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万古神帝张若尘池〕〔张继海〕〔剧本乐园(谁叫游〕〔行走诸天的旅行者〕〔极道猎梦师〕〔花精想要谈恋爱〕〔小草出城寻夫记〕〔从小鲜肉成为文娱〕〔妻来孕转〕〔秦静温〕〔这不是我熟悉的大〕〔超级土豪〕〔混沌夺天〕〔奏静温乔舜辰〕〔成了明日末世的NP〕〔开局抽女帝,把把〕〔诸天地球大融合〕〔漫威:开局签到凯〕〔总裁,夫人她虐渣〕〔当时曾许诺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仙门种田手册 第五十八章 路子宽了
    辰日火树的种子和幼株至今没买到。

    这种灵植对环境有着非一般的要求,就像苔藓生长离不开阴暗潮湿,辰日火树也需要种在温度较高的地方。

    植物的天性难以用人力强行改变,所以种的人就少。

    起码太华宗内没得卖。

    所以还得等景岩真人的课程结束,再去灵植协会那儿碰碰运气。

    顺便还能换换更高等阶的灵植夫玉牌。

    浑然不知自己已经被人盯上的陆渊是这么打算的。

    这会儿他还在用于培训的大殿中,台上台下仍是只剩了他和景岩真人。

    天空弦月初现,门户间透进来的光线已稍显晦暗,殿内灯火都未燃起,本该昏暗无光的殿内却很通明。

    因为有白色的火焰灼灼,于无凭依的空中燃烧。

    不知是看在赵四的面子,还是觉得此子天赋不错,是可造之材,景岩真人经常在每天的培训结束时,把陆渊留下考校。

    殿内的火焰,便是陆渊凝成的气火,纯白火焰中央有黑色的剑形轮廓浮沉。

    “差不多了。”见剑形轮廓上已有道道纹理浮现,景岩真人出声提醒道。

    陆渊停下输入,那团隔着老远也烫人的气火便在瞬间消失,化作清气逸散。

    三火各有效用,气火同普通火焰相似,修为越深,温度越高。

    一柄材质底色纯黑的小剑悬在空中,剑身呈现道道细密的纹理,似是白色的光络附在上面。

    这就是陆渊今天的成果,一柄能够御使的训练用飞剑。

    飞剑没用金属,材质是南阳杉木。上踱一层透明薄膜,是取自它界的一种奇异树胶,在经过高温煅烧后能够变得晶亮而坚韧,还能将木材的性质提升,使其硬度不输钢铁。

    纹理是在木剑胚子雕刻完成后,一点点刻上去的,纹理间填了些导通神识的珍贵材料,经由气火煅烧以后熠熠闪光。

    这柄剑是陆渊练手之作,也是今天培训的任务。

    旁人刚学到铭刻阵纹那步,景岩真人却要他今日出成品。

    “还不错。”

    景岩真人的神识接管了那柄新鲜出炉的木剑,御使它在殿中飘忽地飞了几个来回,直至木剑陡闪,带出破空的鸣啸,才作出评价。

    木剑减速,平稳地落在他手中。

    “可以当成筑基的训练用剑,这一项算你合格。”

    “那合格有什么好处吗真人?”陆渊挑着眉毛问道。

    混熟了以后,交流也顺畅很多。

    “有个吉尔,内门弟子小陆渊,请你不要整天想一些有的没的,专注炼器它不香吗?你天资明显超过这批弟子一大截,不每天研究十二个时辰都对不起你的天赋!”

    景岩不是道号,他姓景名岩,许多同门都以为景岩就是他的道号,所以也懒得取了。

    反正指的是我,你随便叫。

    “当初赵四可比你上进得多,废寝忘食那是,看得我都佩服,多学着点。”

    想不到光头师兄还有过这样勤恳的一面,虽然如今是一点都看不出来了。

    陆渊对他话里透出的内容有些好奇,接着问道:“真人贵庚啊,您也教过赵师兄吗?”

    景岩嗟叹一声,摸了把胡须:“老朽如今也有五百余岁了,何止是教过赵四那小色胚,根本就是看着他长大的。”

    这个时候,这位金丹真人似乎是回忆起从前,感慨良多,话匣子一打开就止不住了。

    “赵四是顾阁主五十多年前带回来的,据说是故人遗孤,反正是当儿子一样养着。这小子也争气,天赋高,又肯努力,遇到不懂的就到处问,当年符器阁有点专长的主职,都被他追着问过。

    但也没多长时间,他就不问了,因为我们的拿手本事,都被他吃透,掏空了。

    那时大家都挺喜欢这小家伙,宠他,没有藏着掖着的。

    你要是有他当时一半努力,现在都能越过培训,参与一些正经的炼器项目了。

    再后来,我们就看他一步步出任务、提升境界,像坐着水玉散朝上飞,到现在,我都看不清他的深浅了。”

    “就是一点不好,喜欢去烟花之地,看姑娘们听歌唱曲儿,也不知道被哪个混蛋教的。”

    “啧,”陆渊咂咂嘴,“只是听歌唱曲儿吗?”

    “难不成你还想干点别的?”景岩真人露出了然的神情,对他挤挤眼睛,“你也到了年纪了,若是想做些年轻人喜欢做的,我也有几个好去处,这就与你说道说道...”

    陆渊眨眨眼,有点没反应过来。

    这不是贼喊捉贼吗!

    ......

    陆渊拜别景岩真人时,天色已晚。

    万籁俱寂,只有群星在纯黑的天幕上闪烁光芒。

    悠悠地乘水玉散回到崖坪上,却发现回到石门前,充当门卡的黑色令牌却微微颤动。

    这意味着有信件到了。

    把门卡放在石门左侧,这里的岩石很快落下,出现一个干净平滑的暗室,体积大概一米见方,里面放着封信,上面贴了表示经检验安全的纸签。

    是谁会给自己写信呢?

    太华有专门接收信件的机构,从各处带来的玉简、信件、物品等,都要通过一定程度的检测,才能进到宗里。

    这些物品通过检测后,便会有专人送至各相关人士的洞府,堆放在洞府左侧的暗室中。

    这暗室除了送信的机构成员,便只有洞府所对应的令牌方能打开。

    带着疑惑,陆渊关上暗室,拿着信进了洞府,点亮灯盏,才拆开信封,读出里面的内容。

    “陆渊小友,见字如晤。”

    “鄙人程许,雷翎符箓店四喜坊市分店店主,小友曾来典卖过符箓,便是本人接待。”

    哦,原来是那位青衣店主。

    上次将两百张绘了星君级神真讳字的一品符箓卖掉以后,陆渊便再没去过那里。

    接着往下看。

    “小友的符箓,已在附近有些名气,颇受欢迎,如今历次典卖符箓即将售尽,如有暇余,请再带些过来。”

    “若有更高品级符箓,也可一并带上,若是质量一如往常,鄙人便能将小友作品推荐至总店,届时小友便能与本店开展更进一步的合作。”

    再下面就是日期与签名。

    练气后的境界,用的便都是真元,陆渊尚未尝试过二品符箓的绘制,不过料想应该没什么大的问题。

    瞧,道路是越走越宽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真没想重生啊〕〔这是我的星球〕〔剑来〕〔世子很凶〕〔我的孝心变质了〕〔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真的是正派〕〔万族之劫〕〔上门龙婿叶辰听书〕〔我师兄实在太稳健〕〔第一战神杨风〕〔岳风柳萱大结局〕〔古斯彦〕〔穿成权臣的心尖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