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市井之辈〕〔专属偏爱:冷少情〕〔蚀骨缠绵:痴情阔〕〔诸天之霸体传说〕〔第一战神〕〔我真的是捡漏王〕〔做首富从捡宝箱开〕〔农门娇宠:首辅的〕〔名侦探修炼手册〕〔大唐扫把星〕〔终极教父系统〕〔沈千月端王〕〔重生之顶级巨富〕〔竹马狠温柔〕〔三千世界快穿〕〔末世团宝救爹〕〔你似流光缱绻〕〔大佬每天脑补夫人〕〔县令夫人好凶的〕〔师叔万万岁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仙门种田手册 第五十七章 吃鱼吗
    一年不开张,开张吃一年。

    这就是灵植夫。

    陆渊有灵气浓郁的灵地,也有纳盈这种取彼之长补己之短的神妙法门,却也难出窠臼,不能从这种职业现状中脱离出来。

    田地中的各类二品灵植已经生出许多茎叶,但距离能够采摘的程度还差一些,得再等些时日。

    大概一个月左右,那时候景岩真人的授课也已经完成,陆渊也可以参与一些战舰上辅助器件的制作了。

    再之后,熟悉了炼器的手法和流程,就能借着参与过战舰制作的名头,找个好点的、做法器生意的商家合作,卖些器物敛财了。

    平时虽然喜欢灵石,可手头的灵石也算够用,就没动过这些心思,但那颗仍旧摆放在洞府桌上的洗髓丹却让他重新体验了一把穷逼的感觉。

    陆渊出去的少,同那些高阶修者私下的接触也不多,所以并不知道,原来各个境界差距最大的不是实力,而是财力。

    个人的财富和所在宗门也有一定联系,因为对同境界的修者来说,不同的宗门能提供的待遇也是不同的。

    底子就不一样。

    像太华,根基雄厚,实力强大,所以战舰说造就造,战军说组就组,很是豪气。

    要搁在别的大宗,是需要长久筹谋和调集资源的,从意见被提出,到真正开始施行起码得等上好几年。

    再小一些的宗门,底子薄,连自己制作战舰的本事都没有,只能靠买。

    这些陆渊之前了解,但直到见了洗髓丹的标价,才深切的明白其中差距。

    这就像听过很多道理,但惟有体现在自己身上的时候,才会有强烈的认同与感触。

    “贫穷才是唯一的原罪啊...”

    所以陆渊在灵植夫的本职之外,还打起了符箓和法器的主意,甚至连丹药都想沾一沾。

    不为别的,就为了那颗洗髓丹的标价。

    那价格实在是太让人心动了。

    但敛财的事,是急不来的,一夜暴富是每个人的梦想,却不切实际。

    因为客观现实不会随个人意志而发生改变。

    于是陆渊把注意力放在其它灵植上,放眼望去,评估它们的生长状态。

    雾流苏的分株都已经成活,并且长高了许多。

    已经有淡淡的雾霭生出,缭绕在垂下的枝条间,初生的小树林也因此变得有些朦胧。

    这意味着可以购些雾萝的种子播撒在雾中了。

    铁砂草也将长到半人高,它的叶子已经变得坚硬,泛着土色,一簇簇地聚在根部,叶子尖端直指上方,形貌很像铁蒺藜。

    种植的铁砂草并无直接作用,既不能直接卖了换钱,也不能作为炼器或是符箓的材料。

    但它在生长过程中,会凝结一些特殊的成分,喂养给食铁兽,便能将这些成分聚集,提纯,以毛发的形式覆盖在食铁兽表面。

    剃下后,稍稍熔炼,便是极好的金属材料。

    这种金属仍在二品的范畴内,却用途广泛,价值不菲,有好些宗门都收。

    所以还得想办法搞些钱,买几只食铁兽回来。

    “小绿?”

