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燃情总裁太坏了〕〔百转飞仙〕〔雾隐之王〕〔夺魂之主〕〔都市无双战神〕〔我在斗破开商店〕〔王者废婿〕〔许君不知情深浅无〕〔土家秘史〕〔斗罗开始签到诸天〕〔高人竟在我身边〕〔胜天传奇〕〔剑临诸天〕〔闪婚总裁契约妻〕〔三国大乱斗〕〔王的女人谁敢动〕〔我在豪门当夫人〕〔顾淼霍以铭〕〔混元武帝〕〔一胎二宝,总裁追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仙门种田手册 第五十九章 英招
    四喜坊市距离太华不远,是个极平和的坊市。

    太华的声名远播诸界,是靠着不容动摇的铁则与强大到不可测的实力,但凡稍稍有些见识,都不会敢于在它眼皮子底下闹事。

    正是因为有这样一层原因存在,从坊市落成至现在,竟几乎没有发生过十分激烈的纠纷。

    在这里生事的人极少,偶有几个,也是不知道天有多高,地有多厚的憨货,翻不出几朵水花便会被轻易地按下。

    真正有本事的修者和势力,是绝不会这么干的。

    因为越是强大,接触的层次与渠道越广,便越能感受到太华这两个字究竟是何等地沉重、何等地令人敬畏。

    然而就在这座平稳了数百年的坊市中,如今却藏着一位有着泼天胆量、正在谋划太华门下性命的真正亡命之徒。

    这些日子,坊市中那间极小的杂货铺子照常开着,只是管事儿的一直是伙计,掌柜却不常露面了。

    有人说掌柜毕竟是凡人之躯,已准备退休;也有人说他觉得乏累,想要丢了铺子,换个活法。

    倘若叫那位本名英招的掌柜听了这话,心里兴许会有几分惊异,因为这些猜测,居然同事实有几分贴合,出入并不大。

    他即将要做的事情若是成了,可不就是换了活法?若是不成,以他杀手的身份来说,也算退休。

    铺子后方,是有隐秘阵法的小屋。

    此刻屋内有昏黄的灯光,一点豆粒大小的火焰在油灯上不紧不慢地燃烧。

    模样和善的掌柜坐在灯下,面前是一块玉简与几页已写了许多文字的纸张。

    若有人将神念探入其中,激发玉简,便会赫然发现,那正是陆渊在小岩谷中使用各种手段,在大比中获得优胜的那些场景。

    而那些写满文字的纸张上面,也记录着陆渊的入太华后的一些经历。

    关于陆渊经历的记载详尽,外人是绝无可能弄到手的。

    偏偏这些发生在太华内部,绝不可能被外人知晓的经过,却被整理在纸上,放在英招这位和太华没有半分关系的杀手桌上。

    背后所代表的意味,不由得让人心生寒意。

    英招对着昏暗的灯光,逐字逐句阅读,通过这些文字将陆渊生平了解大半。

    尤其是他所用手段,更是牢牢记在心中。

    狮象搏兔,皆用全力。

    即便英招的境界已经处在归真境界最高的那一撮人里,即便伏杀的对象只是初入筑基,他也仍然持着谨慎的态度,仔细研究猎物的特长与习惯,并由此作出针对性的措施。

    多少年来,正是靠着这份隐忍与谨慎,这间铺子的掌柜才没有换人。

    那些单纯地凭借修为与暗杀手段的杀手,早在职业生涯开始的阶段,便已经过完了一生,安心入土了。

    英招盯着陆渊卖地铃的那段介绍,反复诵读,揣摩了许久,仍是不愿将目光移开。

    因为这在他对过往遇见宗门的认知中,是绝不可能发生的。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一个人最大的不幸就是拥有了他不该拥有的东西。

    他早年的境遇与陆渊相差不多,只是结局却迥异。

    后来不得已,才进了衔尾蛇,从最底层的刺客做起,一直到现在。

    从那时开始,英招这个名字,便隐没在黑暗中,与光明彻底绝缘。

    没有谁愿意这样过完一生。

    他也不愿。

    英招不觉间用的力大了些,将泛黄的平整纸张捏出几条褶皱。

    若是当初进的是太华,之后的道路是不是也会像陆渊这般充满光明,充溢着被人期待的幸福。

    “原来世上还有太华这般的宗门。”

    他放下纸张,喟然叹道。

    但目光旋即触及那块玉简,与桌上零落的纸张,原本因为心情有些激动而有了些光彩的双眼却再次黯淡下来。

    “原来即便是太华这般的宗门,底下也有令人不齿的黑暗和龃龉。”

    有的人深陷困境,却愿意祝福他人;而有的人身陷囹圄,却要将不相干的旁人也拉到相同的黑洞里。

    英招勉强算的上是前者,因为若不是处在当前的境地,他很愿意给陆渊一些真正诚恳的祝福。

    可惜他不能,并且要亲手将这令人羡慕的青年亲手送进地狱。

    玉简与纸张上的信息他都已经记住,铭刻在脑海中,并且已经有了初步的行动方案与其它针对性极强的预备手段。

    那么这些与那买凶青年牵涉极深的物件自然也应当销毁。

    他拈起玉简,叠好纸张,正欲用术法将它们彻底摧毁。

    却犹豫了一瞬,最终还是没有动手,将这两样物件收进囊中。

    桌上还有一块石质方牌,也是那买凶的青年给的,只要陆渊独身下山,便会发出提示。

    “可惜了。”

    ......

    “真人,宗里有没有那种能控制多种目标的法门或是器物?”

    培训的大殿里,陆渊朝景岩真人问道。

    这时候,殿里比往日多了一个人,是培训之初,连举三次手,对光头师兄很是推崇的那位师弟。

    他名为李理,除了貌似不太会看气氛,也有几分机灵劲儿。

    自发现陆渊常常留堂以后,便也跟着不走了。

    景岩真人对他的主动留下也没表示过反感,反而鼓励了他几句。

    但饶是如此,给他们俩布置的任务也是不同的。

    天资是这世上最难越过的天堑之一。

    能进太华内门,便也是有不俗的资质。

    但普通人怎么和开挂的比?平民玩家还妄图反超软妹币精英吗?

    所以李理的进度要比陆渊慢上一大截。

    这会儿就是陆渊做完了件法器,突发奇想地向景岩真人发问。

    因为他很好奇,寻常所见修者都用一柄飞剑,那么此间是否存在能同时御使多样法器,甚至达到万剑归宗那种夸张程度的。

    “当然有啊,藏经阁步阁主就是同用三柄飞剑。小陆渊你是不是很想要这种法门?”

    “是啊是啊。”陆渊不住点头。

    等我万剑归宗有所成,哪怕用来装比,也是极好的。

    “啧啧啧,”景岩咂咂嘴,而后道,“你配钥匙吗?”

    “配!”

    “你配个蛋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真没想重生啊〕〔大周仙吏〕〔天官赐福〕〔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在港综成为传说〕〔高人竟在我身边〕〔我在玄幻世界冒充〕〔麻衣神婿〕〔第一战神杨风〕〔北玄门〕〔世子很凶〕〔剑来〕〔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