部的划分,一营两百人,一曲六百人,一部更是可纳修者三千。

    以眼下的情况来看,筑基是加入战军的最低标准,其它首席真传麾下,极少有筑基境界的修者存在,在柳余恨自身战队中,筑基修者就不足十人。

    然而这一营的肆野军,居然有近半都只是筑基境界修者。

    同军兵士境界过低,将极大影响战军的实力;多生掣肘,也难以让高境界的修者充分发挥价值。

    但这仍只是近期的问题。

    更严峻的是,肆野军有相当一部分战兵是从后山征召,各项资质不如意者,比比皆是。

    战军实力,虽不是完全由战兵素质决定,却也相当依赖,这一营两百修者的肆野军,不仅先天比其它战军差上一筹,后劲同样堪忧。

    如果不是赵四自身境界在诸真传中最为莫测,兼又手段繁多,便可直截了当地,将肆野军排在这几支新组建战军的末等。

    这不行。

    “流莺?”

    柳余恨唤了声小师妹的名字,却久久没有如往常一般得到回应。

    她才想起,流莺已经被她托着去赵四洞府送点心了。

    于是她从桌上捡起一枚黑色玉牌,轻敲两下。

    不久便有一名身穿黑色绸衣的老者推开房门,匆匆而来,沉默着垂首立在案前。

    黑色绸衣是太华仆役的标准配置,这名老者正是一名仆役,他善于经算,为人谨慎,又有家眷在太华,所以被柳余恨看中,调来洞府做管事。

    柳余恨手下生意颇多,盈利巨大,却仍被理得井井有条,错漏稀少,很大程度上便是因为有这名老者的的辅助。

    “我账上所有流动资金,能购多少颗洗髓丹。”

    洗髓丹是二品丹药,寻常二品丹药只不过值三四颗二品灵石,但它不一样。

    它能洗髓伐筋,在一定程度上提高归真境界修者的资质,兼之所用材料珍贵,所以要贵得多。

    贵到寻常金丹,一般情况下都不愿为旁系子侄购买。

    “批量购买,再以利益交换,压一压价,总共大概可得一百五十颗。”

    老者筹算片刻,便给出答案。

    “购一百颗,留存二十颗,其余尽给赵四送去。”

    柳余恨干净利落的做了决定,好像这不是能堆积成山的灵石,而只是不足道的些微利益。

    将这笔足以使元婴动容的财富拱手送出,甚至不能让她的神色有丝毫的变化。

    “可...”黑衣管事有些犹豫,他知道不应该拂逆面前这位女子的意思,但最终还是将难处及后果说了出来,

    “您的战军还需配备各项额外武器装备,更兼战军饷粮需要置备,资金怕是...不太够,更何况底下的生意需要资金周转,若是一下抽空怕是会有不少商铺倒闭。”

    “那就把有可能倒闭的商铺提前卖掉,青墟宗不是想要在坊间的那些铺子吗,卖给他们。”

    柳余恨眼中清明,思虑清晰,迅速将各处关节捋清,点了些名字给管事。

    “唉,”管事沉沉叹息,一想到即将支出的灵石以及随之而来的各项损失,便是做惯了账目的他也觉得心惊。

    这笔财富,实在是过于庞大,若是真如柳余恨所言那般执行,必定会给她带来沉重的后续损失以及麻烦。

    所以他还是想要尝试一下,试试真正的东家能否收回成命。

    “这...有些不值。”

    柳余恨的视线已经重新转向写满符号与文字的簿子,闻言并未抬头:“这些东西,怎么配跟他比。”

    管事又是一叹,便转过身躯,准备执行。

    “等等。”

    管家欣喜地回头,他以为自己的这位东家终于还是准备改变主意。

    “从留存的二十颗洗髓丹里,再取一颗,送给符器阁的陆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真没想重生啊〕〔这是我的星球〕〔剑来〕〔世子很凶〕〔我的孝心变质了〕〔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真的是正派〕〔万族之劫〕〔上门龙婿叶辰听书〕〔我师兄实在太稳健〕〔第一战神杨风〕〔岳风柳萱大结局〕〔古斯彦〕〔穿成权臣的心尖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