    陆渊走到池塘边,叫了几声,过了几分钟也没有小龟露头,从水下浮出。

    不知道跑哪鬼混去了。

    倒是有几条个头不算小的鱼儿吐了泡泡,它们黑色的背鳍划过塘面,留下几道涟漪。

    当初外门买的灵鱼也长大了。

    陆渊盯着水中灵活游弋的那些鱼儿,不自觉的抿了抿嘴唇。

    好一会才移开视线。

    青色的狐尾藻厚而繁密,占据了池塘底部,盖住了玉泉眼。

    它的外表是纤细均匀的长丝绞作一团,随着水流而颤动,显得蓬松而柔软。

    主要功用是磨碎了,融进水里,当做淬火液,能够对胚子有些增益作用

    陆渊想为自己做一件法器,能带自己飞的那种。

    字面意思。

    这件法器的许多部件都需要用金属打造,淬火时需要用到狐尾藻,所以才种了许多。

    一般筑基和归真,多采用梭、翅翼的形象作为辅助飞行法器的模样,再由此延伸,增添些功能,便成了能够带他们离开地面的器物。

    去符器阁主峰峰顶的时候,陆渊便发现有许多同门,便是采用了这两种法器。

    但陆渊不一样,他想做个特别的。

    因为不管是翅膀形式的法器还是梭形式的法器,都不便携带,不用的时候都会收在百宝囊中,若是遇到些紧急情况,没办法立刻跑路。

    他很中意希腊神话里赫尔墨斯的飞靴,所以准备将法器做成类似的模样。

    在对灵植们作了评估和后续处理的方案以后,他走到小院里,朝木椅上的辰皎问道,

    “吃鱼吗?蜂蜜烤鱼,很香的。”

    ......

    “我不能收。”

    光头师兄将装满洗髓丹玉盒的方盒缓缓推回,站在他对面的正是柳余恨麾下那名黑衣管事。

    他同丹阁关系密切,自然知道这些丹药意味着什么。

    是巨量的财富、隐没在背后的亏损和付出。

    是不能承受之重。

    这整整八十枚洗髓丹,在赵四眼里如真火一般滚烫。

    “我知道,即便是以柳余恨的底蕴,这也是相当沉重的负担,你把这些带回去,兴许还能挽回一些损失。”

    赵四把目光转向一边,头颅微微垂下,不看这方盒,也不与黑衣管事对视。

    “赵首席,我们东家说了,送不送是她的事情,送出了便是送出,不会收回;收不收却是您的事情,若是您不愿收,扔在山脚也与她无关。”

    管事躬身以对,礼节很到位,只是面上却并无在陆渊那儿的笑意。

    似乎只是公事公办。

    “那你等等我,我和你一同去她洞府,将这丹药送还。”

    赵四起身,捧起方盒,就要随管事一块走。

    但管事欲走的步子却停了下来,他转身面对这位符器阁首席,用合乎礼仪尊卑,却带着些冷意的语气道,

    “赵首席,我是在东家那儿做惯差事的,也大概知晓东家是怎样的一个人。我敢用性命保证,您若是把这箱洗髓丹送回,也绝不会挽回任何一点损失。

    东家说一不二,送出便不收回,您若是坚持,也只能让这些丹药白白喂鱼,让这份礼物与情谊显得更加没有价值。”

    管事继续道:“我劝赵首席收下丹药,不仅是因为这是东家的交代,还因为若您送还,这便是直白而明确的拒绝与伤害。

    东家待我不薄,我自是不能当做看不见的。

    如果赵首席仍然觉得,这份礼物过于贵重,请放在心里,日后有机会再还了这份人情。”

    管事对赵四深深一躬:“我知晓您一直觉得东家精于谋算,难探深浅,但请您这次站在东家的角度想一想;也请您收下这盒丹药,别让她的一番心思与付出白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真没想重生啊〕〔大周仙吏〕〔天官赐福〕〔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在港综成为传说〕〔高人竟在我身边〕〔我在玄幻世界冒充〕〔麻衣神婿〕〔第一战神杨风〕〔北玄门〕〔世子很凶〕〔剑来〕〔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